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异冢

作者:青怨阴笛

  杨真石天横二人见了也不禁感叹罗刹阴都的宏伟高大。(www.MianHuaTang. 棉、花‘糖’小‘说’)只可惜它是邪魔的城堡,不然的话定会被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级城堡。几人本以为这罗刹阴都本是在阴龙谷的最深处,原来这最深处不是指最里面,而是指阴都在阴龙谷的地下面。果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么大的一座堡垒竟然盖在了地底下。这还不算什么,几人又往前走了走,到了护城河时,几人齐齐的冲下面望去。可说是深不见底。为了看的再清楚些,杨真在挎包中掏出了一张火折子。点燃后便扔了下去。借着火光,看到的一幕险些没将几人吓的掉进护城河里。只见那里面流满了黑乎乎油腻腻的黑水,而且水中还泡着成千上万的死人尸体。有的早已成了骨架,有的还未完全腐烂。一条条尺长的食尸蛆虫在尸骨上爬来爬去。煞是恶心。杨真和喀颜桑巴都是文质彬彬的人,见到这幕那还能忍得住?两人看了不到半分,便双双的蹲在地上吐了起来。只有石天横这位大老粗还能忍得住。愣愣的向河里看着。可是转眼之间事情就有所转变。石天横看着看着,竟双眼呆滞的向护城河的方向走了去。喀颜桑巴和杨真先还是有些不解,但是很快两人便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于是杨真连忙跑上前去在石天横还差一步便要走进河中的时候猛地一把便将他拽了回来。
  杨真眼还未来得及转过神时,石天横便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喀颜桑巴见没了危险,便也跑了过去。掰开石天横的上眼皮看了看,发现他的眼珠上部全部变成了绿色。杨真不知是何,便问喀颜桑巴道:“老石这是怎么了?”只听喀颜桑巴解释说:“中了降了。是西双版纳有名的鬼降。用咱们的话来说就是鬼上身。”杨真听了,梗了梗头,不解的自言自语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会的功夫就被鬼上身了?”喀颜桑巴见杨真还有些不明白,便又说道:“是那条护城河搞的鬼。还记得阴龙谷外的村庄常有人失踪的传说吗?”杨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接着喀颜桑巴又说:“河中的尸体便是那些失踪了的人。他们全被抓到阴都被做成了降尸。在加上他们死的都很冤很惨,所以河中的阴气很重。那些尸体的魂魄全被降咒封在了河上,只有找到替死的人他们才能投胎继续做人。不用说,石天横肯定是被河中尸体里其中一个鬼魂上了身,找他做替死鬼了。幸好你手疾眼快抓住了他,不然的话,定会出大叉子。”听了喀颜桑巴的解释,杨真才算明白。于是他便说道:“原来是这样,要真的是鬼上身这就好办了。”
  喀颜桑巴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我知道你学过中原茅山术。这是西双版纳的降术,茅山术是无法破解的。”杨真这时有些着急了,便问喀颜桑巴说:“那该怎么办?”喀颜桑巴轻笑了一声,说:“不必担心,就交给我好了。”杨真哦了一声,便把石天横推进了喀颜桑巴的怀中。喀颜桑巴不慌不忙,自法袋中掏出了两颗刻有释迦牟尼像的大佛珠,有桃核般大小。他二话不说,便将佛珠放在了石天横的双眼上。随后又掏出了一本佛教《金刚经》将第一页扯下来贴在了石天横的天灵上。接着,又把石天横的上衣解了开,用金漆毛笔在石天横的肚子上写了“唵吗呢叭咪吽”六字真言。然后又把大毛笔竖放在了石天横的肚脐上。不一会,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那毛笔没有人碰它,它竟自己转了起来。过了近两分钟,两人看见有一阵一阵的绿烟自石天横的肚脐中冒了出来。杨真指着绿烟问喀颜桑巴道:“那绿烟是什么?”喀颜桑巴说道:“是怨气。等到将这些怨气全部逼出来时石天横便会没事了。”杨真哦了一声,便不说话了。等了有一个时辰,石天横的手指动了一下。两人见了,连忙忙活了起来。石天横终于有反应了。
  两人还未忙活的过来,石天横在这时忽然便猛地坐了起来。嘴中喊道:“小姐!小姐不要走啊!”杨真知道他还未回过神,举起手便是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石天横的脸上。只见石天横颤了一下,回过了神。他也没有理杨真和喀颜桑巴二人。只是抬着头左看又望。好似在找什么。过了一会,石天横看了看二人。开口问道:“你看到那位小姐了吗?”杨真装作不解的说:“小姐,什么小姐?你******是被鬼迷了。还在这小他妈姐呢!”石天横听了,疑惑的问道:“被鬼迷了?老杨你开什么玩笑?刚才前面明明是有个小姐和咱们说话的。”杨真石天横还是这么冥顽不灵,便怒骂道:“妈了个哎逼吸低的!你他妈爱信不信吧!”石天横见杨真的表情不对,便又看了看喀颜桑巴。对他使了个眼色,问是不是真的。喀颜桑巴点了点头。石天横这才相信。于是便对杨真道:“对不起啊老杨,我还以为你跟我开玩笑呢。”杨真轻蔑的笑了一声,大声喊道:“我他妈吃饱了撑的?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哪还有心思开玩笑?”这时喀颜桑巴劝了劝杨真不要发火,待杨真火气消了,喀颜桑巴又问石天横道:“你刚才说那女鬼和咱们说话,她说什么了?”石天横眯上眼想了想,说:“她好象说让咱们赶快离开这。这不是生人来的地方。”

上一篇:第27章 梵天火雷 下一篇:第29章 万魂桥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