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我忙问:“那你这么说完,他妈妈怎么说的?”
  “他妈妈也没说什么,就说以后不能这样了,然后就去准备吃的了,我过去问他我今年的生日是过阴历呢还是阳历呢?然后他妈妈转过来惊讶的看着我,半天才出声,来句,儿子你怎么的?进屋管你奶奶叫妈,然后现在问我这个问题?你是不是被什么吓到了?怎么变的傻头傻脑的呢?你看看你这一身,哪来的衣服这么大,还这么土,都是前几年的款式了,还这么老,你这是去哪了啊,这过个生日怎么把我儿子过傻了,你前天出去跟朋友喝酒不就是过生气去了吗?你怎么的耍我们啊?”
  “啊?”听到他说到这,我完全惊住了,“怎么会这么巧,前天,死的那天就是他的生日啊!这生日变忌日了。”
  二姨那面说,“唉呀,这一天,他妈妈不得以为他儿子成傻子了啊。”
  我们正说着呢他说道:“是啊,他妈妈当时就是这个反映,我随机应变又问,我知道是我生日,不过我就是弄不明白为什么有的过阴历有的过阳历,他妈妈也没说什么就哦了一声又继续做饭,我又赶紧问,那我这生日以后到底是过阴历还是阳历啊?他妈妈又说早告诉你了咱们家就是过阴历的,大部分人家都这么过,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有过阳历的,听她这么一说看来前天的生日就是尸体阴历的生日,我的任务完成了。”他一直都在低头讲诉着。
  听到这我们才松了一口气,看来慌也给圆回来了,“干的还不错。”我夸奖了一下他。
  二姨问道:“那你是怎么找借口出来的?”
  “我说我朋友出车祸住了医院,我要去看望顺便照顾下那朋友,他妈妈问是谁,我说你不认识,她也没说什么,然后我告诉他公司安排我去北京培训,就这么的我就出来了,本来她还不准备让我走呢,我是话说完就硬跑了出来,怕在多待一会就露馅了。”
  看来事情也算进行的不错,我们商量了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二姨说:“就让他跟你回家吧,你也该去上班了,也让他去公司先把工作给辞了,然后让他回家收拾行李不是说去外地么,得把事做的圆满点。”
  我点了点头,把二姨送回了家,就带着他回到了自己的家,进了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查他前天生日,然后把他的八字写到了牌位上,叫他站在旁边,我把牌位和骨灰盒都摆好后,念着咒语,念完喊道“进”的一声,王铮就不见了,他已经进入到了骨灰盒里了,从此以后骨灰盒就是他的卧室,他可以随便的出入了。
  安排好他以后,我到了客厅自己坐在那想着以后要用他做什么呢?我想了一会,自己就在那偷偷的笑着,心里一直盘算着,这家伙是死人,不会累不会痛的,正好可以帮我玩游戏冲级啦,看来有这么个家伙还真不赖呢。
  真是很累了,我起身自己弄了点晚饭,吃完饭洗了澡,看了会电视就去休息了。

上一篇:第八章 :回家 下一篇:第十章 :孙凌撞鬼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