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野坟凄然,荒草岚山。地面上的石子突突的跳动着,黑鹰被黑丝洞穿,纷纷像落叶飘零。

地上的霸王蟾蜍大张着嘴巴呱呱呱的嚎叫,肚子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恰似欧阳锋的蛤蟆功,强劲的黑风吹的人睁不开眼睛。

一声巨响,霸王蟾蜍被气体憋的爆裂了,绿色的液体飞溅,石头被腐蚀的嘶嘶作响。我们急忙用袖子挡住了头,衣服被毒液灼伤了许多洞,幸好毒液被墓碑挡住了大半,不然这些人凶多吉少。

霸王蟾蜍的肚子里钻出了一只蛤蟆一样的怪物,有两个头四只脚,和壁虎有几分相似,尾巴长得像人的头发,无数黑丝甩动着向远处蹿去。

“双头黑丝龙,抓住它!”阿依莎喊了一声,众人急忙追了过去。双头黑丝龙呲牙咧嘴的发出了警示,皮肤一会儿变成了黑色,一会儿变成了白色,一会儿又是黑白相间,不断的变换着,很是稀奇。

阿依莎打出了一道降阴符,双头黑丝龙唧唧的叫了几声被收住了。

我们来到了回魂井旁边,看着洁白的百合花,心里生出了淡淡的清冷。花香时有时无,老族长道伸手拔出百合,脚下的地面突然变成了一片白色,就像置身于百合的花瓣上。

四周充满了淡淡的芳香,淡黄色的花蕊滚动着花粉,一只苍蝇飞来,竟然像直升机一般大,嗡嗡声更是震得地面颤抖,我确定我们被变小了。

白色的蝴蝶飘动着,巨大的口器插在地面上砸吧着,一股乳白色的液体被吸入了腹部,然后挥动着巨大的翅膀飞走了。

“阿依莎,这是咋回事?我们是不是被那朵百合花包住了?”我好奇的看着阿依莎,老族长道丁二胡三等人也是摸不着头脑。

阿依莎拿出烟锅吧嗒吧嗒的吸着,坐在地上咬了一口地面,回头对众人说:“嗯!味道还不错呐!赶紧吃一些吧!”说着他用手抠着地面,咔擦咔擦咀嚼着。

我掰了手大的一块塞到了嘴里,味道很淡,有一种咖啡的苦味,奶酪的清香,黄瓜的脆爽,西瓜的甘甜,真是美味无穷。

不知不觉我眼睛迷离,看到人影虚晃着,接着不省人事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除了阿依莎和老族长道,其他人也睡得像死猪一样。原来这是梦灵百合,被香气迷惑的人,便会沉入梦境。

身后还有五座坟地,荒草被山风刮的呜呜叫,凉气从头到脚,渗入了人的四肢百赅。

竹竿顶端的鬼灯旁飘着几只黒蛾,绿色的灯光就像一只猫眼。

就在众人商议怎么将其打落时,我看到一个白影闪了一下,随后没入了鬼灯。我很是奇怪,这个白影到底是谁?难道是姬鬼天,或者是他安排的幽灵。这样一个鬼魅太可怕了,我们不光要对付北斗七魇坟的凶局,还得提防鬼魅。

鬼灯在空中一闪变成了三只,然后一晃分成了九只,变成了萤火虫似的小虫子,在竹竿顶端闪烁着。一个鬼影在竹竿顶上飘摇着,慢慢没入了竹竿。

“大家千万要小心了,这种螟蛉萤专门啃食人的心脏,一旦侵入,几秒就能要人命。”阿依莎说罢拿出了一包天罡砂,又分给了众人五色砂,用以防止螟蛉萤的袭击。

螟蛉萤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嘶嘶叫着飞来,肚子上闪烁着绿色的光点,就像一只绿色的信号灯。螟蛉萤的速度很快,瞬间便到了我们跟前,并没有发起猛烈的攻势,而是绕着我们不停的盘旋,想要找人下口。

我拿出解印注意着螟蛉萤的动向,但是它们飘忽不定,很难用肉眼看到。

“这鬼虫子,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干脆点一把火烧死它们!”老族长道说着拿出了打火机,拔了一些干草扎成了火把。

通红的火焰跳动着,螟蛉萤在风中闪动,胡三用电棍去打,结果螟蛉萤嗖的一下在他的手上咬了一口,才三秒的时间胡三的手就肿成了熊掌,痛的哇哇大叫。螟蛉萤在空中隐没,继而出现在了他的胸口,一道细细的血线喷起,螟蛉萤钻进了胡三的心窝。

我心里一惊,看来胡三要一命呜呼了!

众人面如土色,人人自危,手中拿着电棍、火把等物,提防着螟蛉萤。胡三倒在地上抽搐着,眼睛盯着我们不停地用手拍地,痛苦的用双手揪着头发,脖子上青筋暴起,显得狰狞恐怖。

胡三的身上逐渐被淡淡的绿光笼罩,一团鬼火突然将他包围了。胡三嗷嗷大叫,几秒后化为了灰烬。

惊慌之下,我们急忙背靠着背,一刻也不敢放松,这螟蛉萤实在太诡异了,一旦被它缠上,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点点绿光向我们袭来,起码有几十只螟蛉萤。

阿依莎打出了天罡砂,众人也挥出了手中的五色砂,五色的烟雾和黑气卷动着,大量螟蛉萤被打的落到了地上。众人刚缓了一口气,只见数十点绿光飞来,不由的心揪了起来。

我赶忙掐了一个法诀,念着解魂咒道:“三坟五典,六道十界,八索九丘,五仙五虫,阴阳道君急急如律令,解!”解印的“阴阳鬼镇”四字一闪,四点金光打向了四只螟蛉萤,当下将其击落。

阿依莎顺势一挥袖子,两道鬼王符破空而出,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儿,直接将两只螟蛉萤焚毁。胡三棍乱晃,也打掉了几只螟蛉萤,但是还有三四只在闪动,时刻威胁着我们。

阿依莎看了一眼身后的竹竿说:“茂茂,赶紧将那根竹子拔出了,这样就能打掉螟蛉萤了。”我和老族长道急忙跳上了坟头,双手拽着竹子往外拔。那竹子有胳膊粗,根系相当发达,坟土被带动了一片。

突然手里一轻,竹竿被连根拔起了,下面竟然长着黑色的长发,根须上挂着一件白色的血衣。

螟蛉萤忽的一闪没入了胡三的肚子,又一只没入了丁二的胸口,两人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杀猪似的嗷嗷直叫。

我急忙将血衣拿给了阿依莎,阿依莎嗅了嗅说:“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这时断魂烛的坟头冒出了青烟,螟蛉萤消失了,胡三、丁二二人岔了气,倒在地上抽搐着,嘴里吐着白沫很是狼狈。

常常听说祖坟冒青烟是好事,但是这北斗七魇坟冒青烟,确实凶事。

胡三身子颤抖了两下,眼珠发绿,脸上闪着青光,几秒后被绿色的鬼火包围,呼呼几声化为了灰烬。

丁二抽搐着,阿依莎急忙在他的眉心点了朱砂印,他脸色煞白的爬了起来,就像得了一场大病。坟头青烟笼罩了四野八荒,咯咯咯的笑声不断,听的人头皮发乍,毛骨悚然。

“不好,这是笑面尸,大家赶紧往鬼眼门走,只要过了鬼眼门,笑面尸就奈何不了我们了。”说话间我们一阵狂奔,看着只有几步路的鬼眼门,七拐八绕九回环,费了不少功夫,刚刚来带坟前,白色的纸钱漫天飞舞,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咯咯咯”怪笑声在身后响起,只见一个白影一闪,胡三被高高悬在了空中,手脚睁着了几下,喉咙被一点青光洞穿,鲜血飞溅,摔倒在地上,死了。

众人手忙脚乱,都想尽快穿过鬼眼门。

鬼眼门是坟头照壁墙上的一个小洞,单人侧身才能勉强通过,但是大家一起涌去,谁也没过去,胡三被卡住了。丁二大骂:“他娘的,谁踩我的脚,哎呦!”

这时,白影又是一闪,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虚影,咯咯咯的笑声响彻了竹林。丁二压了压毡帽,拿着电棍双眼四扫。

只见一点青光一闪,咯咯咯的笑声过后,丁二的眉心被洞穿了,殷红的血汩汩的流着,从鼻尖滴落,双脚一歪倒在地上,死了。恐惧的双眼大睁着,喉咙里吱吱吱的响着。

白杨树木立着,就像一个个麻木的看客,微微摇晃着树枝,用沙沙的树叶表示对恶灵地谴责。黑色的岩石,黑色的泥土,黑色的烟气,还有煤渣的味道。

看到丁二被鬼魅洞穿,胡三吸了一口凉气穿过了鬼眼门。老族长道等人鱼贯而入,我也顺利穿过,将鬼魅甩在了身后。

鬼魅在树林咯咯咯的笑着,白色的血衣像幽灵般的隐遁,丁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猫着步子往鬼眼门探头。

北斗七魇坟勺子的手柄已经被我们捣碎,现在只剩下鬼眼门、泣血墙、噩梦杠。但凡这种凶局,都是越到后面越危险,因此众人脸色更加难看。

阿依莎告诉我们,穿过鬼眼门并没有危险,只是这道门,就像一种诅咒,他会给进入者带来厄运,所以才无比的凶险。

一道白墙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墙下是一道坟堆,黑色的墓碑死气沉沉,几只猫头鹰蹲在树杈里叫着。

白墙上有两个巨大的黑洞,就像两只乌黑的眼珠,风吹过发出嗡嗡的空鸣,就像风吹电线的声音。

我们刚要靠近泣血墙,突然猫头鹰被一声女人的尖叫惊飞了。

我们看到荒草中一个白衣女子跑着飞向了泣血墙,几秒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当当当的打铁声传来,空中伴随着沉闷的音乐,就像穆斯林做礼拜的念经声,时断时续,时有时无,时隐时现,时近时远,时高时低,时急时缓……

低沉的音调仿佛穿过了五千年的历史,白色的墙壁上出现了一幅幅古怪的画面。有打猎跑马,有刀剑厮杀,有山呼万岁,也有硝烟滚滚。

众人都被这震撼的场面镇住了,愣在原地死死地盯着泣血墙。突然,万道黑点闪现,擂鼓声,冲杀声,金铁交鸣声,嘈杂的声音不绝于耳。

一阵冷风过后,所有的画面消失了,白墙上出了一张巨大的人脸,阴测测的看着我们冷笑。我心里犯嘀咕,难道这泣血墙有催眠人的邪术?

明月被云层遮挡住了,白墙暗淡了下来。两道鲜血从黑洞里流了下来,浓浓的血腥味弥漫着,诡异的现象让我们惊慌失措。丁二跪在地上颤抖着说:“太爷爷,我再也不敢了,妈,你在阴间过的好吗?阿兰,我不该抛弃你,……”

胡三也一跟斗栽倒了,脸色发白的说:“阿木,我不是要故意害死你的,不要来找我,不要,啊……”

老族长道揪着自己的头发,痛苦的跪在地上哭泣着,用石头砸着自己的脚,鲜血飞溅,他泪流满面的说:“爷爷,你在阴间过的不好,都是我的错,我给您老人家烧的纸钱太少……,爹,是谁害死你的,你告诉我,嗷!不要掐我,不要……”老族长道扔掉石头,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痛苦的嚎叫着。

阿依莎脸色发青,念动法诀将一张降阴符贴到了自己的额头,只见数道鬼影被逼的飞了出去。阿依莎双手翻飞,将一根银针刺到了自己的百会穴,吐出一口黑气喘息着。

我感到头痛的厉害,眼前鲜血飞溅着,一个幽暗的小屋里,一个人拿着菜刀乱砍,一道道的血印在地上延伸,瞳孔急速的放大,就像一个黑色的漩涡……

“不对!”我心里焦急,但是使不上半分力气,急忙咬破舌尖打开了魇门,看到眼前什么都没有,一片白色的墙壁上流着两道殷红的血,就像一双哭泣的眼睛。

我掐诀念动咒语道:“四方鬼王急相见,黄泉鬼门心不乱,彼岸花,三途苦,奈何肠断,阴阳道君急急如律令,解!”随即从衣兜里捏处解灵符,一下子拍到了胸口。眼前的一切烟消云散,白墙依然静静地矗立着

上一篇:第十六章 血 下一篇:卷尾语 本书完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