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悬棺?那可是不好找的东西啊,竟然在这里能发现有悬棺,这次我可得好好的见识见识,什么时候去?”老妈迫不及待的问着。
  老爸一下拉住她说:“你先坐下吧,要去也是明天去,离的太远了,这都下午了还去什么啊。”
  老妈一看时间便乖乖的坐下了,然后说:“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吧,出什么事了?”
  老爸递给老和黄晋一根烟,三个人点了起来,然后老爸说:“本来吧,那悬棺也没什么,找了村长问了下,他们说那悬棺是很久以前的了,不过他们村里过去几十年也有悬棺的风俗,但后来都改成土葬了,而那悬崖壁上的悬棺也一直没动,后来村长带着我们找到了几个悬棺的家属,我们矿里也给了钱,准备让他们迁坟呢,都安排好了以后,矿里不得帮忙挪坟么,可是就在动工清理那些棺材的时候出了问题,开始我们安排了几个工人从上面下去,清理了几个以后就出事了,回来的人都不敢下去了,都说闹鬼,有的人都吓出病了,养了好几天才缓过来,听那些工人讲的特邪乎,说什么一到了棺材那就听见有动静,不是外面发出的,而是棺材里面出来的声音,吓的谁也不敢再下去了,这正常的坟墓大不了直接开铲车挖了,可这是在悬崖边上没办法清理的了啊,我们只能把你喊回来了,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明天看看再说被,看完才能下定论啊。”
  老爸说:“那好,今天就早点睡,明天一早我们就过去。”
  一下午老爸带着我们到土关垭吃了点饭,然后又在外面转了几圈才回到矿里,等晚上回去的时候,矿里的人都已经从工作岗位上回来了,看到老爸的家属来都过来打了招呼。
  老爸的工作是矿里的管土建的工程师,那些包工头的工程验工和能否接到活都是经过老爸这一关的,所以他们一看到我们就非常清热,一连过来了几个人,不过他们都不是同一时间来的,一共有三个包工头,每个人过来都带着礼物,还有的直接说完话扔下一盒烟就走了,打开一看里面正是一叠厚厚的钱塞在烟盒里,这贿赂工总可真是不分高低啊。
  这晚饭过后我们见过了好多老爸的同事,大家都热闹的在老爸这屋里聊着,没一会的功夫从门外进来一个人,胖胖的,个子不高,不过穿的很干净,一看就不是矿里的工人。
  他进来后对着老妈说:“回来了?怎么样,路上累不累。”
  “哎呀,老板啊,还行不算累,快来坐别站门口啊。”老妈说。
  原来他就是矿里的老板之一,这矿上一共就俩老板,另一个的温州的,总不在矿里,今天算是见到一个了,不过一看他就挺土豪的,因为脑袋很大,脖子也很粗,不过虽然人家是大老板,可没什么架子,直接就跟老爸他们几个坐到了床边上聊了起来,人海挺随和的,这素质真是不简单。
  聊了一会后那老板谈起了正题,他问道老妈:“矿里的事老钱都跟你说了吧?现在有几个工人吓的不敢上班了,总是神神叨叨的,估计是吓的太厉害了,明天我带你们去那块地看看,然后在帮那些人看看,别真吓出毛病了,如果明天没什么事的话早上8点半左右就过去怎么样?”
  老妈痛快的答应了。
  这时间一点点过去,天也越来越黑了,其他人都陆续的走了,而我们也准备回去睡觉,这老爸老妈都这么久没见了,多留点空间给他们,我们几个坏笑的跑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洗漱完毕就到了老妈的房间等着,等了一会不到8点30分呢就听见楼下传来一阵车鸣笛声,我们拿着工具包就跟着老爸下了楼。
  我们分别上了车,老爸老妈还有几个管事的领导坐上了老板的车,而我们几个小孩就坐在另一个领导的车里。
  这弯弯曲曲的路,又窄又难走,对面来个车都错不开,还要提前找好错车的位置,在车里那个领导给我们讲,这条路是矿里来了以后花钱修的,平时走拉矿车的大货车都特费劲,都掉下去好多次了,就今年就已经掉下去了三次,幸好山下全都是树挡住了没什么人员死亡。
  我们聊了一路,他的车速开的不快,好半天才到了地方,车子停下来后我们都下了车,因为悬棺的地点很偏僻,那里根本没办法走车,所以老爸徒步带着我们往山里走。
  走了能有一个钟头,我们这些人还好,只不过那个胖老板可是累坏了,呼呼的喘气。

上一篇:第一百零三章 :去湖北 下一篇:第一百零五章 :埋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