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蛊王

作者:织雨

  张少师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怂的时候,不就是给个女人表白嘛,不就是说句我爱你嘛,为什么会如此地难呢?
  以前他对无数的女人说过我爱你这句话,但都是因为没有付出真心,所以那句话说得很容易也很频繁,此时此刻,张少师才明白,原来这句话是如此地沉重。151+看书网言情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小芙都已经婉转拒绝张少师了,他还那么义正词严地给她表白,那一句我爱你,着实吓着了她。
  她望着闭着眼睛的张少师,一阵难受:“对不起,少师,我当你是朋友。”
  虽然拒绝的话很是残忍,也十分地伤人,但是她不得不说,不和张少师划分界限的话,她会觉得他们两个人都会难受。
  张少师缓缓地张开了眼睛,看了一眼玫瑰,然后再看了一眼满脸写着歉意的小芙,随即,他的嘴角挂上了笑容。
  他呵呵地干笑了两声,如同是做错了什么天大的事儿一般,慌乱地转身:“那个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出门的时候,没有看见门槛,被重重地绊了一下,忍受不了疼痛,张少师啊了一下。
  小芙奔跑了过去,将他搀扶住,关切地问:“撞着哪里了?”
  刚刚的窘迫,让张少师只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所以他快速地挣脱小芙,张荒而逃。
  看着张少师在阳光下跌跌撞撞的身影,小芙的嘴角挂上了笑容,爱情多么让人渴望而又让人惧怕靠近的情感,她这个魂魄是不会再拥有了的吧。
  天渐渐地黑了,六神没有再来找过小芙,小芙突然间就觉得十分地无聊。
  漆黑的夜色当中,她坐在桌前,目光愣怔地盯着面前的玫瑰。
  突然间就觉得一阵眩晕,有个声音在她的耳边不停地对她命令:“乔小芙,跟我走,跟我走,跟我走……”
  那声音不停地在重复着,小芙到底是谁在对她说话,她感觉自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缓缓地站起身来,然后她迈动着脚步缓缓地就往房门口的方向走了出去。
  她看见自己的面前有一根鲜红的红线,那根红线就像是指路标一般,长长地在道路上延伸着,那个命令着她的声音依然在她的耳边冲她吩咐:“跟我走,跟我走,跟我走……”
  漆黑的夜色当中,她就那么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跟随者红线缓缓往前。
  耳畔传来唐钧儒的声音:“小芙,你去哪里?”
  小芙偏过头去,望着对自己微笑的唐钧儒,她动了动嘴唇,想要对他说话,却一个字也都说不出来。
  她的脚步依然在不停使唤地往前走着,一步一步又一步。
  唐钧儒疑惑地看着小芙的背影,他甚是不解小芙为什么不理解他,但很快他就又想通了,她一定是在为着那天的事情而觉得生气,所以,他颓败地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往和小芙相反的方向折返了过去。
  小芙不停地在往前走着,她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找她,那红线一直延伸着进了寨子里面,她在月光下,看着自己的影子拉扯地长长的,拖出了一抹悲伤。
  她的脚步不停地在往前,停不下来,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寨子里面很安静,似乎所有的人都就寝了,窗户紧闭,没有一点儿的光亮,只有月亮照耀着不太宽敞的小路。
  小芙的脚步终于停下来了,她看见有个人拿着一支鲜红的蜡烛站在了她的面前,那个人,小芙不陌生。
  就是恨不得要将她处以火刑的幽梦,她动了动嘴唇,想要问幽梦为什么要让她来这里,但是她的嘴巴发不出一点儿的声音。
  “乔小芙。”幽梦冷冷地喊她的名字,冷冷地冲她说话:“我告诉你,在这苗王寨里,有你就不能够有我,有我就不能够有你。”
  小芙还想说些什么,但她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幽梦就用手中大红的蜡烛点燃了那根悬在空中的红线。
  红线的一头在幽梦的方向,另一头在小芙的面前,蜡烛火焰快速地燃烧着,瞬间冲着小芙而来。
  无法动弹的小芙,被火焰灼痛地头晕目眩,她看见一只金色的像是蚕蛹一般的东西从炽热的火焰当中爬了出来,那蛊快速地冲小芙爬来,咬住了她的手指。
  瞬间她的手指鲜血直冒,就像是血液要从她的身体当中流光一般,她看见那只本来是金色的蚕蛹,瞬间就变成了鲜红色,鲜红如血。

上一篇:第025章 疏离 下一篇:第027章 喝血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