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遗蛊

作者:寒水如烟

  匆匆离开火车站,没有打电话,就准备给家里人一个惊喜,转了几趟车,辗转了许久直到中午饭的时候,才终于回到了乡下的老家。
  我家住在村子的边上,有一个半围着的院落,院子里种了些花草树木,那郁郁葱葱的样子,一下车,便远远的就能看见。
  “爷爷奶奶,老爸老妈,我回来了!”脚刚一踏进我家的院落,我便大声的叫嚷了起来。
  整个院子和房子里都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回应我,我家的房门也是虚掩着的,没有打开也没有关上,我一下就意识到了不对,直接加速冲向了房子。
  一把推开虚掩着的大门,堂屋里面乱糟糟的,凳子、扫帚、藤椅都倒在了地上,仿佛在堂屋曾经有人激烈的大战了一样,再往里面走,除了我的房间,其他我爸妈和我爷爷奶奶住的房间也是一样乱糟糟的,被子、枕头也是掉在地上。
  这明显就不对头,这根本就不是应该有的场景,我想象中的应该是爷爷奶奶坐在院子里晒太阳,我妈迎到了门口,边用手擦着围裙边向我打招呼,我爸则是坐在堂屋的凳子上看着报纸,抑或是抱着头享受惬意的时光。
  “肯定是三苗的那群混蛋!为什么!为什么都要和我过不去?我到底哪里惹你们了啊!”我站在大门口,一拳砸在大门上,仰天大吼,想把我的愤怒都发泄出来。
  也许是我的吼声太大了,惊动了周围的邻居,没过多久,就有人在我家的院门外探头探脑了,这些人一看是我回来了,再仔细看了看我的周围,好像是再确认有没有其他人在,过了一会,见确实只有我一个人,终于有人开始走上来了,慢慢地大家也都走过来了。
  “子轩,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就是前些天你爷爷他们好好的就突然就消失了,到哪都找不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蹊跷的要命,有人说是被绑架了,可是我们什么动静都没听到过,你说这么几个大活人,在自己家里如果遭了人绑架,那哪能没有动静啊?是吧?”说话的是翠花婶,就住我家隔壁,确实最有发言权。
  “嗯!”我点了点头,如果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蛊的话,我肯定会觉得翠花婶说的有道理,但是现在接触过蛊术过后,我就不赞同翠花婶的话了,因为蛊术中有很多种蛊虫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麻醉弄晕。
  只是堂屋和房间里面这么乱又让我一时想不通,毕竟那明显是争斗过后的痕迹,既然都有时间打斗,那肯定会有时间呼救,而如果呼救了,那肯定就不会没有动静,所以我确实想不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对了,你家人出事以来,我们一直想找你来着,可你又不在,电话也打不通,有人知道你公司的电话,可打过去,你们公司的人说你已经离职了,可把我们给急死了。”翠花婶见我还在沉思,只嗯了一下便没有回话,就继续说道。
  “真的麻烦给位乡里乡亲了,麻烦你们了啊!对了,这件事你们报案了吗?”我先是谢了一下一众人,然后又继续向翠花婶他们了解情况。
  “我们已经报了案了,已经有警察来查看过现场了,那些警察说你爷爷他们是被人绑架了,找我们了解了情况过后,又想找你了解情况,不过当时我把你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他们尝试着找了一下你之后便放弃了。”翠花婶继续说着向我叙述着一些情况。
  “谢谢你啊!翠花婶,还有其他的情况吗?”我朝着翠花婶点头致谢,接着又继续问道。
  “没有了,不,还有一个!就是后来来了几个年轻人,好像是直接找你的,不过当时你不在,他们没找到便走了。”翠花婶想了想说道。
  “年轻人?有几个?”我问道。
  “三个!好像说是你同学来着。”翠花婶摇了摇手指说道。
  “三个?我同学?嘶!难道是陈超他们?”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陈超他们三个人。
  接下来,我的一些亲戚朋友听到我回来的消息后,也是一个一个的来到了我家,大概的问了问我的情况,然后便开始安慰我,说着一些我家里人肯定不会有事的客套话。
  和那些乡里乡亲还有我家的亲戚一个一个的打完了招呼,目送着他们离开我家后,我便一个人回到了房间,脑袋里在想着我现在的情况,思考着我现在应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情,怎么救回我的家人,可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什么办法,我势单力薄找不到援军,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三苗族的人抗衡,靠警察?好像比靠我自己还不靠谱!

上一篇:第六十章 重回云诏 下一篇:第六十二章 被包围了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