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遗蛊

作者:寒水如烟

  我是在出地铁站的时候,在地铁站门口碰见南医生的,一开始我并没有认出来,因为此时的南医生,破衣褴褛、蓬头垢面,赫然成了一个乞丐,正坐在地铁口乞讨。
  我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从口袋里掏了一个硬币丢在了南医生身前的碗里,硬币砸在那个已经生锈的铁碗里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惊醒了一直低着头的南医生。
  看到有人朝他碗里放了钱,南医生立马抬起头来向我微笑点头致意,可下一秒,当看清我的样子之后他的脸色就变了,瞬间把头低了下去,只是不停的双手作揖,显然是怕我认出他的样子。
  原本我并没有认出他来的,只不过刚才的那一幕引起了我的注意,再加上我也觉得刚才看到的那张脸很眼熟,于是出声问道:“老人家,你认得我?”
  南医生却并没有回话,仍然是不停的双手作揖,不停的点头,可是却再不把头抬起来了。
  我一看就知道不对,肯定不会这样放过他,试探性的叫道:“南医生?师傅?”
  这下南医生就再也淡定不住了,也不管那铁碗里面的钱,站起来甩开膀子便逃,速度还挺快,只是看起来腿好像有点一瘸一拐的。
  开始我还有点确定的,毕竟和我印象中的南医生的形象差别还是有点大,但是南医生这一跑,我就基本能肯定了,确实是南医生无疑,我也是跟着追了上去。
  还别说,南医生逃跑的速度还是很快的,带着我左绕右绕的,我一直追了近千米直追到一个公园的门口才终于追上了他,一路上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不过幸好南医生没有开口叫救命,不然肯定会有人打报警电话或者过来拦我,那样我肯定就得把南医生跟丢了,不过就是这样,我还是因为南医生腿脚不方便才追上了他。
  我一把拉住南医生,喘着粗气说道:“师傅,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南医生也是有点累了,见被我追上也就没有再逃,只是把我的手甩开,然后也是气喘吁吁的说道:“我就是一个乞丐而已,谁是你师傅?”
  我当然不信南医生说的话:“你不是我师傅,那你为什么看见我就跑?”
  南医生撇了撇嘴说道:“我喜欢,你管我!这又不是你家,我难道想跑跑步还要向你申请?”
  南医生嘴上说的很不客气,但是却一直偷偷的向我打眼神、使眼色,示意我看他的左边。
  我转头看了看,南医生的左边是一个公园,因为是周末的原因,里面现在熙熙攘攘的都是趁着放假出来游玩,放松放松心情的人,南医生的意思大概就是外面不方便,叫我去公园里面和他聊。
  可是外面有什么不方便呢?难道是怕外面人多?可是公园里面的人的密集度比外面还高,也不见的人会少啊,这叫我有点想不通。
  可是想不通归想不通,既然南医生这样暗示了,那我肯定就得听,不然没法沟通了,至于原因就等待会再问:“那你先进去,我在后面跟着,还有,你答应我你不许跑啊!”
  南医生也不说话,也不点头,但是却眨了眨眼睛表示同意,看样子外面是真有什么让他感到不方便的。
  南医生眨完眼睛,也不再管我,径直便走进了公园,然后插进了人潮,我当然也是马上跟进去了,谁知道南医生是要搞什么鬼,当然得跟紧一点。
  可是郁闷的是我最终还是把南医生跟丢了,我没想到一瘸一拐的南医生竟然会那么快,这里插一下,那里插一下,眨眼间就把我给甩开了,看样子刚才是隐藏了实力,根本就没用全力。
  看着周围摩肩擦踵的人群,我踮起脚来不停的四下张望,可是哪里还看得到南医生的影子啊,可能我看到了,但是人太多了,眼睛都是花的,完全看不到。
  眼看着好不容易才追上的南医生就这样眼睁睁的从我眼前给溜走了,我的心里别提有多沮丧了,这下次要想碰到就难了!
  可就在我整个人无比沮丧,就要转身走出公园的时候,一只手拉住了我,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想回头拍掉那只扣着我手腕的手,因为那只手太粗糙了,而且力气也颇大,摩擦的我的皮都有点疼,可当我转头看过去的时候,我最终没有下手,因为拉着我的人正是南医生,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好像是几件衣服。
  虽然不知道南医生这时整的哪一出,但是我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南医生主动拉我了,那就证明他不想躲着我,肯定就有着他的理由或者是什么难言之隐,我只管跟着就是了。

上一篇:第五十三章 蹉跎 下一篇:第五十五章 白瞎了这么多年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