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我大头一楞,猛的惊醒,睁开眼四周漆黑一片。虽说进门的脚步声轻盈无比,但是感觉力道浑厚无比,不假思索的就能想到这是一位男子走路发出的声音。想到这里,我浑身已经冒出了冷汗,心脏也差点从嗓子眼蹦了出来,想叫也叫不出声,躲在被窝里直打哆嗦。
  更是出乎预料的事情发生了,等脚步声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就听见“噗咚”一声,像是男子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从门口传出男子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大声的叫着“救命”
  我一股脑的竖起身打着手电筒想左边一扫射,就吓着的我不轻。
  顺着灯光我就看见之前的小女孩一丝不挂的抓着男子的手,呲牙咧嘴的看着他,看这架势,像是要活吞了男子一般,而这男子一身苗人打扮,二十出头,长相也俊俏,只是浑身土的掉渣,再看摸样也不是那种偷鸡摸狗之人,不过我倒是想知道这男子半夜三更进入我房间做什么事情。
  男子看我竖起了身,恐慌的挣开小女孩的手,对着我就磕起了头,我倒是弄的莫名其妙,问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男子边磕头边用并不熟练的汉语说道:“我.本想求爱,谁知道姑娘你…是蛊女,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该死,我该死!”
  我眉头一皱,心里就翻了嘀咕,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是蛊女?另外有你这么求爱的么?半夜三更悄悄跑到别人房间来,就是求爱了?
  后生战战兢兢的指了指小女孩,说道:“我…不知道你养了一个金蚕蛊…这东西着实的吓人呀,求姑娘别让她吃了我。”
  “什么?她…。是金蚕蛊?”我说完这句话后脑袋就凌乱了,当初表舅妈不是说这只是吴家的孤儿?今天到了这里居然是金蚕蛊?我涨红了脸说道:“你…你有什么证据说她是金蚕蛊?对了,金蚕蛊是什么东西?”
  男子先是指了指小女孩,意思叫我先把她打发走,不然怕是自己惨遭伤害,我咽了咽口水,心想,这东西我见都没见过,为何说我是他主人?先命令小女孩一次,若是他听了,就知道这男子说的是不是真话了。
  我思索半阵后,还是带着颤音对着小女孩说道:“你…去门外站岗,没我的命令不许回来。”小女孩一听,先是恶狠狠的看了男子一眼,然后走了出去。
  等小女孩脚步带风的走了出去,我顿时更凌乱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男子满脸堆笑的站起身说道:“看姑娘是外地人,不像是本地的蛊女,你要我说,我也实话实说。那女孩就是金蚕蛊,当蛊头养了四十九年以上,就会化成无形,有更长时间就能变成人形!”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叫他继续说下去,我并不接受这一切,毕竟我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三观端正,不大相信我瞬间拥有了这些歪门邪道。
  男子继续说道:“姑娘是不是在之前捡到了一块银锭?二两重?然后还有一张平安符,和一些香炉灰?”我没吭声,那两样东西我是看见了,至于香炉灰我根本没注意,叫他继续说。
  他接下来说道,这些东西按着苗家的说法就是“嫁蚕娘”一般人是不敢养这种巨恶的蛊虫,生怕被反噬,所以有的人炼了一半就用银锭等东西把金蚕蛊嫁出去。说道这里,还特别指着我说道:“姑娘,你就是那个接了手的蛊女,这金蚕蛊一生一世要跟着你了。”
  我心想,这男子是不是瞎编都不知道,连忙问他是何许人,男子捞着脑袋说道:“我就是这房子的主人,大叔吃的饭就是我送来的,走之前交代过,说你睡在里面,别去打扰,我还是忍不住来看看你,就悄悄的进来了,还望姑娘恕罪。”
  我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就呵斥道:“你有没有搞错!私自进入别人房间,还是鬼鬼祟祟的“求爱”?有你这么的无聊的说辞么?”
  男子看我发了飙,又低下头说道:“这也怪我,苗疆自古恋爱都是如此,你若是不答应,男方也不会强行上…”
  他话没说完,我就叫他打住,这话题太难听别说了,还是说说金蚕蛊的事情,这东西这么小能伤人么?
  男子面色煞白的看了看门外,神秘的说道:“姑娘有所不知,这金蚕蛊到了四十年以上,可以遁入无形,到了八十年以上可以化成人形。”
  我也一脸煞白的点了点头说道:“还好还好,这东西看起来是老不死,但是人还不是太大,等他在大点,怕她也不会听我的话了。”

上一篇:第三章 断垄苗寨 下一篇:第五章 娇儿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