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我进屋让那妇女他把酒均匀的洒在地上,从大门到房屋门在延伸到老汉躺的炕上,留出一条路来,然后剩余的在窗子周围多撒些,这会功夫,老汉的女儿也带了3个体格宽大的男人进来了。
  一个男人进屋就说:“蛇呢?在哪?看我不收拾了它。”
  老汉的妻子训斥道:“就你跟你妹夫剥蛇皮,还有胆抓蛇,一会蛇不得找你报仇,你有能耐怎么没早把蛇抓了。”
  被训斥的男子一声不吭白了妇女一眼。
  老汉的女儿对我说道:“他们三个都不怕蛇,他们来帮你吧,这是牛眼泪,这附近没有柳树,大牛到是一群一群的,给。”
  我接过小杯看了下里面,“眼泪还不少吗。”
  “是啊,那牛被我拿的洋葱熏的,我离开时看它还躺眼泪呢。”
  说完老汉的女儿咯咯的笑了几下。
  我打量了一下新来的这几个人,对着他们三个说:“待会把牛眼泪涂到眼球上,然后站在血盆的旁边准备好,我发令你们就拿出网套住那蛇,牛眼泪被你们自己眼泪会慢慢冲淡,每隔几分钟你们就点一点在眼球上。”
  所有事情准备好,我们就坐下来静静的等着那条蛇的再次到来。
  几个人静静的坐着,外面的血也放的差不多够了,妇女把血盆端了进来混合了硫磺,几个男人又把渔网泡进了血里。
  就是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看到门口那条蛇又出现了。
  我看到那蛇以后喊道:“别动,慢点,蛇来了。”
  他们几个人还没来得及涂牛眼泪所以看不到,那些人像定住了一样一动不敢动,我缓缓的拿起牛眼泪递给了他们。
  只见那条蛇向我吐着信子,我躲到了一边,那蛇慢慢的蠕动到了老汉躺的位置,蛇过去以后我把它能走的路用雄黄封住了,这时候那几个男人也涂好了牛眼泪,其中一个自言自语道:“我的妈呀,好大一条啊。”
  他们每人抓着网的一角,蹲在血盆旁边等着我的命令,那蛇一跃就跳到了老汉的身上,我急忙上前一泼,又把雄黄酒破到了蛇的身上,这里到处都已经洒满的雄黄酒,那蛇挣扎着。
  “快网住它。”
  我一声令下,那几个男人提着网就冲向了蛇,一下蛇就被带有黑狗血的网给罩住了,那蛇在网里一动不动,不过它并没有死,我上前用符四角贴了起来。
  那蛇乖乖的趴在地上,我蹲了下去,对着那条蛇说:“我要问你话,你可以暂时附在大叔的身上,不过你别轻举妄动,不然我灭了你。”听我说完,那老汉急忙说:“啊?让他附在我身上?”
  “别害怕,我得问清楚它是怎么回事,它根本就不是你讲的那条蛇,没事的,它不敢轻举妄动,我时时刻刻的看着,你放心吧。”
  老汉又说:“别问了不行吗,你就直接收了就行了呗。”
  “哪那么容易,收它容易,就怕收了它,还会再来别的蛇。”
  我这么一说老汉也只能点头认可了。
  我拿过一把菜刀,沾了黑狗血,让帮忙的人拿着,一有动静随时砍向那条蛇。
  我慢慢把网收起,那蛇也到乖巧,慢慢的挪到了老汉身上,瞬间老汉的表情就变了样,呆呆的坐在炕上对我们说:“冤有头在有主,我找的是这男人,你们竟来捣乱。”
  我对着老汉说:“别废话,你为什么要缠着他?”
  “他杀死了我儿子,我儿子那天出来玩,就再也没回来过,它本来是到厕所里躲会雨休息休息,没想到被这男的给杀了,我要替我儿子报仇,我儿子死的那么痛苦,我要让他尝尝被人铲成两节的滋味,我要慢慢磨死他。”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原来是那条被杀的母亲来替儿子报仇,看来这蛇精不会善罢甘休了。
  我对着它又说:“现在我是来帮忙的,杀你儿子是不对,我可以让他给你儿子烧香认罪,然后给你儿子超度,你别在纠缠他了行么?”
  “不,我只有这么一个快修炼成的儿子,我不甘心。”
  “那你要怎么办?现在你已经被我困住,你还能报的了仇吗?”
  说完我把雄黄酒对着他,他吓的身子向后躲了一下“你让我想想吧。”
  屋子里片刻就安静了下来,窗外也都挤满了人,一个个都好奇的向里看。
  这时那被附身的老汉又开口:“我儿子本来也可以修炼成精的,但现在被这人迫害了,我可以不要他的命,但我必须让他在家里供奉我和我的儿子,每天都要上香,而且他要认我做干妈,认我为祖宗。”

上一篇:第三十九章 :蛇 下一篇:第四十一章 :老妈杀回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