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石天横见两人双双受了伤,连忙上前扶起二人。(www.MianHuaTang. 棉、花‘糖’小‘说’)接着便问杨真道:“老杨,你们没事吧?杨真捂着胸口咳了一阵,摇了摇头道:“没事,休息一会就没事了。”石天横哦了一声又问道:“那降咒破了吗?”杨真又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你问问老颜吧。”石天横点了点头。便又把头转向了喀颜桑巴。轻拍了拍喀颜桑巴的后背道:“和尚,你没事吧?”喀颜桑巴轻笑了一声,说道:“没事!。”石天横见二人都这样说,便放下了提二人担忧的心。可石天横这会是想问降咒的事。于是他便又问道:“和尚,那降咒你们破了吗?”喀颜桑巴点了点头说道:“嗯,破了。可是咱们暂时先不能再往里走了。必须在原地呆上一阵子。”石天横听了,不解的问:“呆上一阵子?为什么?”喀颜桑巴微微笑了笑,又解释道:“为了那条河。我们为了破这个降咒,都伤了元气。要是我们二人都没有事,以你和杨真的梯云纵再有我的一苇渡江还怕过不去这条尸河吗?可是我们二人现在都带了伤,别说飞了,就连往远了走走恐怕都难。”石天横一听,顿时慌了神。猛然摇头道:“不行,绝对不行。别说是在这呆上一阵子了,就算是让我呆上一分钟我也不愿意。”喀颜桑巴见石天横有些不愿意,便连忙劝道:“那还能怎么办?除非你以你一个人的力气把我们二人都带过去。”石天横哈哈一笑,说:“和尚你真会开玩笑,我哪有这么大的力气?”喀颜桑巴嗯了一声,说道:“除此之外,那就只有在原地呆一阵子,等我和杨真二人回复了元气再走了。”石天横想了想,见没有别的办法了。便也就点头依了喀颜桑巴。接着喀颜桑巴又说道:“你也不会闲着。这阴都中还不知有什么妖魔鬼怪,你在为我和杨真护一次法,以防在我们恢复元气时有鬼怪钻了空子害我们。我和杨真用推丹化气淤方法也许还会好的快点。”石天横二话没说,硬是点头答应了。就在这时,只听尸河中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几人顿时便被这声音吸引了,齐齐的朝尸河的方向看去。转眼间,只见尸河中飘出了一个接着一个的透明人形。这不是别的,正是被鬼王封在尸河中千百年的鬼魂。它们见有人破了封印,哪还能不称着这个机会逃出来早日投胎?喀颜桑巴和杨真看着这些向天上飘去的冤魂,心中顿时充满了一种助人为乐的快感。也许那无数的冤魂知道是眼前的人把他们救了,便也都朝着几人这面看。注视了很久很久。直到最后一个冤魂升上天空消失了,几人才回过神。
  喀颜桑巴高兴地一笑,行了个佛礼道:“无量寿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能把这些鬼魂放出来早日投胎,我们受点伤又算得了什么?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石天横这时说喀颜桑巴道:“行了和尚,你也别拽你那佛家大道理了。难道你忘了你和老杨的身上还带着伤呢吗?”喀颜桑巴听了石天横的话,顿时便觉得胸口一阵疼痛。于是便捂着胸口说道:“是呀!要不是你提醒我我还真忘了。”话落后,几人便再也没说什么。和破降咒时一样,石天横照样为二人护法。而二人在原地盘膝而坐,双掌相对。顿时两人的头上便都冒出了一阵白烟。也算皇天不负有心人。近一个小时后,两人的元气也终于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是想过这条河,那还是有些难。就在几人为此事愁眉不解时,只见那些尸河中的鬼魂有都自天上飞了下来。浩浩荡荡的在尸河的两岸边用自己的身体横搭起了一座万魂桥。
  几人看了心中为之感动,人们都说鬼分善恶,几人是碰上善鬼了。杨真和卡颜桑在地上站了起来,眼眶中已经湿润了。几人慢慢的走到那由无数魂魄搭成的大桥前,一时激动,不知说什么好了,这么稀奇的事情,喀颜桑巴先不说,杨真和石天横二人从来都没碰见过。从古至今,只听过牛郎织女相会,喜鹊给搭桥牵线,塑造了绝美的爱情,还没听过鬼魂为人搭桥呢!当几人怀着忐忑不安激动万分的心情踩着万魂搭成的桥过了岸时,几人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压抑之情,齐齐流下了泪。双膝跪地目送着那些鬼魂们再次远去。直到几人再也看不见那些鬼魂才愿意起来。当几人起来后,喀颜桑巴说道:“看,这就是助人为乐的好处。”杨真石天横齐齐点头回答道:“是啊!”杨真看了看天,说道:“我以前还以为鬼就是鬼,全部是会害人的。没想到今天我的所见所闻,会误判了我以前的想法。原来鬼之中也有知恩图报的。”石天横拍了拍杨真的肩膀,松了口气道:“好了,此事就让他告一段落吧。既然我们过了尸河,现在找到鬼王将它消灭才是真的。”喀颜桑巴和杨真听了也不无道理,于是,几人又摸索着朝罗刹阴都的深处走了去。

上一篇:第28章 尸河鬼上身 下一篇:第30章 降头尸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