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蛊湘西

作者:湘西巫女

  一群人将姑婆的遗体入殓,老爸说姑婆之前就料到自己会无疾而终,只要传了自己的衣钵,末日就会瞬间降临。
  而我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我根本无法接受,我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无缘无故的成了蛊女,这意味什么?我的一辈子就被这对手镯套牢了?姑婆的传承又意味着什么?
  表舅妈安慰着我说道:“丫头,姑婆也是找了许多人传承,别人都看不见那红色的木盒,而你却能看得见,表明你和你姑婆有缘分,他既然舍命把衣钵传承给你,你也就接受了吧!”
  表舅妈一说完,除了我身边的父母没啃声,其他乡里邻居就七嘴八舌的说开了,要么就给我说蛊女的好处,要么就是说我不能辜负了姑婆的一片心。
  这群人一阵叽叽喳喳的商量之后,老爸一脸苍白,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对我说道:“其实蛊女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按着习俗,你就在这里呆上三年,给祖师爷敬香火就行了。三年之后,和普通人没任何区别。”
  我听着老爸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心想着在电视里面还是在电影里面,哪里提到蛊术不都是玩虫子?特别是那些节肢动,别说玩,我见了就恶心无比。我真心不懂老爸是如何想的。
  不过话说回来,姑婆从小就溺爱我,他这份情,我不能不买,一整夜,这群人都在开导我,而我出于尽孝的角度考虑,再说难度也不是很大,答应在这三年中我就给祖师爷敬香,权当就是旅游了。至于那些蛊虫,我是不会碰的。
  众人看着我点了头答应下来,算是叹了一口气,我还是半带开玩笑的问到:“要是我直接跑了,没敬香后果如何?”
  父母半真没吭声,身边的表舅就接过话说道:“按着苗族的习惯,你若不敬香火,往年不顺,第一年“动气”,第二年“损血”,第三年“陈尸。”
  我没问下去,虽说不懂什么意思,但是感觉也不是什么好事。隔壁邻家的吴婶子看我话多,连忙叫我把手镯带上,这可是蛊女护身符,本寨子的蛊女是少之又少,能成为蛊女,在苗寨很是受欢迎的。
  而我熬了一天的夜,早已没了精神,带上手镯后,就靠着桌上打起了瞌睡。
  第二天大清早,按着姑婆临终前的意愿,她想把自己埋葬在自己出身的地方顿若苗寨(谐音),哪里有姑婆儿时的梦,有他成长的脚丫印,还有她念念不忘的姑公,这一切似乎都在等她回来,如今她如愿以偿了。
  我到过一次顿若苗寨,那里一池荷花一亩稻田,掰开稻谷,水里全是活蹦乱跳的小鱼小虾,用手捧起,就会溅起一身的水,一脸的笑容。微风吹过麦浪,连梦里都能闻到稻麦的香味。
  三天的十王道场,一层黄沙三尺深。最后姑婆埋在了姑公的身边,看着崭新的坟堆,我把头重重的磕在地上,我滕敏发誓绝对不给姑婆师父丢脸!
  回到本寨,我依旧是乖乖女,跟着父母的身后好奇的看着身边的人群,我并不知道姑婆所谓的传承完毕是什么意思,直到我有一天发起了高烧,我便一头卧床不起。
  妈妈似乎知道我会发烧一样,日夜守在我身边,但是我更奇怪我自己都烧的迷迷糊糊,他们也没把我送去医院,妈妈安慰我说道,姑婆在想你,你小时候生病她就这么守着你的,她去了之后,你就要替她忍受最后一次生病,只要三天,你就会好起来。
  我咬着牙恍恍度日,白天怕太阳光,见不得风寒,就连开门趟过来的微微风都会让我刮骨一般的疼,肚子里像是有一串火球在顺着全身移走,到了晚上,就感觉自己肚子里有泥鳅游来游去,上窜喉咙,下走脚底,浑身不自在。大冷天,我一个人睡在火炕上还要盖上五床被子,手脚还是冰冷的。
  第三天一过,身上所有的症状统统消失,大清早爬起来就冲向厨房,见东西就抓起来吃,越是油腻的越是管饱,我倒是想到一个事情,既然妈妈知道我三天后会好,她怎么不做点好吃给我,或许是我变成了蛊女,他们嫌弃我了?
  妈妈从门缝中的偷看中走了出来,含着眼泪说道,“这三天算是熬过去了,按着蛊女的规矩,第一顿只能吃剩菜剩饭,吃饱之后,过了三小时才能随意开餐吃。”
  我并不了解蛊女有这么多的规矩,或许连以后找男朋友,或者是结婚,生孩子,会不会产生副作用都一概不知。
  一个月后,父母依依不舍的走了,我就住在了表舅家里,他家里虽然不算太阔气,但是安排我一个人的伙食还是没问题。俗话说,“花无千日红,人无百日好”为了别让表舅嫌弃我太懒,我还特意找了一把扫把,去打扫自己的房间。

上一篇:001 当年的窑子当年的爷们儿 下一篇:第三章 断垄苗寨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