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遗蛊

作者:寒水如烟

  突然的声音让我们几个愣了一下,李科的腿也停在了半空,而伴随着这声音一个男子的身影也窜了进来,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中等个子,平头,一身普通人的打扮,只是腰间挎着一个小竹篓甚是怪异。
  只见他抬起右手伸进腰间的一个口袋摸了一下什么又拿出来,不过拿出来后手上明显多了一层白色的粉末,然后伸出右手曲张双指闪电般的夹起了李科脚下的黑蜈蚣,迅速的往他腰间的篓子一丢,接着又一个箭步以同样的动作收走了我们身后的那只黑蜈蚣。
  “果然是蛊苗的五毒蛊!幸好我感觉到了它们的气息就跑了过来,还好被我赶上了,要不然又要有人遭殃了!”收拾掉了黑蜈蚣的男子看着竹篓自言自语道。
  看着男子干净利落的把两只蜈蚣给收拾掉了,而且直接叫出了这种蜈蚣的蛊名,我们知道遇上高人了。
  “大叔,大叔,我们这位同学也中了这种蛊,你能帮他看看吗?”刘斌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男子也不答话,直接上来先是看了看我的脸色,接着一翻我的眼皮,然后又叫我张嘴,虽然这时我整个人都比较难受,而且意识也有点模糊,但我知道对面这人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所以我都一一照做了。
  “你中蛊的地方在哪里?”男子检查了一下我的情况然后问道。
  我艰难的示意了一下我的右手,刘斌立马反应过来把我的右手抬了起来。
  “幸亏这次南老叫我来的时候我特地准备了一些我们青苗的药蛊,不然这孩子怕是保不住了!”男子看到我手腕处的那一大片乌黑还有那已经快蔓延到肩部的黑线也是摇头不已。
  男子叫刘斌还有李科把我放在了地上,就那样直接让我躺在了光秃秃的地板上,四月的云诏城虽然天气已经转暖了很多,但是就这样直接躺在地板上我还是觉得全身冰凉透骨,也不知道是春寒料峭的原因还是蛊毒的原因,只觉意识更模糊了。
  模模糊糊中,我先是感觉到右手臂的刺痛不断,后来好像有人涂了什么东西在我手臂上,又喂我吃了什么东西,而我肚子里面好像也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然后我就感觉全身变得暖洋洋的了,手臂上的痛楚减轻了许多,再后来我就直接失去了意识————睡了过去!
  之后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来到了我的身体里面,我在我的身体里面飘啊飘啊的,不知不觉就飘到了我肩膀处,在那里我看到了一只金黄色的小鸡,小鸡正低头在啄着什么,我仔细一看,在小鸡的爪下竟然踩着一只黑色的大蜈蚣!
  黑蜈蚣面对小鸡基本没有反抗之力,在小鸡的爪下只能不停的扭动身躯,不多时便被小鸡给啄的一动不动,只剩触须、毒肢依然在律动,然后就被小鸡啄起来三下五除二给吃掉了,再然后我就不记得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慢慢醒转了过来,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后,我发现我竟然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看样子是李科他们把我放上床的了。
  我收回手臂,把右手举到自己面前看了看,手腕那里的大片乌黑还有蜈蚣印记已经消失不见了,也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了。
  我猜测肯定是那个男子救了我,于是我擦了擦眼睛眼睛坐了起来,房间里用几床被子叠做了一张床,铺在了地上,陈超就被放在那上面,而刘斌、李科、男子还有另外一个人就围在陈超的旁边。
  咦?那个人是谁?难道是这男子的朋友?看着那多出来的一个人我不禁有点疑惑,因为本来像这种陌生男子一般是不能进学生宿舍的,宿管阿姨可不是摆设,而这一下就来了两个,而且刚好还是会蛊术的,难道是有什么阴谋吗?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看着下面的情况,男子蹲着给陈超身上涂着什么,刘斌和李科都站在那里看着着,另外一个人则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但是因为是背对着我,我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于是只好爬下了床。
  “咦?子轩你醒了?身体没事吧?”刘斌发现我下了床,马上问道。
  我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下腿脚,感受下身体的情况,然后说道:“没什么事了,好像精神还好了一点!就是肚子有点饿!”
  “屁话!你都睡了四个小时了,早上本来就醒的晚,现在又补了四个小时的觉,精神能不好?诺,我们给你打了饭,不过现在都冷了,你凑合着吃吧!”刘斌示意了我桌子上的饭说道。

上一篇:第五章 蛊毒危机 下一篇:第七章 隐凰琅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