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我看了好一会价签,过去选了一个算是便宜的,老板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这人活在世上受苦受难的,不容易,这死后怎么也要住的舒坦点啊,您选的骨灰盒算是最抵挡的了,质量也没有其他那几个好,不知道逝者是您什么人?要不,您在选选?至少别让死者挑你的理啊,这万一……”老板讲到这把话止住看着我。
  听到他这一大串的生意经,头疼的要命,来选骨灰盒的基本都是死者的近亲,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难道说死者我不认识,马路上捡回来的?
  我随口说的句:“啊,不是人,是给小狗买的,狗狗死了想安葬一下。”哈哈,心想我随机应变的本领还不是很差。
  老板听我这么一说“哦,那就不给你推荐了,选中的话我就给装起来了?”
  “好的”我答应完,掏了钱,还没等我把钱递过去,二姨那面已经把钱递给了老板,我笑了下没说什么我们就出去了,临走管老板要了名片,也许以后还会有什么需要还得找他呢。
  “想吃什么?”刚上车二姨问道。
  我边开车边认真的考虑着。“吃火锅吧。”
  “天这么热你吃火锅?说你没病你还真不给自己长脸。”二姨是一天不埋汰我都浑身不自在的主。
  “我就是想吃,今天我功劳最大,就得听我的。”我居功自傲的仰着头应答她。
  “真拿你没办法,好吧好吧,听你的。”二姨可能也是累坏了,今天出奇的让了步。
  车开了一会来到一家火锅店,“我的最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我们进了火锅店点了好大一桌子肉和菜开始吃了起来。
  “赶快吃吧,一会还得去你家,先把让尸体寄居的桌台给弄出来,然后去我那吧,明天一大早他就得醒了,你也免的来回折腾了。
  我回答到:“好的。”
  二姨吃到一半,放下碗筷叹气的说道:“唉……这等尸体活了以后也不知道怎么跟他家里人解释,你说说这么大一个活人一点呼吸都没有,谁能理解呢。”
  听她这些担忧也确实让人头疼。
  想了一会说:“送她去医院,让医生鉴定死亡,然后在台回家,在让他家里人亲眼看到他醒来,知道他又活了只是短暂的休克就行了。”
  二姨摇摇头说:“还是不行,医生看到他这一身的伤一定会有警察参与,只要一鉴定就知道他的死亡时间,你看谁死亡2天了还能说是休克活过来的?在说你认为他的死亡方式是我们说弄回家就能弄回的吗?”
  想想也是,还是二姨心思缜密。
  我们都边吃边思考着,好半天谁也没有说话
  突然我开口了“不然,我们压根就不让别人知道他受伤的事,就说他昨天喝多了,去了同学家住的,然后让他找一些借口能少回家就少回家,也不近距离跟他家人接触,时间长了就直接让他跟家里说去外地工作,不回家就行了呗。”
  二姨听完我这话,勉强的点点头“只能这样了。”
  我们加快了吃饭的速度,待会还有不少事要做呢。
  吃完饭,跟二姨回到了我家,在侧卧收拾出一个空桌子,我们摆好骨灰盒在牌位上写了灵魂的名字和八字,还需要尸体的名字和八字,不过八字要等他活过来去问家里人了。
  东西都弄好了以后我就跟二姨回到了她家,都已经下午4点多了,在她家洗了个澡,吃了晚饭就准备睡觉,我们都累坏了,躺到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上一篇:第五章 :仪式开始 下一篇:第七章 :活尸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