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大约不到五个小时黄晋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拿起电话一看说道:“是我爸。”他看了看老妈。
  老妈对他点点头,“你接吧,估计是到地方了,别那么担心,我们心平气和的谈。”
  他接完电话对我们说:“嗯马上到了,我下楼去接他们,你们谁陪我去?”
  现在的黄晋很识趣,做什么都要求一个人跟着,他这样能主动提出很明事理,也省着老妈为难了,说是让人陪其实就是安排个人看管着他。
  这次老妈亲自站了起来:“我去吧,这上次我摆了架子没下楼去接,这次可不能在那样了,走吧心妍也一起,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失礼。”
  “别呀,就你们俩跟他去?”二姨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二姨说完话我看向黄晋,他好像有点很失落很难过的样子,二姨这话也太不考虑黄晋的感受了,我挽着他的胳膊看着他,而他强作欢笑的对我做了个鬼脸来掩饰尴尬,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他做这么搞怪的表情呢。
  “行了,那你跟着一起吧,我们两个大人也是需要迎接的,你们几个去洗洗水果什么的。”老妈拉着二姨跟我们下了楼。
  到楼下没一会的功夫他的父母就到了,见到我们就热情欢喜的跟老妈和二姨握着手亲切的问候,他的母亲和老妈二姨打过招呼后就迎向我,“哎呀丫头,都好久没看到你了,最近还好吗?”她上来拥抱着我,亲切的我有点不适应。
  这黄晋的性格跟他老妈真的很相反,这黄晋总是沉默冷冷的,而他妈妈却这么热情善谈。
  “阿姨我也好想你呢,总想跟你多聊聊天可就是没机会,这次可得多住几天啊。”被他的热情感染的我都说着心里感觉发虚的话,我这人是比较直接坦率的,不喜欢太做作太虚伪的事,但又不能对人家太冷只好跟她一样热情了起来。
  我们谈笑着上了楼,进了屋坐下之后老妈和黄晋的母亲的话匣子就打开了,她们又是一顿寒暄,这老妈社交的性格跟黄晋的母亲有点像,而二姨的性格就比较是那种泼辣但不善闲谈的,她只跟家里人非常热情,老妈每次有什么事都会先说些别的然后慢慢进入主题,而我和二姨都是开门见山的那种,这点我跟二姨真的是太相似了。
  老妈他们聊完了之后她才开口说正题,她叹气的说道:“唉……现在啊,我们是把蛊母族闹的鸡犬不宁的,你们听说了吗?我们已经把三位长老都弄死了,不对,应该是两位,黄晋的舅舅是突然暴毙死的,我们也感到很惋惜,没想到他竟然是长老,你们听说了他的死讯一定很难过吧?希望你们不要痛恨我们。”
  黄晋父亲没有说话,双手自然的放在腿上身子靠在沙发上,就连一丝难过的表情都没有,而黄晋的母亲却表情很到位的难过着说:“是啊,现在蛊母族确实闹的沸沸扬扬的,我们也知道了长老的事,没想到我弟弟竟然是长老,难怪他这些年性格变化那么大,我弟弟的死跟你们无关,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没伤害到你们就好。”说完她轻轻的抹了下眼角的泪水。
  她说的这些话我听不出有什么异样,而老妈却顺着她的话说:“看你也很伤心,但我有点不明白,为什么你知道弟弟死了之后不来个电话问一下事情的经过呢?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自己的弟弟去世了呢。”
  老妈这么以提醒还真是感觉他们的举动很奇怪,这姜就是老的辣,句句话都问在刀刃上。
  黄晋的母亲没有回答,只是表情有点不自然,她默默的看了看黄晋的父亲,而黄晋父亲依然是什么反映都没有,然后他老妈说:“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本来也想给你们打电话的,可是又怕打扰到你们,又不知道该怎么问,而黄晋经常给我们打电话报平安,他也对我们讲过这事,所以我们感觉也没什么必要在亲自问你了。”
  老妈点点头没在追着问什么,看来她这回答算是过了老妈那关了。
  “现在长老全部都死了,只剩下一位首领了,也不知道那首领会有什么举动,你们听到过什么消息吗?”老妈试探着问道。
  这时一向沉默的黄晋父亲突然开了口说:“我还真没听说什么,只是知道了蛊母族最近的状况,但他们接下来还有什么行动我就不知道了,这些都是首领和长老商议的事,其他阶层的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这结果我们是心知肚明的,老妈问不出什么这才开门见山的说:“你们家还有没有谁姓黄啊?一位长老跟我的同伴认识,她在临死之前说了首领姓黄,不知道你们族里还有谁姓黄呢?”

上一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偷葬 下一篇:第一百三十久章 年迈的爷爷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