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娇儿
  问完了话,我已经没了睡意,除了金蚕娘子在我身边一个劲的傻笑之外,我已经感觉快崩溃了。我问金蚕娘子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她一句都没回答,直到外面的天色微微发亮,泛起了鱼肚白光,表舅两人才回来。
  当听见开门声,我先是呵斥着金蚕娘子不许跟来,然后满肚子委屈的走出去了。
  表舅点上蜡烛,看我一脸委屈的样子,似乎知道事情的缘由,脸色瞬间煞白,还有点六神无主的样子,我坐在他卧室的凳子上,三人顿时陷入了沉寂,许久,我才支支吾吾的开口,把男子说的话给表舅说了一番。
  表舅五十来岁,很本分的农民,平常没事爱抽几口旱烟袋,这次听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更是低着头“吧唧”着抽着旱烟袋,半阵对不上话来。
  表舅妈看表舅没了反应,长叹一口气对我说道:“丫头,这也不能怪你表舅,其实这一切都是命,也是你姑婆临终时候给你留下的宝物。”说完还从随身带来的背包里掏出一本破烂不堪的古书,递给我说道:“你姑婆当年是苗家第一蛊女,他自然不希望他的徒弟差,那只金蚕娘子虽说传了几百年了,但是听你姑婆说,也没见她伤过人,至于吃人的事情,那也就是她吓唬吓唬你,你且把书看懂,然后就知道金蚕娘子的生活习性了。”
  我接过表舅妈手中的古书,翻开发黄古书一看,这头就发晕了,这书中尽是密密麻麻的符号,有的相似蝌蚪,有的相似图画,在把书放远点一看,这简直就是一副漫画书嘛!
  我指着古书说道:“舅妈忽悠我咯,你这书中的文字谁认识啊?据我所知,苗族没有文字的,虽然在上世纪国家帮助苗族创建过一次苗文,但是不被大分布苗族所接受,所以苗族还过着他们言传身教的方法教育下一代,这书上歪歪区区的符号,看似文字不像,看似小人书也不是…。这到底是什么?”
  我把书递给她,叫他好好看看,只是表舅妈根本不愿意接过书,支支吾吾半阵才说道:“我倒是忘记了,你虽然是苗族,但是你不认识文字,苗族虽然无文字,但是在祭祀祖宗的时候,有一种祭祀文,也就是祭司大人在祷告上天时候,和天神对话的文字,想必就是这种。天一亮,我就带你去拉布家里问问,他之前就是一位祭司,应该认识这些。”
  我看着表舅、表舅妈都一脸的惨白,言行举止又乱了方寸,说话吞吞吐吐,像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的,我心里虽然疑惑,但还不至于怀疑表舅对我有什么不利。表舅妈一个劲的催促我去休息。我还是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惊一乍之后,瞌睡是没了,手中的书也看不懂,看着金蚕娘子老老实实的站在墙角,屁大的小孩,一丝不挂,我当即又发了慈悲之心,叫她过来,量了一下身材,把自己的一件睡衣改成了她的衣服。
  我做着自己并不熟悉的针线活,出于无聊,还和这哑巴般的金蚕娘子说话:“以后呢,你就叫我姐姐,我叫你阿呆?小金?金娘子?”我给她起了一个名字,还问她好不好听,问了几篇,这家伙一声不吭,只管点头,再问他满不满意,她还在点头,气的我差点就把针线箩筐扛在她头上,不过看在她是金蚕娘子的份上,我还是住了手,关键是不敢
  第二天大早,衣服就缝好了,我所谓的针线活就是把长的睡衣剪掉,腰围宽的地方缝起来,根本无需任何的技术,而她穿上后,我在细细一看,艾玛!这不穿还好,穿了就感觉不伦不类。话说回来,不穿上,怕别人说我虐待儿童。
  我看着表舅起床的声音,我便和金蚕娘子说,我要出去办事了,你在家里就是,这小家伙居然一脸的不高兴,叫我闭上眼睛挣开嘴巴,等我张开嘴巴,就听见“忽”的一声,喉咙一凉,肚子犹如一团火在滚烫,在睁开眼,这小家伙已经无影无踪了。
  我拍了拍胸膛,怀疑他转进我我的肚子里面,虽说有点恶心,但是也没发现全身没有不适宜的情况,另外还精神抖擞了许多,随着表舅三番五次的催促,我换好衣物后,便和他们走了出去。
  表舅说,今天要去的地方是拉布家里,他以前和姑婆是很要好的朋友,这次来全依仗他的照顾,不然我们三人要睡树下了。今天算是去去看看他老人家,带你认识认识,叙叙旧。
  我对拉布没什么兴趣,老七八十的老头一个,除了也没共同语言之外,他还是一位领导,更加没话可说。当我问起昨晚那男子求爱的事情,表舅嘿嘿一笑说道:“苗家男子求爱有这么一说,的确和汉人一点不同,不过女子不喜欢,男子也不敢随意来的。”另外,他还告诉我男子叫“卡图”,汉语就是“大山”的意思。

上一篇:第四章 极品金蚕蛊 下一篇:第六章 大闹苗寨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