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迷迷糊糊之间,杨真慢慢清醒了起来。Mianhuatang.他想活动活动下身子,可是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便在他的全身传了出来。又休息了有一分钟,全身的疼痛终于消失了不少,现在他至少可以坐起来了,做起来后,他睁开眼看了看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刚才手中的火把摔到哪里去了。
  忽然之间,杨真想起来了在兜中还有个火折子。于是他便翻了翻兜,可是怎么翻也不见有什么东西出来。别说什么火折子了,就连个大钢镚都没有。“这下子完了”杨真拍了自己都脑门一下,郁闷的自言自语道。也许是在大树藤把他拉到了裂缝下的时候掉没了。一想到了大树藤,杨真就立刻想到了吕刀疤,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到底是死是活?可是四周乌起嘛黑的什么也看不见,想找到他恐怕比登天还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找到火种,把四周照亮。
  可是他那手中的火把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但杨真又仔细的想了想,其实那火把不可能丢得太远,因为在活树藤拉他下来的时候他的手中还紧紧的攥着,摔倒裂谷地下时,他才被摔得一时脱手,将火把扔了出去。想到这,杨真感觉到有了希望。他连忙爬起身,半跪着在地上摸索着,摸了半天,也不见一个与火把的形状相似的物件。就当他快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杨真摸到了一个长长的,摸上去很粗糙的长物,长度与火把的一样。杨真还以为是火把,便连忙掏出火廉便要将它引燃,可是他刚将那长物放到眼前,用火廉一照,便看见了那是个什么东西,
  透过火镰的光,杨真看到,那长物并不是火把,而是一根人的大腿骨,只是长度碰巧与火把的长度相似罢了。一看是个人骨头,杨真连忙将那东西扔了出去,使劲的将手往身上蹭,口中大骂道:“妈了个哎比吸低的,摸到死人骨头了,真他娘的晦气。”
  杨真又看了看那被扔出去的骨头,心中不是滋味,可是他再也不想碰那东西了,便没有去管它。应有尽有。
  走了不久,还可以发现这下面有不少的死人骨头,在杨真掉下来的地方,到现在杨真走的地方,杨真已经发现了四五具骨头架子了,平均每走一百米就能看到一两具。看样子,这些个骨头架子好像是来这里陪葬的仆人,不然就是修建成都王陵寝的工人,当他们把陵寝建好了之后,成都王那王八蛋操得东西就将工人杀死在这个裂谷中。不过这也只是杨真的猜想。
  又走了一段路程,依旧没少看见成堆成堆的人骨头架子。这下子杨真有点不耐烦了,自言自语的埋怨老天爷道:“我说老天爷啊!你是不是在成心和我作对啊?这一路上走过来,要找的人没看见,倒是竟让我看到死人了。我求求你行不行?快让我找到吕刀疤吧!我真的不想再受罪了。”杨真说的好像要跟崩溃了似的,老天爷也没有给他个动静。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便又继续朝前走了去。可是到了杨真现在走的路段后,杨真竟然感觉到了有一丝微风轻吹的感觉。他还以为是幻觉,便使劲的拧了自己的脸一把,可是一阵疼痛告诉了他这并不是幻觉,而是真的。杨真再次停下了脚步,仔细得想道:“为什么这古墓的深处会有风呢?一般的古墓大多都是封闭的,就连空气都很难进来,而这里竟然吹着丝丝的微风。难道前面是古墓的出口?”可是杨真又转念一想,这绝对不可能。因为成都王建造古墓是很严格的,他是非常的相信天人合一,风水命理这一说的。他不可能把自己的古墓挖个口,让墓气流出去,到那时候,这个双龙戏水穴就和一块普通的土地没区别了。
  但是这里真的有风吹来啊!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杨真想得头都快大了。索性便不去再想了。他决定朝前走,不管前面有什么。以来能找到吕刀疤,而来看看这风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吹过来了。抱着坚定地决心,杨真便又开始阔步前行,可越往前走,那风就越来越大。甚至大的都能将裂谷下的尘土吹得四处飞扬。杨真怕让尘土迷了双眼。赶紧用一手挡住了眼睛,只露出一点的小缝隙看路,而另一只手举着火把。
  那风将杨真吹得已经寸步难行,火把变得忽明忽暗,有可能随时会灭,可是想走出这个裂谷就只有这一条路,如果不走的话,就只能困死在这里了,杨真想自己死不死不是问题,但是自己要是死了,红月就得守一辈子活寡。为了红月,杨真的内心坚强的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不过前路多么的难走,为了红月,也得熬过去。”他相信过了这阵风,就不会有事了。

上一篇:第65章 地狱十劫,大裂沟下的活树藤 下一篇:第67章 躲过危机“古墓剑树”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