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找过了前面几个房间,中间就是水房和厕所了,水房里的水龙头都没有关,哗啦啦的流水声映着死亡的气息。
  就当我们准备进水房里看看的时候,就听见里面咣当一声,像是水盆掉地上的声音一样。
  “有东西。”
  孙爷爷喊了一声一下就穿了进去,鬼伯伯紧接其后,我和佳铜见状也来不及思考,一个冲劲也跟了进去。
  好家伙,当时那场面真是震撼,一个女孩穿着吊带睡衣浑身是血,头发长长的披落在肩上,苍白的脸没有一点血色,她的脖子已经被咬烂了,脖子上有好大一块皮都掉了下来,还有一丝连接的挂在脖子上,就连骨头都看的一清二楚,真是恶心。
  她就站在水房中央盯着我们并没有向我们攻击过来。
  那僵尸原地站着,她的头不停的左右乱动,表情极其痛苦,浑身也时不时的抽搐着,我们明显的看得到这僵尸的僵尸牙还不是很长,只长出来一点点,她这处于尸变最后的过程中。
  “刚刚尸变,这个容易对付。”
  鬼伯伯说完话,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桃木匕首,轻轻的走了过去。
  我估计鬼伯伯当时是秉着呼吸,因为他走过去的时候那僵尸完全没有反映,那僵尸浑身时不时的抽搐一下,这是刚刚尸变还没成型的时期,一刀就可要了她的命。
  鬼伯伯走到那女僵尸身前,一刀正中她的心脏,那僵尸身中匕首之后沉闷的嗯了一声,然后倒地一动不动了,孙爷爷从包里掏出一瓶汽油倒在了僵尸身上,一把火就把僵尸烧了。
  我和佳铜又在水房和厕所里找了找,确定没有其他的僵尸后,我们随着尸体被烧的吱吱作响声离开了水房。
  解决掉一个被咬的僵尸,还剩下一个守卫和那个从墓穴跑出来的口罩男。
  我们依然留在女寝这边找,二楼算是找完了,我们接着往上走。
  硕大个楼里想找一个人还真不容易,一连气我们把三层和四层都找过了也不见任何踪影。
  佳铜在我身后拍拍我说:“姐,你说有没有可能僵尸已经离开这栋楼了?”
  还没等我答,鬼伯伯回头说:“基本不能,警察已经包围了整个学校,这栋楼被监视的一清二楚,并没有看到有僵尸出来过,退一万步讲,就算那个厉害僵尸会飞,但至少那个守卫还在这楼里,先把他解决了在说,免得出来祸害人。”
  我们很快的把五楼也找完了,依然没有发现,我们调头又回到男寝开始找,当时男寝的二楼基本被找过了,所以我们为了节省时间就先从三楼开始找。
  这一趟折腾的腿都发酸,可奇怪的是三层到五层都找遍了也没有那两个僵尸的下落。
  “会不会从窗户跑了?可我们找的时候窗子都是紧闭的并没有破损的痕迹啊,可僵尸会跑哪去呢?我们这么找也不是办法啊,我都要累死了。”
  佳铜累的是不停的嘟囔着,孙爷爷也愁眉苦脸的看着他,估计被佳铜嘟囔的快忍不住发火了。
  我急忙拍了下佳铜让他闭嘴并赶紧转移注意力说:“孙爷爷,会不会我们去女寝的时候那僵尸跑到了男寝的二楼啊?刚刚我们上来可没在回到二楼看看,直接从三楼找的,会不会让他们转了个空子呢?”
  孙爷爷狠狠的吸口气,然后说:“哎呀,有这个可能,遭了,如果那僵尸成精就可能有思想,那躲我们是轻而易举的了,也许这时候他们都跑回女寝了,这下遭了。”
  说完孙爷爷撒腿就要下楼,一下被鬼伯伯拉住了“你这老家伙,关键时刻这么沉不住气,他在怎么跑也跑不出这楼,四周的警戒还没撤离,一旦僵尸出去他们一定会打电话通知我们的,现在我们别慌,你这直接跑回二楼,你认为那成精的僵尸会在那乖乖的等着我们去吗?”
  佳铜连忙问“那怎么办?不管有没有我们也得回去看看啊。”
  鬼伯伯摇摇头说:“是要看,但不是直接回二楼,而是我们在从四楼往下找,并且必须有两个人在楼梯间看着,以防我们找的过程中僵尸又跑了上去,这东西思维还真不简单,我们被他耍的团团转。”
  “好就这么定了,佳铜你和老鬼一起守着楼梯,我和心妍去找。”
  “哎别了,这我姐体力本来就有限,万一碰到僵尸她应付不来的,出了事我大姨得把我大卸八块了,还是我去吧,让我姐看着楼梯。”

上一篇:第六十六章 :僵尸闯学院 下一篇:第六十八章 :偷尸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