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蛊物男友

作者:手心的盆

  我叫钱心妍,家住辽宁,老妈是个全职太太,老爸是一个小包工头,我呢在一家房地产担任出纳一职,每天过着早8晚5的单调生活,不过我还有一个特殊身份,那就是驱魔继承人,这个身份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很多惊喜和刺激,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是人看不到的东西,更有一些特殊而又神秘的人群,也许就在你身边,只是你尚未发现……。
  嘀铃铃铃铃……我被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看了下时间,已经是半夜2点多,奇怪这个时候会是谁呢?
  “喂,谁啊?”我挣扎了好一会才沙哑的接起电话。
  “你个死丫头,给你打手机你怎么就是不接呢?”
  二姨跟泼妇是的破口大骂着。
  “哦,是二姨啊,我睡觉的时候手机都是静音的,没听见啊,怎么了?这么晚有事么?”
  本来我是有起床气的,但面对凶悍的二姨,我就像个乖娃娃是的。
  “废话,大半夜的找你肯定是有事了,难道找你玩啊?听好了,现在立刻来我家一趟,有重要的事,先不跟你说了,我还要收拾一些东西,你赶快过来吧。”
  还没等我开口问,二姨又扯着嗓子喊道。
  “别问为什么,赶快来,来了就知道了。”
  看来是有很重要的事了,我连脸都没洗就跑了出去,刚一出门发现,我了个去,我还没有来得及换下睡衣呢,这一身卡哇伊的大睡衣,跟变态是的跑了出来,绝对能萌死几个,不管了来不及了,反正也是半夜没有人,所幸掏出钥匙开着车就走了,半夜幸好车少,不一会就开到二姨家楼下了,刚进楼栋发现怎么楼梯间刚刚被清洗过呢?奇怪,大半夜是谁这么悠闲出来打扫卫生?心里还在想到底是哪个奇葩呢,到了二姨家门口,这时候才发现,清洗的痕迹只到二姨家,在也没有往上清洗,到底怎么回事呢?
  咚咚咚咚咚咚,敲了几下门过了好一会竟然没人开,我好奇的把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下,突然门开了,咣当一声,这一下可到好,门直接撞到我的脸上,我捂着脸刚想埋怨,看到二姨站在门口,披头散发,本身就有点胖的她今天穿了件宽敞的睡衣,显得格外臃肿,她气汹汹的掐着腰对我说:“你个死丫崽子,光知道敲门,也不喊一声,一点动静没有我知道你是谁么,这要是在平时你不出声的敲门,我连理都不理,这也就是我喊你过来的知道是你。”
  “知道是我你还不痛快的开门。”我话音还没落,二姨一把拉住我,我本身就有点瘦,她抓我就像抓小鸡崽子是的,被她跟头把式的拖进了屋里。
  “快过来看。”二姨神神秘秘的示意着。
  “什么啊,神神叨叨的。”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我的个天啊,床上竟然有个帅哥躺在那,大概能有175左右,白白的皮肤让多少女生羡慕嫉妒恨呢,精致的五官,看起来斯斯文文的,也就二十四五左右。
  “怎么二姨?这谁家的孩子啊?大半夜的这是被你怎么了?”我坏笑的看着她。
  我能想到的绝对是少儿不宜的事情。
  “想什么呢,你看仔细了,那是一具尸体。”二姨很严肃的回答着。
  “什么?尸体?”我上前几步,走到床前仔细打量着,确实,身体已经凉了,而且身上还有很多血。
  我完全被这场面给惊呆了。

上一篇:完结感言 下一篇:第二章 :尸体的来历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