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你耍我们?”伴随着佳佳一句呼喊,黄晋也跑了过来直问“怎么了?”
  原来那幅画是空白的,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女人,哪怕有点风景也能算得上是一幅画,可现在白的连灰尘都看不到。
  老妈也是一头雾水的说:“师太,这是怎么回事啊?”
  佳佳气哼哼的看着她们,师太笑了,温柔的说:“施主别急啊,难道我师兄没跟你们讲这幅画吗?”
  老妈摇摇头,那师太呵呵一笑便说:“其实这幅画里面是有人的,不过她不是被画上去的,而是被封在里面的,那个女子是一个魂魄,所以你们肉眼是看不到的。”
  我心里一阵窃喜自己是做这行的,我们赶快掏出家伙把阴阳眼打开了。
  在一旁的师太看到我们这行为后嘴里直说:“原来施主们还有这本事啊,怪不得静圆师兄会让你们前来。”
  我们打开了阴阳眼后一看,果然,画里有一个女人,穿着古代的服饰,坐在一个树下,静静的仰望远处的天空,清秀典雅的姿态真是吸引人,不过她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写的全都是惆怅和凄凉,看着她的容貌和身姿,难怪会让那僵尸牵肠挂肚的。
  佳佳忍不住的嘟囔着:“真漂亮啊。”
  一旁的黄晋是没这福气了,我们只顾看画,谁也没有理黄晋,他就在一旁傻站着。
  看过画后佳佳才腼腆的对静忧师太说:“大师对不住啊,我刚才太着急了,以为拼死夺来的是一副假画呢。”
  静忧师傅说:“没关系的,记得这幅画别让男子碰到啊,会伤了画里的灵魂的。”
  “好。”
  老妈说完就把画小心翼翼的卷了起来装到了盒子里,她把木盒放到行李箱后就让佳佳一直保管着。
  “施主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吃饭,吃完我送你们离开吧。”
  我们跟着静忧师傅的带领,到了餐厅吃了点饭后就离开了,又经过漫长的路程,我们沿着孙爷爷给的地址找到了静圆师傅的寺庙。
  静圆师傅的寺庙可比印度那个小多了,一见到我们回来他们就围了上来一起问:“画呢?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别急,先到屋里再说。”
  大师把我们带到了屋里,老妈把那副画拿了出来,大师为了避免伤着画里的魂,他把手中的佛珠收了起来,然后老妈把那画一点点的打开了。
  大师鬼伯伯佳铜和孙爷爷都凑了过来,谁也不敢伸手去碰,大师认真的端详着,可其他三个人就傻眼了。
  “这什么啊,哪有人啊。”佳铜说。
  不过我看那大师好像能看到画里的人一样,看的时候还不停的点头,大师说:“这话里的女子一定要有天眼通的人才能看得到。”
  这时候佳佳对着他们三个说:“阴阳眼也行,我们都试过啦。”
  听完佳佳这么一说,他们三个都把阴阳眼开起了,几个人认真的看着那画都赞不绝口的。
  画也看过了,老妈把画收了起来,然后那大师说:“我们今晚就拿着画回到孙施主的家里,那僵尸不知道都找了我们多久了,也该到收拾他的时候了。”
  过了一会孙爷爷又叫来了他的助手帮忙,我们又返回了孙爷爷家,这一进院子可倒好,足足把我们吓了一跳,这院子里被弄的元七八糟的,而且鸡鸭都已经被咬死了,遍地的狼藉,而且孙爷爷家的门也被撞烂了。
  孙爷爷急急忙忙的就跑回了屋子,一进去后看到,这僵尸找不到人竟然还有心思糟蹋物品,沙发茶几被翻的七扭八歪的,反正整个房间就像遭了贼一样。
  “这个丧良心的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他。”孙爷爷气急败坏的垂着自己的大腿。
  鬼伯伯在一旁也不看什么时候,还在那说风凉话:“你还能把人家僵尸怎么遭?这家也挺好的,没把房子拆了对你还算仁慈了。”
  气的孙爷爷弯了鬼伯伯一眼。
  大家都到了厅里后,都一起帮忙收拾房间,佳铜他们把王铮抬到了仓库里,忙了一阵收拾的也差不多了,就是这门还占时没法修理,孙爷爷打了电话让人明天换一个新门,今晚只能透风的睡了。
  大家把院子的死鸡鸭也都收拾完,天也不早了,大师说:“赶快把画挂起来吧,找个安静的房间,然后等那僵尸来我们把他引进去。”
  佳佳拿出画把它挂到了前些天用来关僵尸的房间,然后我们在厅里静静的等着他的到来。

上一篇:第七十五章 :红铃铛 下一篇:第七十七章 :检查活尸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