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遗蛊

作者:寒水如烟

  人们往往对于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持否定的态度,可事实真是这样吗?当然不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对于你不知道的事,不要妄下评论,不是它不存在,是你太短见,只因了你的没遇上,就否定了它的存在!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云诏城四月的天气令人无比惬意,站在窗旁,望着宿舍楼对面的碧树翠湖,暖日和熙、微风轻拂,可我的心情却怎么也明朗不起来!
  我叫王子轩,作为云诏大学大三的一名学生,我是一个标准的“三普”青年,学习普通、长相普通、出身普通,可以说是一个普通的只要你把我丢进人堆你就再也找不到的普通人,但是最近我的生活却突然变得不普通起来了!
  也许有人会说这是一件好事,能不普通那多好啊!毕竟谁都不想普通,谁都想出彩,谁都想与众不同!但是我却为此感到苦恼甚至是自责,因为我正在经历的事情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不仅让我面临死亡的威胁,连我的家人也都被牵连了进来!
  这件事情要不是我亲身经历了,我自己都会感到难以置信,而这事情却是因为我的一个一起玩了三年的同窗同寝好友而起!事情得从几天前说起。
  那天本应是像往常一样平淡且极度无奇的一天,好像、也许、应该是周六,由于学校正在修建篮球场的原因,一大清早的我就被外面的机车轰鸣声吵醒,耷拉着脑袋顺着床梯滑了下来,雷打不动的第一件事就是开起电脑,然后才起身去洗漱。
  洗漱完毕,我坐在电脑前老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没有想起来一样,于是认真的沉思了一会,可最后当系统启动音乐一响起,刚有点印象的回忆瞬间被甩出大脑,然后开始属于我与电脑的亲密时间。
  点开收藏夹,准备登陆以前收藏的好玩的网址,伸了伸懒腰、扭了扭脖子准备开始一天的岛国大片之旅,扭头的时候却感觉宿舍好像变得不一样了,给我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最后惊讶的发现原来宿舍的天花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诡异的图画,画的是一个“人”的头像,不过却不是普通人的模样,那样子异常吓人,尖嘴獠牙、头发上各种毒虫盘踞,特别是阴冷的眼神,活脱脱的一个恶灵!
  我立马感觉头皮发麻,因为虽然只是画的头像,但是却给人栩栩如生的感觉,恶灵的阴邪气息四溢,仿佛随时要从天花板上飞下来吞噬掉我一样,令人不寒而栗,不由大吼:“我日!哪个混蛋在我们宿舍的天花板上涂这些鬼东西的,搞的这么瘆人!”
  我的这一声干嚎,把宿舍正徜徉在春风得意、美人如花梦中的其他三个人给惊醒了。
  刘斌翻了个身不奈的说:“神经啊,大清八早的就喊魂是?”
  陈超抬了抬头给了我一计卫生眼接着倒头大睡。
  李科则话唠再现,说了一大堆:“给宿舍画东西?我们有那么傻么,会做美化我们宿舍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那不都是你这宿舍长的职责么?”
  我顿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真是一群扑街仔,良心大大的坏!我就说嘛,为什么其他三个人会一致推荐我当宿舍长,原来就是为了让我做宿舍的免费保洁员!
  不过埋怨归埋怨,我也觉得他们不可能在天花板上画这种东西,而且他们也没本事画出这么逼真的东西,可别的宿舍的人就更不可能有机会画了,那这恶灵到底是谁画的呢?
  刹那间我脑袋里一道闪电划过,莫非是灵异事件?及此我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突然感觉宿舍里面阴沉沉的,仿佛还有阵阵阴风平地刮起,偏头望向窗外,晨晖红的妖艳!
  我终于坐不住了,再次大喊:“我日!北斗南移、妖星当空,此乃大凶之兆啊!我们宿舍有难了!你们还睡个毛线!还不起来共同商讨如何渡过此次劫难?”
  说罢一个一个的把其他三个人都揪了起来。
  等他们都起来了,我把宿舍的两个装台式品牌电脑的盒子垒起来作为会议桌,看着其他三个人无力的拖动凳子,眯着惺忪的睡眼流着哈喇子凝望自己睫毛的样子,我死的心都有了。
  为了纠正他们态度,让他们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决定给他们以当头棒击,一人赏了一爆栗子,接着拂了拂袖子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你们知道吗?我们可能命不久矣!你们竟然还一副痴呆样,想坐着等死吗!作为宿舍长,我真为你们感到痛心啊!”

上一篇:引子 下一篇:第二章 最多活七天!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