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几人听着这妖邪无比的丧音,清醒的大脑逐渐开始变得一片空白,意识一下子变得模模糊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人就如同睡着觉被人刚刚叫醒了一样。
  这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几人的脑袋在忽然间嗡嗡作响,一阵昏天暗地的感觉扑面袭来,几人只觉得头部像是要裂开的疼。几人不吃疼,一个个都捂住了脑袋,趴在地上,痛苦的打滚,疯叫着。也不去管什么乐尸不乐尸的了。
  杨真的身体痛苦,可是内心却是完全清醒的。在心中,他自言自语的想道:“难道我堂堂的摸金门斗大掌门杨真就要葬送在这破烂的古墓中了吗?不对,我不能死,如果我死了,红月怎么办?整个摸金门怎么办?我不能死,为了他们,我一定要活下去!”就是这种顽强的精神,把杨真在头痛的痛苦中拉了出来,杨真睁开眼,看了看趴在地上正在打滚的几人,眼里充满了激愤。几个大老爷们,都可以说是人中龙凤。既能让那区区的乐尸玩弄于鼓掌之间?杨真忍住疼痛,艰难的在地上趴了起来,先跑到了闹得最凶的刘天寿身前,骑到他身上,便是两个大嘴巴子。还在疼痛之中煎熬的刘天寿瞬间便被杨真的两个嘴巴抽的清醒了。
  杨真对着刘天寿气愤的大喊道:“你看看你还像个老爷们的样子吗?区区的一点小疼痛,就把你痛苦成这个样子,要是把你的胳膊腿卸了一个,你还不得死了啊?”刘天寿捂着头,痛苦的说道:“我也不想这么落魄啊!这唢呐的声音简直太邪了,我的头就跟要爆炸了一样,痛不欲生啊!”杨真听了刘天寿的话,脸立刻就阴了下来。只听他阴笑了一声,说道:“这好办,只要我把你的头砍下来,你不就不用受这么大的罪了?”刘天寿一听,立刻就吓得两腿发软,后背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他一边看着杨真那阴狠得脸,一边害怕的问杨真道:“什么?你说什么?杨帮主,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啊,你快去把其他人都叫醒,我没有事了,用不着管我。”杨真呵呵一笑,咬牙切齿的说道:“我没有开玩笑,现在我就让你在痛苦中解脱。”说着,杨真便在抽出了量山尺,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刘天寿的头带着一股鲜血便飞了出去。
  杨真站起身,捡起刘天寿的头颅,放在自己的眼前,伸出舌头添了一口刘天寿颈部滴下来的鲜血,便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根本就不是杨真了。
  这发生的一切全被一旁半睁着眼的石天横看在眼里,石天横见杨真这个样子,第一个念头就是杨真中邪了。他坚信现在的杨真已经不是杨真了,真正的杨真此时已经被鬼怪吸去了精元死去了。眼前的杨真只不过是个躯壳罢了。想着想着,石天横慢慢的站了起来。背对着他的杨真根本就没有发现石天横已经站了起来。依旧在那举着刘天寿的头颅,咯咯咯咯的发笑,此时,石天横忍着剧烈的头痛,端起了挎在后背的冲锋枪,对准了杨真的后背,发出了一阵怪笑。杨真听见了笑声,立刻将头转了过去,他看到石天横举着枪,枪口正对着自己,心里咯噔一下,可是此时已晚,在杨真转过头的同时,石天横瞬间便扣动了扳机。
  一阵突突突突的声音在石天横手中的冲锋枪里传了出来,响了三十几声后,终于,枪声消失了,又是那恐怖的唢呐声敲开了天际。石天横手中的枪,枪口上还冒着烟,再看杨真,他的肚子已经被打穿了,四周的皮肉被打得稀巴烂,全部都往外翻了出来。杨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又看看石天横,忽然之间,又咯咯咯咯的邪笑了起来。可是刚笑道一半,手中的量山尺,与刘天寿的头颅同时掉在了地上,而他自己也变得面如死灰,咣当的一声,躺在了地上。
  石天横这时候已经感觉不到了头痛,一股巨大的压力已经占据了这种痛苦,他放下枪,颤抖着四肢,慢慢的朝着杨真的尸体走了过去,当走到了杨真的身前,石天横看到了杨真的脸时,一阵惊恐立刻传遍了他的全身。此时杨真的脸已经变得扭曲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没有瞳仁,就只剩下了一层白色的眼白。而那嘴确不是痛苦的,而是在笑,一种说不出来,但是极其恐怖的笑,杨真的嘴唇已经发紫,嘴笑的都已经咧到了腮。乍一看,嘴唇上就好似涂了口红。石天横看着眼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杨真,害怕极了,便惊恐的往后面退,可是刚走一步,正在这时,杨真笔直的身子突然间便站了起来,大腿根本就没有回弯,这个动作几乎就是在一瞬间完成的,由于杨真的速度太快,石天横没有及时缓过神,一把便被杨真紧紧地扣住了脖子。

上一篇:第63章 恐怖的丧音,移形走影 下一篇:第65章 地狱十劫,大裂沟下的活树藤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