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遗蛊

作者:寒水如烟

  看到手上附着的黑色东西,我第一时间想到了黑布上的那呈环状的东西,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赶紧用力甩手,希望把这鬼东西给甩下来。
  可是烦人的是不管我怎么用力甩,就是甩不掉那条状的黑色东西,我只好用我的左手过去帮忙,想把那附在我手上的东西给揪下来。
  可等我左手一碰到那黑色的东西,我立马就呆在那了,因为那里竟然没有东西,我摸到的是我自己的皮肤,可明明就有一个黑色的东西啊,而且那么明显!
  我把手抬了起来,仔细的查看,这下才发现,手腕上确实没有东西,那黑色不过是一个印记,但却清晰无比,我仔细辨别了一下那印记,这下我彻底呆了,这分明是一条蜈蚣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可能?我心里完全接受不了,因为蜈蚣给人的感觉太不好了,而且我隐隐觉得事情不只这么简单,赶紧拿左手用力的去擦那个蜈蚣印记,可即使我把手腕搓的鲜红,就差没破皮了,也依然不能擦掉印记,那黑色依然那么的显眼。
  “怎么回事啊?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我抬头问向刘斌二人,他们刚才应该看到了什么。
  “我们看到那脸盆里钻出了一条虫子,然后爬到了你的手上!”刘斌最先反应过来,回答道。
  “虫子?是爬到我这只手上吗?是这个位置吗?”我伸出右手,指着手腕上的蜈蚣印记给他们看。
  “嗯!”两人同时点头。
  看着两人点头,我心里咯噔一下,我知道糟了,那蜈蚣肯定已经到了我身体里面去了,我八成也是中蛊了,我就说嘛,刚才怎么看那黑布上环状的东西那么眼熟,原来是蜈蚣!
  想当年在我老家的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我可是经常能碰见这种东西,而且有一次我掀开我的被子就发现了一只大号蜈蚣也是首尾相衔盘在我的枕头上,害的之后我恶心了一个礼拜才渐渐淡忘那件事,当初的那蜈蚣就跟这黑布上的蜈蚣一样呈环状的!
  不对啊!回想着以前的画面,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刚才如果黑布上的环状物是蜈蚣的话,那个环不可能那么高啊,除非那个环不止一只蜈蚣,是几只蜈蚣垒起来的!
  想到这里我也不知道是那里来的勇气,确切的说是莽撞,我竟然直接伸手揭开了脸盆,果然!里面还有两只通体乌黑的蜈蚣正待在黑布上,此时的蜈蚣已经伸展开了身躯,触须、毒肢不停的律动着,让人汗毛倒竖!
  我正准备把脸盆罩回去,可是两只蜈蚣却突然蹦了起来,直接蹦出了盥洗池,掉在我的脚下,我下意识的就闪身躲开,一下子就退到了窗户旁。
  所幸两只蜈蚣并没有向我追来,却向另一边爬去,像钩子一样的毒肢律动着,移动速度奇快,竟然是直接向刘斌两个人爬去。
  看着爬过去的两只黑蜈蚣,刘斌二人也是很害怕,因为到现在他们肯定也知道这蜈蚣八成是一种蛊了,所以他们两个也是直接站上了椅子,然后准备向床上爬去,以求躲过蜈蚣的袭击。
  看到他们的动作我就知道不好,刚才那蜈蚣可是能蹦的,而且爬上床那明显是把自己的退路给堵死了,这时候最好的选择应该是跑出宿舍。
  可是眨眼之间他们就爬上了床,而两只蜈蚣也分别来到了他们的床底下,也是准备开始往上爬了,这时候再跳下来也没用了,因为这两只蜈蚣明显也是会跳的,可能他们刚跳下来,蜈蚣就蹦到了他们身上吧,那样反倒成全了蜈蚣。
  不行,眼看着刘斌两人就要被两只蜈蚣瓮中捉鳖了,我不能袖手旁观,左右看了看,抄起一把扫帚我就冲了过去,反正我已经中蛊了,虱子多了不痒,再来两条也无所谓了!
  我先是冲到离我近的刘斌床边,挥起扫帚对着正往上爬的黑蜈蚣就是一顿啪啪乱打,蜈蚣很快就被我打翻在地,可是蜈蚣却却一点事情都没有,扭动着一节一节的肢体,对我这个动手的人视而不见,毒肢撑地翻身又开始向床上爬。
  我见打不动这两只黑蜈蚣,两只蜈蚣好像也对我没兴趣,立马把战术改成了骚扰,站在李科和刘斌的床之间,只是不停的把两只蜈蚣扫落,不让他们接近刘斌两人,到最后我扫出了心得,再加上见两只蜈蚣确实是无视了我,于是我的恶趣味就上来了。
  我左手撑腰,右手拿扫帚,站在那里看着两只蜈蚣向上爬,等它们爬到快接近床沿的时候我再用扫帚把它们打下来,一开始刘斌二人也是被我吓得够呛,一个劲的叫我把蜈蚣快打下去,到后面他们也渐渐习惯了,竟然趴在床头开始“欣赏”两只蜈蚣的爬姿了。

上一篇:第四章 中蛊 下一篇:第六章 青苗诏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