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脚步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还是吵醒了我,这几日的忙碌早已将自己整的神经兮兮,我还有一个嗜好,就是睡在别人家的床上总是睡不着,稍微一点动静就会突的惊醒。
  我转过头看着窗外,虽说什么都没看见,但是还是吓了我一大跳,我打开灯屏住呼吸走到窗口前,开窗户后就看见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一丝不挂的站在我窗下,由于个头矮小,她还够不着我的窗口。
  我看着她,她看着我,我细细一打量她,看着他粉嘟嘟的小脸甚是可爱,便开口和她说起了话来。
  “小姑娘,你怎么不穿衣服呀,你不去睡觉?到姐姐这里来有什么事情呢?”
  小女孩只顾冲着我笑,没理会我的话语。虽说她一丝不挂,但也看不出她有任何寒冷的感觉。我心想这谁家的孩子,家里都没人管了,屋外寒冷无比,家长也太不负责了,出于可怜她,我还是把她领回了房内。
  我找了一件睡衣裹住她,便问她家住哪里,家里的大人呢,问了好几篇,这小女孩还是张着嘴对我笑,也不说话。最后我开始怀疑这小女孩可能是天生残疾,要么就听不懂我说的汉话。
  经过半小时折腾,我已经来了睡意,心想还是问问表舅去,这么折腾下去,我怕我随时要崩溃的。走出大门敲了几分钟表舅的门,他也没开,像是没听见一般。不过能感觉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我不知是何种原因,表舅像是故意没开门!
  我转回房间,心想算了,毕竟自己寄于别人屋檐下,三更半夜麻烦别人还是不好,于是我将小女孩放上床,姑且和她窝上一夜,明天再问表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醒过来对着身边一看,就发现被窝早已空空如也,也不知道这小家伙去什么时候走了。等我洗漱弄好,表舅妈就过来和我说,要去给祖师爷上香去了。
  我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和她一说,便问这是谁家的小孩,怪可怜的,我还留她住了一个晚上。表舅妈一听,满脸堆笑的说道:“这其实没什么,那小女孩姓吴,爹妈死的早,也没个去处,按着我们这边规矩,这种孤儿到了那家门口,那家就要负责几天,一直要等她自己走了为止。”
  我点了点头,想着自己昨天晚上没做错,拿着准备好的香烛便和表舅妈几人走了出去。
  刚上路,表舅告诉我,祭拜祖师爷的地方到断垄苗寨,要走上一天一夜,到了那边,要按着那边苗寨的规矩行事了,我说走就走吧,反正权当旅游,只是不轻松而已。
  湘西大山连着大山,山间小路坑坑洼洼,高低不平,虽然我甩着空手,但是这等荒无人烟的山路还是着实的难走,一整天时间,就翻过了几座大山,天色逐渐暗淡下来。表舅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所房子,说是在前面借宿一晚。我倒是怀疑,这荒山野岭的不说,别人不嫌我们麻烦之外,难道不怕我们是坏人?
  出乎意料的是表舅就敲开大门,和主人说了一阵苗语,主人就很热情的迎接我们进去,还特意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等吃喝拉撒弄好,我上了床睡的迷迷糊糊,外面就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接着就是大声呵斥,我虽说听不懂房主人说什么,但是从他说话的语气中能听出,他带着一点无奈一点愤怒,但是还不至于歇斯底里。
  第二天接着赶路,由于我在家里养尊处优,长时间没锻炼,走的慢腾腾,到了第二天晚上才到达,比原计划多了半天路。
  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道路两边出现了两块灰色的大石头,正前方便被一道栅栏挡住了去路。我打着手电筒看着左边石头刻的字,上书“断垄苗寨”右边刻着一些看不懂的文字,表舅告诉我这叫镇魂石,按着苗家的习俗,这石头可以辟邪,外面那些孤魂野鬼是无法入内的,另外,也提醒行人,这里属于外族禁地,没得允许是不能入内的。
  说完走到前面栅栏处,在栅栏木条背后随手一摸,就掏出了牛铃铛,然后一摆动,就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过了十来分钟,从远处走来一位七八十岁的老者,佝偻着腰杵着拐棍,走路甚是慢腾腾。和表舅一见面,像是认识一般,就用着苗语聊的火热,最后表舅让我叫他“拉布”。
  老者打开栅栏,指着前方不远的房子又说了一阵,像是告诉我前面那所房子是特意为我们准备的。路上,我就问表舅,这人是不是寨主来的?表舅点了点头说道:“这的确寨主,之前和姑婆有过来往,所以我认识,拉布是他的职务,相当于村长,寨主的意思。”

上一篇:第二章 入行 下一篇:第四章 极品金蚕蛊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