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良久,杨真摸了摸昏昏沉沉的头醒了过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Mianhuatang.当他半睁开眼睛时却只看见了一片漆黑。他伸出双手,用力的支撑在地上,将半个身子撑了起来。看到四周黑黑一片,杨真的心也不免的慌了起来。只觉得阵阵压抑之情涌上心头,煞是难受。
  杨真揉了揉眼睛,冲着四周无力的喊道:“老石……老颜……你们在这里吗?”可是连连叫了好几声也不见有人回答。杨真低下头,叹了口气。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唉!我看他们是凶多吉少了。没想到刚刚还是好好的两个兄弟,可是现在却物是人非了。”正说着,双眼竟不由自主的留下了眼泪。正在杨真伤心到极点的时候,只听他身旁发出哦的一声低吼。杨真见状不好,心想定是那些降头尸。转眼间已将口鼻蒙住了。尽量不让人气外泄,以免让僵尸发现。
  可是杨真显然多心了,当他的警惕心还未落下,他的旁边便传来一阵说话声。仔细一听,果然是石天横。只听石天横说道:“老杨……老杨……你在哪里?你醒了吗?”听到了石天横的说话声就证明石天横还活着。杨真心中一阵激动,接着,便说道:“老石,我在这里。”话落,便伸手向石天横说话的地方摸索了过去。不一会,杨真便摸到了一个有弹性的东西。杨真一把拽住,激动的大喊道:“老石,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正说着,只见四周一阵绿光冒出。强光照的四周大亮。刚在黑夜中还未适应过来的杨真被照的紧闭上了眼睛。石天横拍了拍杨真,对他说道:“老杨,你睁眼看看我。”杨真听了这话,不由得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幕时,险些将他吓得再次晕倒。眼前的人哪是什么石天横?根本就是一具没有了血肉的枯骨。牙齿正在一张一合的冲着杨真说话。
  杨真一惊,条件反射般的拥开了枯骨,迅速的躲到了一旁。只听那枯骨沙哑的说道:“老杨,你刚才不是说你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我了吗?要么你也来陪我吧。这样的话我们两兄弟就又能聚到一起了。”说话的声音煞是恐怖,就这一句话听得杨真汗毛根根竖立。怕是很怕,但是杨真可是茅山的传人。对付游魂野鬼可是强项。只见他擦了把头上的汗,冲枯骨大喊道:“呸!何方妖孽?竟敢模仿我兄弟的声音来玩弄我。今天我就让你永不超生。”说着,便撤出量山尺向枯骨冲去。
  可哪知那枯骨不但没有惊怕,而且还镇定自若的狂笑了起来。伴着那狂笑声,杨真脑子里一片空白。渐渐的便闭上了眼睛。可是他心中实在想不通这是怎么了。随后又猛地睁开了眼。当他看到眼前的样子时,心中不免笑自己的愚蠢。杨真醒来第一眼便看见了可有古代图腾的墓室顶。这才知道原来刚才只是做梦。他摇了摇头,坐起了身左右看了看。只见石天横和喀颜桑巴一个在那里擦着发着煞气的尸魂夺,一个正悠闲地打着坐。石天横见杨真醒了,便连忙上前搀扶。杨真一看见石天横,心中不免想起了梦里石天横的模样。显然对他有些忌惮。还未等石天横扶起他,杨真便一甩胳膊挣开了石天横。见到这,石天横煞是不解。便问杨真道:“老杨,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杨真看看石天横,笑了笑说道:“哦!我没事,刚才只是做了个怪梦梦到你了。”
  “梦?还是怪梦?梦到我怎么了?”石天横打趣般的说道。
  听了石天横的话,杨真将计就计。随口说道:“梦到你变成了一个娘们儿,想要调戏我。”石天横听了煞是不爽,轻声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变态后便又回原位继续擦拭着尸魂夺。这时在一旁的喀颜桑巴自言自语了起来,说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事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有时候梦到的并不一定是真的,但有的时候会经历到自己梦到过的事情。梦到的就叫做“因”经历梦到过的就叫“果”两者合起来就是佛家常说的“因果”兄弟刚才就梦到了因。如果石天横真的西去了你也不要伤心。因为这就是因果。什么时候死,什么时候生,这都是天注定的因果报应。又因就有果,有过也并非又因。因果报应,天理循环。兄弟好自为之。”听了喀颜桑巴的一阵大道理,杨真好似明白了些什么。可一时间又不知从何下手。只是这些道理实在是太深奥了。杨真哈哈一乐,不屑的说道:“因果这东西我从来都不相信的。我只相信人定胜天。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是看你怎么去用它。”

上一篇:第31章 突如其来 下一篇:第33章 竖葬棺的典故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