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二人听杨真这么一说,都绷紧了心弦。“没想到那个传说是真的。”石天横颤颤的说道。
  这时杨真后悔的叹了口气,说:“真是好奇害死猫啊!要是早知道是寒尸而不是普通僵尸的话,我们就摸过去了。现在想想自己真是贱。吃饱了撑的非要开这竖葬棺。”喀颜桑巴拍了拍杨真的肩膀,说:“好了好了,别在自责了,既然开都开了,现在想你不觉得晚吗?还是称他没有尸起的时候尽快解决它吧!”杨真想了想后点点头答应了。紧接着就叫石天横准备好家伙。石天横拔出后背的尸魂夺正蓄势待发,杨真却在挎包中乱翻。
  过了一会,见杨真在挎包中掏出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什么糯米,朱砂,镇尸符,童子尿和墨斗线。石天横看了看,甚是不懂。便说道:“老杨,你要干什么?难道你要卖日杂吗?把这些破烂拿出来干什么?”杨真白了石天横一眼,说道:“你懂什么?这些全都是镇尸必不可少的东西,缺一不可。不然连大罗神仙来就都不管用了。你小子是没见过大市面不?连这个都不知道!”石天横一拍脑门,大呼了一声“哦”!接着便说:“我想起来了,这是茅山祝尤科镇尸术中的镇尸法!”杨真点点头说:“嗯!你小子也不傻啊!”石天横挠了挠后脑,嘿嘿傻乐了起来。
  再看喀颜桑巴这边,他也和杨真一样。在他那包中掏出了金刚经,金刚杵,大佛珠,金刚印,菩提根和一尊释迦牟尼金像。石天横又犯傻了,不知为何。可是经过上次杨真的教训,石天横学精了。没有问喀颜桑巴。当他两人准备好一切时,石天横自知的躲到了一旁,仔细看着两人是怎么样对付僵尸的。
  杨真和喀颜桑巴对视着点了点头表示准备好了。之后杨真把朱砂和童子尿双双倒在了寒尸的头上,又用糯米蒙住了寒尸的眼睛。把镇尸符贴在了寒尸的天灵上。最后才拉出墨线,在寒尸身上缠了起来。利用杨真缠尸的时间,喀颜桑巴也走上前,把金像摆在寒尸的棺头上,用金刚经的残页把寒尸的身上贴的满满的。然后又把金刚杵插在僵尸的头顶上,把大佛珠又塞进了它的眼眶里。最后再用金刚印在它的脸上盖了个曼陀罗佛印。当两人完事后,这时的寒尸以不成了样子,全身被墨线围成了一个红红的茧状物。满头都是废纸。
  两人看见寒尸被捆成了虫蛹,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可两人并没敢放松,因为法事还没有全部做完。待那寒尸还没有尸起,两人连忙退后两步。喀颜桑巴双手合十,杨真中食指合璧。两人什么也没有说,便各自念着门派的咒语。“般若波罗蜜”话落,只见那寒尸身上的法具一应俱全。齐齐的在寒尸身上燃起了火红的火焰。两人见法具生效了,面面相窥笑了笑。
  石天横这时跑了过来,说:“没想到这寒尸只是虚有其表。传说中那么厉害,可现在还不是被三味真火烧着?”正当几人洋洋得意时,危险再次来临了。只听在寒尸的棺中发出了“啊呼”的一声怪吼,原本还在寒尸身上燃烧着三味真火竟悄无声息的熄灭了。几人见到了这幕,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心中齐齐惊呼不妙。没想到那具寒尸会有如此道行,连能烧尽天下恶鬼的三味真火都不怕。“寒尸?”三人这时才纳过闷。都说是寒尸,肯定是有水份的。一旦有了水份又怎么会怕火呢?
  杨真苦笑了一声,说道:“妈了个哎逼吸低的,真是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忙活了老半天,竟然没有想到寒尸是不怕火的。”喀颜桑巴点了点头,说道:“贫僧又何尝不是呢?本以为三味真火能烧溶一切,可没想到的是这寒尸竟然不怕。”他说到这重重的叹了口气,接着又说:“唉……不管怎么说,还是我们小看了这寒尸。三味真火本身就不是一般的火焰,可那寒尸体内的寒气也不可能是一般的寒气。”杨真点了点头道:“嗯!我看寒尸身上的寒气刺骨,还有股臭豆豉的味道。道家有云“无形之气,难以分辨。此物常散发酱卤豆蔻之气味。统称阴气。”我看这寒尸的寒气中还有大量的阴气混在其中。”
  石天横这时走上前岔开了两人的话题。然后说道:“你们两位也别再谈什么道家大论了,眼下还是先除了这个寒尸最为重要。有这时间,还不如想想怎么结果了它。”杨真和喀颜桑巴面面相窥,同时点头。
  杨真对石天横说:“现在也没什么法具可以对付得了它了,唯一只能以命相搏。你手中的尸魂夺也不知道还管不管用?”石天横摸了摸手中的尸魂夺,笑着说:“尸魂夺本来就是镇尸用得,怎么会没用呢?你放心吧老杨,等到那家伙活过来时,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杨真拍了拍石天横的肩膀,欣慰地说道:“好兄弟,等会定是一场恶战。我们只能个保个的,你要小心了。眼下也没什么东西能暂时压住它,只能等寒尸醒来我们与它正面交锋。”石天横也拍了拍杨真的肩膀,笑着说:“我是很相信我手中这东西的啊!你不用管我。”

上一篇:第33章 竖葬棺的典故 下一篇:第35章 终灭寒尸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