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那龙头棺椁椁盖最顶端中间镶着一尊足有半个棺椁大小的黄颜色金属雕刻成的龙头,紧接龙脑处是刻在棺椁上得龙身。紧紧缠2绕着整个棺椁。那被刻进去的凹槽里灌满了金黄的液体,在远处看上去,就仿佛真的是一条金光闪闪的神龙缠在棺椁上。
  石天横看着那金光闪耀的龙头,慢慢走上前去,半躬下身照着龙鼻子就是一口。过后,龙鼻被咬处一排深深地牙印赫然出现在了几人的眼前。石天横一看牙印,高兴地一高蹦起,险些摔倒地上。脸上露出了贪婪的笑容,说道:“黄金,真的是黄金做得。老杨!和尚。我们发啦!哈哈哈哈哈哈!”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果真没错。贪婪的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不惜一切代价去弄。最后还是落的个两败俱伤。石施主你又何必为一块大黄金而疯狂呢?你已经有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金钱,难道你还不知足吗?”喀颜桑巴隐隐带些劝告的说道。
  “和尚,你懂个什么?敢向你已经看破红尘,视金钱如粪土了。可是你知道人的贪欲是永远也满足不了的吗?”杨真听了喀颜桑巴的话心中顿时豁然开朗,当即骂石天横道:“老石,你也太不知羞耻了。(www.MianHuaTang. 棉、花‘糖’小‘说’)难道你们发丘门斗世世代代倒出的古物换成的钱都落到你手里,你还不知足?快醒醒吧,不要执迷不悟了。就算我们答应你带走金龙头,你又怎么把它运出去呢?”
  石天横愤怒的表情显然是没有听进去喀颜桑巴和杨真的话。他冷哼了一声,说道:“******,这你管不着老子。老子自有办法运出去。不是我说老杨,这么大块的金子你就一点都不为之动容吗?要是能卖了它,肯定又能赚来一大笔钱。”杨真点头说道:“是,我开始也动过心。可是我听了喀颜桑巴的话后,我顿时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杨真回答道:“做人的,干什么事都不能太贪心的。这样只会给自己带上迷途,最后还是要落得个家破人亡。只要有我们足够用得东西,那还要让它在多谢干什么?这样只会招来灾祸。听我一句劝,快快回来,不要靠近龙头。”
  石天横呵呵一笑,轻蔑地说道:“老杨你就不感觉你说的全是废话嘛?什么我都可以听你的,唯独折件事不行。”说着,石天横便抬起双手,猛的抓住龙头。企图想要用他如牛的力气拔下龙头。喀颜桑巴和杨真看的历历在目,他们有什么办法?面对现在完全变了一个性格的石天横,他们只好选择沉默。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事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喀颜桑巴又吟起了这首伤感而又有着很大启迪的诗句。眼看着石天横一点一点的将金龙搞得活动了起来,两人心中哀叹,哀叹石天横变的是如此贪婪。
  正在这时,危险发生了。对于这个危险是好是坏,杨真也说不清楚。就是这个危险的发生,使以前石天横又活了过来。
  那龙头活动了两下之后,忽然天旋地转。刹一看,那金龙头眼中竟然冒出了深红色的光亮直直的照在了石天横举着的火把上,把火把映成了红色。而穿过火光的红光直奔石室墙上奔去。只见那墙刚被照到,立刻就溶出了一个黑黑的圆洞。石天横见势不妙,转身便逃。可是在这时那龙头的眼睛竟然转向了石天横,就像有了生命一般。还未等石天横跑出几步,那红光就朝石天横射了过去。
  喀颜桑巴见事情有些不对,立刻回过神,在包中取出了一面刻有佛经的精致小镜,一蹬腿,一颗跳到了石天横的后面,挡住了石天横。然后以飞快的速度举起小镜将金龙射出的红光反射了回去。直接打在了金龙头上。一个圆形洞又出现在了几人面前。而且还能在洞中看到棺椁的另一边。
  石天横搽了把头上的汗,看看喀颜桑巴和一旁惊出冷汗的杨真,慢慢后悔的低下了头。小声说道:“二位,我对不住兄弟们了。如果不是我一时贪心,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危险了。”喀颜桑巴双手合十,说道:“不错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现在知道我说的话的意思了吧?”石天横点了点头,看看杨真。慢慢的,几人笑了。
  经过刚才的危险,几人已经对金龙头无动于衷了。现在他们又研究起了棺椁。
  “照棺椁的款式来看,其主人定是个武官。而且决不低于将军级别的。”杨真说道。
  石天横敲了敲棺椁,棺椁发出了“噔噔”的响声。石天横拍了拍手,说道:“棺椁共分三层,其外是大理石,中央是乌金,最里为柳木。怎么样?开不开棺”杨真看看喀颜桑巴,点了点头说道:“开!”话罢,便掏出撬棍开始和石天横一起撬。五分钟,十分钟。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经过几人的努力地第一层石椁盖终于被打开。紧接着第二层和第三层金椁盖和木椁盖也被打开。又一口漆黑的大棺材出现在了几人面前。

上一篇:第36章 龙头大椁 下一篇:第38章 妖骨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