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靠在神案上休息了一下,低头看到原来神像的地方竟然一个洞,里面非常明亮,就像是月亮一般,难道这句是三眼黑神所说的月亮神宫?我和老族长道下到了底下,发现里面绘制着无数色彩斑斓的壁画,大多数美丽而且光明的,不像是鬼王寺那种阴森森的恶鬼,更像是天堂的描写。

天堂与地狱,其实就在一线之间,地狱的底下,也就是天堂的入口。

从下面往上看,穹顶上用不知名的矿料绘制着一轮圆月,上面的玉树依稀可见,散发着银白的辉光,非常美丽。周边围绕着无数的飞天,飘带随风舞动,柔美动人而精致。四方有北斗七星,猫眼二星,三星,启明星等星辰,构成了一幅月夜苍穹图。

我看到正堂里没有任何神像,四周安放着无数青铜灯盏,每个灯盏的灯芯都是用一颗明珠做成,有鸡血红,鸡蛋黄,翡翠绿,梨花白,把整个大殿衬托的异彩纷呈。但是毫不例外的是,每盏灯的背后都绘制着一个蓝色的月亮,而且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看来这就是鬼王寺下面的月亮神宫了。西侧的墙上绘制着庞大的壁画,上面有一个身穿道袍的人,手拿拂尘脚下踏着仙鹤,苍髯银发仙风道骨,下面无数的人都手里拿着一张黄符,脚下踏着祥云,明显是一幅飞升之图。

在古代,人们都很相信鬼神,得道升仙思想更是让无数的皇帝食用丹药而死。虽然吃了过多的丹药可能保持尸体不腐烂,但能得道了无一人。

这些东西我们也不敢动,生怕触发什么机关暗器,这么庞大的神宫,不可能没设置任何机关。腰间的铜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而且声音非常刺耳,看来我们快要接触到麻雀了。

我拿出青乌灯看了一下灯焰,发现灯焰指着壁画上的道人。我心里迷惑不解,难道这死去的道士画像在作怪?我手放到壁画上摸了一下,发现壁画很实在,敲击之后也没空音发出,说明壁画里面是实心的,没有夹层暗道密室。

老族长道脚下的青砖当的响了一下,我看到那里的一块青砖比别的光滑,明显是经常移动的结果。我轻轻晃动青砖,发现青砖能偏移一个很小的角度。之后咔嗒响了一声,壁画发出的隆隆的闷响。

我急忙握住了砍柴刀,手里摸了几张降阴符以防不测。壁画摇动了几下,顶棚上出现了一个亮光,一条软梯从墙角移了出来。原来墙角有一定的弧度,可以隐藏一些东西,但是如果没有顶上的那道亮光,我们根本无法看到软梯。

软梯的顶上是一个弯月状的洞穴,里面透着冷气,我和老族长道刚爬上去就看了恐怖的场景,吓得差点儿从上面栽下去。

野坟凄然,荒草岚山。地面上的石子突突的跳动着,黑鹰被黑丝洞穿,纷纷像落叶飘零。

地上的霸王蟾蜍大张着嘴巴呱呱呱的嚎叫,肚子像气球一样鼓了起来,恰似欧阳锋的蛤蟆功,强劲的黑风吹的人睁不开眼睛。

一声巨响,霸王蟾蜍被气体憋的爆裂了,绿色的液体飞溅,石头被腐蚀的嘶嘶作响。我们急忙用袖子挡住了头,衣服被毒液灼伤了许多洞,幸好毒液被墓碑挡住了大半,不然这些人凶多吉少。

霸王蟾蜍的肚子里钻出了一只蛤蟆一样的怪物,有两个头四只脚,和壁虎有几分相似,尾巴长得像人的头发,无数黑丝甩动着向远处蹿去。

“双头黑丝龙,抓住它!”阿依莎喊了一声,众人急忙追了过去。双头黑丝龙呲牙咧嘴的发出了警示,皮肤一会儿变成了黑色,一会儿变成了白色,一会儿又是黑白相间,不断的变换着,很是稀奇。

阿依莎打出了一道降阴符,双头黑丝龙唧唧的叫了几声被收住了。

我们来到了回魂井旁边,看着洁白的百合花,心里生出了淡淡的清冷。花香时有时无,老族长道伸手拔出百合,脚下的地面突然变成了一片白色,就像置身于百合的花瓣上。

四周充满了淡淡的芳香,淡黄色的花蕊滚动着花粉,一只苍蝇飞来,竟然像直升机一般大,嗡嗡声更是震得地面颤抖,我确定我们被变小了。

白色的蝴蝶飘动着,巨大的口器插在地面上砸吧着,一股乳白色的液体被吸入了腹部,然后挥动着巨大的翅膀飞走了。

“阿依莎,这是咋回事?我们是不是被那朵百合花包住了?”我好奇的看着阿依莎,老族长道丁二胡三等人也是摸不着头脑。

阿依莎拿出烟锅吧嗒吧嗒的吸着,坐在地上咬了一口地面,回头对众人说:“嗯!味道还不错呐!赶紧吃一些吧!”说着他用手抠着地面,咔擦咔擦咀嚼着。

我掰了手大的一块塞到了嘴里,味道很淡,有一种咖啡的苦味,奶酪的清香,黄瓜的脆爽,西瓜的甘甜,真是美味无穷。

不知不觉我眼睛迷离,看到人影虚晃着,接着不省人事了。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上,除了阿依莎和老族长道,其他人也睡得像死猪一样。原来这是梦灵百合,被香气迷惑的人,便会沉入梦境。

身后还有五座坟地,荒草被山风刮的呜呜叫,凉气从头到脚,渗入了人的四肢百赅。

竹竿顶端的鬼灯旁飘着几只黒蛾,绿色的灯光就像一只猫眼。

就在众人商议怎么将其打落时,我看到一个白影闪了一下,随后没入了鬼灯。我很是奇怪,这个白影到底是谁?难道是姬鬼天,或者是他安排的幽灵。这样一个鬼魅太可怕了,我们不光要对付北斗七魇坟的凶局,还得提防鬼魅。

鬼灯在空中一闪变成了三只,然后一晃分成了九只,变成了萤火虫似的小虫子,在竹竿顶端闪烁着。一个鬼影在竹竿顶上飘摇着,慢慢没入了竹竿。

“大家千万要小心了,这种螟蛉萤专门啃食人的心脏,一旦侵入,几秒就能要人命。”阿依莎说罢拿出了一包天罡砂,又分给了众人五色砂,用以防止螟蛉萤的袭击。

螟蛉萤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嘶嘶叫着飞来,肚子上闪烁着绿色的光点,就像一只绿色的信号灯。螟蛉萤的速度很快,瞬间便到了我们跟前,并没有发起猛烈的攻势,而是绕着我们不停的盘旋,想要找人下口。

我拿出解印注意着螟蛉萤的动向,但是它们飘忽不定,很难用肉眼看到。

“这鬼虫子,到底有什么厉害的,干脆点一把火烧死它们!”老族长道说着拿出了打火机,拔了一些干草扎成了火把。

通红的火焰跳动着,螟蛉萤在风中闪动,胡三用电棍去打,结果螟蛉萤嗖的一下在他的手上咬了一口,才三秒的时间胡三的手就肿成了熊掌,痛的哇哇大叫。螟蛉萤在空中隐没,继而出现在了他的胸口,一道细细的血线喷起,螟蛉萤钻进了胡三的心窝。

我心里一惊,看来胡三要一命呜呼了!

众人面如土色,人人自危,手中拿着电棍、火把等物,提防着螟蛉萤。胡三倒在地上抽搐着,眼睛盯着我们不停地用手拍地,痛苦的用双手揪着头发,脖子上青筋暴起,显得狰狞恐怖。

胡三的身上逐渐被淡淡的绿光笼罩,一团鬼火突然将他包围了。胡三嗷嗷大叫,几秒后化为了灰烬。

惊慌之下,我们急忙背靠着背,一刻也不敢放松,这螟蛉萤实在太诡异了,一旦被它缠上,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点点绿光向我们袭来,起码有几十只螟蛉萤。

阿依莎打出了天罡砂,众人也挥出了手中的五色砂,五色的烟雾和黑气卷动着,大量螟蛉萤被打的落到了地上。众人刚缓了一口气,只见数十点绿光飞来,不由的心揪了起来。

我赶忙掐了一个法诀,念着解魂咒道:“三坟五典,六道十界,八索九丘,五仙五虫,阴阳道君急急如律令,解!”解印的“阴阳鬼镇”四字一闪,四点金光打向了四只螟蛉萤,当下将其击落。

阿依莎顺势一挥袖子,两道鬼王符破空而出,在空中打了一个旋儿,直接将两只螟蛉萤焚毁。胡三棍乱晃,也打掉了几只螟蛉萤,但是还有三四只在闪动,时刻威胁着我们。

阿依莎看了一眼身后的竹竿说:“茂茂,赶紧将那根竹子拔出了,这样就能打掉螟蛉萤了。”我和老族长道急忙跳上了坟头,双手拽着竹子往外拔。那竹子有胳膊粗,根系相当发达,坟土被带动了一片。

突然手里一轻,竹竿被连根拔起了,下面竟然长着黑色的长发,根须上挂着一件白色的血衣。

螟蛉萤忽的一闪没入了胡三的肚子,又一只没入了丁二的胸口,两人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杀猪似的嗷嗷直叫。

我急忙将血衣拿给了阿依莎,阿依莎嗅了嗅说:“赤衣凶,笑面尸,鬼笑莫如听鬼哭!”这时断魂烛的坟头冒出了青烟,螟蛉萤消失了,胡三、丁二二人岔了气,倒在地上抽搐着,嘴里吐着白沫很是狼狈。

常常听说祖坟冒青烟是好事,但是这北斗七魇坟冒青烟,确实凶事。

胡三身子颤抖了两下,眼珠发绿,脸上闪着青光,几秒后被绿色的鬼火包围,呼呼几声化为了灰烬。

丁二抽搐着,阿依莎急忙在他的眉心点了朱砂印,他脸色煞白的爬了起来,就像得了一场大病。坟头青烟笼罩了四野八荒,咯咯咯的笑声不断,听的人头皮发乍,毛骨悚然。

“不好,这是笑面尸,大家赶紧往鬼眼门走,只要过了鬼眼门,笑面尸就奈何不了我们了。”说话间我们一阵狂奔,看着只有几步路的鬼眼门,七拐八绕九回环,费了不少功夫,刚刚来带坟前,白色的纸钱漫天飞舞,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咯咯咯”怪笑声在身后响起,只见一个白影一闪,胡三被高高悬在了空中,手脚睁着了几下,喉咙被一点青光洞穿,鲜血飞溅,摔倒在地上,死了。

众人手忙脚乱,都想尽快穿过鬼眼门。

鬼眼门是坟头照壁墙上的一个小洞,单人侧身才能勉强通过,但是大家一起涌去,谁也没过去,胡三被卡住了。丁二大骂:“他娘的,谁踩我的脚,哎呦!”

这时,白影又是一闪,在空中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虚影,咯咯咯的笑声响彻了竹林。丁二压了压毡帽,拿着电棍双眼四扫。

只见一点青光一闪,咯咯咯的笑声过后,丁二的眉心被洞穿了,殷红的血汩汩的流着,从鼻尖滴落,双脚一歪倒在地上,死了。恐惧的双眼大睁着,喉咙里吱吱吱的响着。

白杨树木立着,就像一个个麻木的看客,微微摇晃着树枝,用沙沙的树叶表示对恶灵地谴责。黑色的岩石,黑色的泥土,黑色的烟气,还有煤渣的味道。

看到丁二被鬼魅洞穿,胡三吸了一口凉气穿过了鬼眼门。老族长道等人鱼贯而入,我也顺利穿过,将鬼魅甩在了身后。

鬼魅在树林咯咯咯的笑着,白色的血衣像幽灵般的隐遁,丁二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猫着步子往鬼眼门探头。

北斗七魇坟勺子的手柄已经被我们捣碎,现在只剩下鬼眼门、泣血墙、噩梦杠。但凡这种凶局,都是越到后面越危险,因此众人脸色更加难看。

阿依莎告诉我们,穿过鬼眼门并没有危险,只是这道门,就像一种诅咒,他会给进入者带来厄运,所以才无比的凶险。

一道白墙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墙下是一道坟堆,黑色的墓碑死气沉沉,

上一篇:第十五章 虫 下一篇:第十七章 稷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