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遗蛊

作者:寒水如烟

  不管南医生的话是不是真的,我对着副总微笑着点了点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慢慢地退出了副总的办公室,轻轻的把办公室的门带上。
  但是等锁栓插入锁鞘的咔嚓声响起的时候,我转个身便向兔子一样飞奔出了办公室,这时候做电梯肯定是个不明智的选择,我的实力又不强,如果选择坐电梯那肯定只有被瓮中捉鳖一途,所以我选择了走楼梯。
  十层的距离也不算有多高,如果是上楼的话可能会比较累一点,但是下楼的话不过是蹭蹭蹭的事情,我飞快的一步四五梯的向楼下跑去,但是心理面也在隐隐的准备着,因为南医生也正通过楼梯向上面跑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是我一向的行事风格,反正终究是要面对的,待会一定要找南医生问个清楚,我始终不相信南医生会对我有所企图,因为,虽然我失忆了,但是南医生在我脑海中的印象却是非常的深,而且都是那种很正面的形象,要不然开始在地铁口我也不会一看到他就能认出他来,也不会跟着他在他住的呆一个月。
  大概跑了五楼左右的样子,我就看到了南医生的身影,南医生一瘸一拐的在楼梯上正奋力小跑着,只是速度却并不是很快,看起来让人觉得心酸,我心底的防备一下就松懈了,南医生就是为了救我才这么拼命的啊!
  “师傅,我马上下来了,你不用往上了!”我大声的对南医生说道。
  南医生听到我的声音,抬头向上看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向上跑来,而且速度竟然还隐隐加快了了一点。
  看到南医生的动作,我心脏突然没来由的嘭嘭急跳,就想到了刚才副总说的话,脚下不由的一滞,难道南医生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有问题?那我的记忆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南医生在我身上做了手脚?可如果真像他们说的一样,那为什么南医生要教我蛊术,为什么要到现在才来对付我?这电光火石的一刹那,我想了很多事情,脑子里面不停的闪过各种念头。
  想着想着我就停了下来,看着南医生一瘸一拐的冲向了我,心底越来越紧张了,手也不自觉的握成了拳头。
  南医生最终还是冲到了我的面前,只不过看他脸上那混杂了焦急、惊愕等表情的样子,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来迎接我的了,人就是这样,一旦对一个人的怀疑的种子种下了,那接下来这个人无论做什么都会为人所猜疑。
  我其实还算比较好的,在我的心里还在安慰着自己,南医生只不过是来救我的,我自己想太多了而已,但是接下来南医生的动作直接打碎了我那仅存的一丝希望。
  南医生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直接一拳打向了我,看那拳头的来势,即使没用全力也不会差多少了,不过还好,我这个时候本来就处于一种高度的戒备状态之中,看到南医生的拳头打来,我直接向旁边闪去,这也幸亏大厦的楼梯比较宽,我这一闪已经跳开离南医生有一米多的距离了,然后趁着南医生没有反应过来,我迅速的就向下面跑了下去,把南医生一个人给撂在了原地。
  我冲过去之后,南医生并没有第一时间向我追来,而我也来不及看他为什么没有追过来,这时候正是抓紧逃跑的最好机会,南医生没有追过来这是再好不过了,我不趁机跑路还留下来看为什么,我傻么?
  没有了人的阻挡,我三下五除二的便跑到了大厦的一楼大厅,这个时候大厅中除了守在门口的两个保安之外并没有其他能阻拦到我的人了。
  我停在原地喘了几口粗气,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尽量摆出跟往常一样的表情和状态,然后便开始向门口走去,不然如果我就像刚才一样傻乎乎的冲出去,还不知道保安会把我当成什么呢!谁知道我是不是做了坏事逃逸了,反正保安绝对会阻拦我,虽然我有信心能摆脱两个保安的追击,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出了大厦便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那时候再跑也不迟。
  可是现实就往往是这样,就在我快要走到门前的时候,一楼电梯叮的一声打开了门,从里面走出几个壮汉,这些人一出来就指着我大声的说道:“拦住他,他偷了我们公司重要的东西,帮我拦住他!”
  这些人的大吼直接在大厅引起了骚动,许多人都转头向他们看去,而两个守在大厦门口的保安则是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用身体挡在门口然后死死的盯着我。

上一篇:第五十九章 魔鬼的侍从 下一篇:第六十一章 兄弟反目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