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遗蛊

作者:寒水如烟

  睁开眼睛,望着周围那一双双充满关心的眼睛,我心里却无法高兴起来,因为此刻我的脑子全是我残忍的追杀那些人的画面,那只剩半边的人头,那被打出一个大洞的胸膛,那浑身焦黑的尸体,让我不停的在心里拷问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残忍!
  “奶奶!我杀人了!我杀了好多人!”我拉着平素和我最亲的奶奶说道。
  “孩子,你那不过是为了救我们而已,你不要太自责了!”奶奶因为这次的事情明显显得很是疲惫,而且头上还有伤,但还是摸着我的头慈祥的说道。
  “可是他们都跪下来向我求饶了,我却还是杀了他们!我并不想那样的啊,可那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不想杀人啊!呜呜!”我却仿佛没听到奶奶的话一样,依然不停的念叨着我杀了人,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杀人,虽然那些被我杀的人手里也是沾满了鲜血,但是我根本无法跨过自己内心里面那道坎,竟然不自觉的哭了出来。
  “孩子,呜呜!”奶奶抱着我的头放在她的胸口,然后竟然开始哭了起来。
  “子轩,你不用太过自责了,我们三苗和黑、蛊苗争斗了无数年了,只要是蛊者,我们手上或多或少的都沾上了鲜血,我们每个人也都做好了被别人杀掉的准备,这就是我们苗疆的现状,你不要用普通社会的那种规矩来限制自己,在我们这里,有我们自己的规矩,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你做的并没有什么错!”青甘龙走过来跟我说道。
  “可是他们都已经求饶了啊!”南医生的话并没有让我好过多少。
  “你这样哭哭啼啼的算什么?既然都已经做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出?何况他们既然想杀我们,那结果被你杀了能够怪谁?你给我有出息点行不?就你这样子当时学什么蛊术?”这时候我父亲说道。
  听到父亲的话,我也认识到了自己这样子不好,立马就停住了哭泣。
  “子轩,我觉得你父亲说的有道理,你现在可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们每天打打杀杀的哪有可能不死人的啊?很多事情已经不能按照以前的观念来衡量了,你还记得小超的家人是怎么死的吗?不就是被他们杀掉的吗?世俗的法律是为那些普通人设定的,我们已经脱离了世俗的范围,有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你得学会适应!”南医生走过来对我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南医生,但是我的内心仍然接受不了我杀了人这件事,脑袋里仍然不停浮现着刚才的画面。
  “我知道你现在可能还接受不了这种现实,因为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很不好,要知道我可是从小就生活在这种环境中,从小就看惯了死亡,但是当我第一次真正的杀人的时候,我还是被这件事困扰了好久,而且当时我还是用蛊杀的,所以你现在的心情我完全能理解,但是我希望你能快点适应它,因为后面你还要面对很多这种情况!”南医生继续说道。
  “南医生说的对,既然你已经走了这条路,那你就得硬着头皮走下去,因为这是一条开弓没有回头箭的路,今天的事还只是开始!你也看到了,即使你逃避,你的家人还是受到了威胁,所以你得变得更强,像今天一样,用你的力量去保护他们!而要保护他们你就不得不沾上血腥,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蛊者的生活!”青甘龙说道。
  “嗯!”这次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因为我觉得南医生和青甘龙的话说的确实很有道理,既然已经开始了这种生活,不管是主动选择还是被动选择,我都只能去面对他,没法逃避!
  虽然我接受了这一切,但是我心里却仍有一点疙瘩存在,并不仅仅是因为杀人的事,还是因为那曾经出现在我脑海中的另外一个我的原因,那种感觉太真实了,我有点怀疑那个我是真的存在了,难道是我另一个人格?
  我向来都是一个非常好奇的人,凡事都喜欢刨根问底,我当然不可能把这个随时可能让我丧命的事情放到一边不管,于是我把这个问题和南医生他们讲了。
  南医生听了后立马就沉默了,青甘龙也是一样陷入了沉默,但是他们的脸色明显的变了,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可是我追问他们怎么了的时候,他们却又都不告诉我,只是跟我说没什么,不过是我一时的幻觉而已,但我不傻,明显的能感觉出来他们是在敷衍我,他们肯定知道什么!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苗疆震动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深渊悬梯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