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杨真点了点头,拉住了红月的手,与红月走在最前,此时也许是杨真感觉到最幸福的一刻,可以牵着自己心中的另一半的手,一起在这些惊险的地方出生入死,都说一对有情人,不度过一些困难是不会明白什么叫做真爱的。只有那他们去磨练,去经历,才会明白什么是真爱,谁人说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依我看,这只是一种屁话。
  好了,话归原题。
  杨真等人又顺着石阶往下走了很长时间,终于看到了头,期间也发现了不少的《地狱变相图》可是这些壁画几人都看了,也没啥新鲜。所以几人便没有去理壁画,只是径直的朝前面走去。现在好了,辛辛苦苦的走了那么多石阶路,现在终于又可以走平整的青砖路了。
  这石阶的终点又是一道墓门,高约三米半,宽约两米,墓门的两扇紧紧的闭合着,仔细一看,上面雕着彩画,门上的画中深刻形象的描绘了一个与秦始皇长的非常相似的一个人,身穿龙袍,头戴龙冠。一脸严肃端庄的坐在一把龙椅之上,椅前是一方龙图案桌,上面放着各种文书案件,他的左侧是一判官,判官左手持书,右手持笔。做书写状。右侧便是黑白无常。身后站了两个青面獠牙,身披兽皮的鬼刹。龙图案下是一群小人,看着就和蚂蚁大小。他们都排着队,站在一朵长长地云彩上,一个接着一个在一块一人多高的大镜子前照来照去。
  杨真一看这画,好似想起了什么,便说道:“这不是孽镜台吗?”石天横看了,也说道:“是啊,这不就是那壁画上描绘的那个大镜子吗?”看到这个,杨真什么都明白了,说:“好了,我们到了。打开这个门,里面就是十殿阎罗的第一殿,秦广王的地盘了。”这时候锦秀怀疑的问道:“你就这么肯定?万一里面什么也没有呢?”杨真呵呵一笑,解释道:“姐姐,你没有听我刚才给你们讲的十殿阎罗吗?第一冥殿,秦广王,主司便是这孽镜台。Mianhuatang.凡一切凡间刚死的鬼魂,被勾魂鬼刹带到地府后,通过鬼门关,交了通行证后,便直接由罗刹押解到孽镜台,在这镜子中鬼魂可以照到自己在刚出生到死后所犯下的一切罪恶,故名为孽镜台。所以也有孽镜台前无好人之说。就是因为这个。”
  听了杨真的解释,锦秀便也明白了不少,于是便又问杨真道:“那么我们进去后,也能来到这个孽镜台前吗?”杨真摇摇头,说道:“这个不好说,就算这里是按照地府的规格建造的,可再怎么说也是个赝品,也是假货,里面的东西不可能和真正地府里的一样。敢问普天之下,哪会有能照出自己的一声的镜子呢?就算有,也轮不到他成都王得到啊。成都王只是一个藩王,不可能得到那样的宝物的。”
  杨真说完后,锦秀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她很想在这孽镜台前照一照,看看自己活到现在都犯下了什么罪过。顺便看看她以后会怎么样。可听了杨真说里边不可能会有这种宝物,俊俏的粉脸蛋立刻就拉了下来。吕刀疤和刘天寿二人则就想着如果真有这东西,把它带出去一定能买个好价钱。想到这,心中早就萌动了。但听了杨真的话后,两人的计划便破灭了。为了保证自己堂主的面子,尽管心中再有百个失落,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呆在原地,不说话。待几人走上前去推门,两人便如同行尸走肉般走上前去帮忙。
  还好,这次大门很顺利的就打开了。并不存在着什么机关暗门。几人同时咽了口吐沫,心跳加速,慢慢的踏进了墓门内,一阵压迫感瞬间便随着无尽的黑暗向几人扑了过来。 ……
  几人现在只能看清楚火把照明范围以内的事物,可是照四周的黑暗度来判断,这个地方非常的大,石天横立刻便被吸引住了,他在兜中掏出了一个火折子,点燃后便用力的朝前抛去,只听火折子发出了刺啦的一声,便把整个黑暗的空间照亮了。通过火折子的照耀才发现,眼前的景象,就和壁画上和墓门上描绘的一模一样,只是现在几人眼前的并不是画,而是真正的秦广王的阎罗殿。
  这是一间巨大的地下冥殿,大小得有三百多平米。几人的前面是一层石台阶,石台阶上面刻着云彩。台阶通向离几人有几米高的地方,由于地势太高,几人也没有看见,上面是什么。为了能赶在火折子熄灭前看到上面的情形,几人便小跑着冲上了石台阶。没过几秒钟,几人便跑到了上面。与此同时,明亮的火折子,噗的一下便熄灭了。杨真眼尖,好像看到了什么,便不解的咦了一声,说道:“怎么是长明灯?”话落,杨真便在吕刀疤手中要过火把,走到自己刚才看到的地方,一个半米高的灯托此时赫然呈现在杨真面前。

上一篇:第61章 古墓中的地府,十殿阎罗 下一篇:第63章 恐怖的丧音,移形走影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