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拳头大的蚊子铺天盖地,阿依莎拿出天罡砂打了出去,虽然杀死了许多的鬼蚊,但是潮水般的蚊子黑压压的看不到尽头,凸出的复眼发着红光,又细又长的腿蜷缩着,口器就像圆珠笔的笔芯。

无计可施,我们三人掉头就跑,但是发现原本的胡同变成了一堵黑墙,无路可逃。我急忙拿出黑造铁当的砸了一下,念动真火咒,一个红色的光圈将我们罩在了里面。

看到墙角竟然是一个黑洞,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逃命要紧,不然被鬼蚊咬伤就麻烦了。阿依莎率先钻过了黑洞,老族长的腰刚穿过去就被卡住了,肥大的屁股比洞口大了一圈。看到她拼命摆动着身体,我在她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老族长嗷叫一声钻了过去。

我刚收了黑造铁转身就被鬼蚊包围了。

上百万的鬼蚊蜂拥而来,在我的身上来回跑动着,我静静地站着。鬼蚊覆盖了我的胸口,紧接着双腿胳膊和后背都有鬼蚊,脸上有爬了好几只,弄的我头皮发麻。还有更多的不断飞来,耳边嗡嗡声不断,身上包裹了厚厚一层,几秒后头也被包在了其中。

我感到心里一阵紧张,生怕鬼蚊狂咬,这么大的蚊子,咬不死也会被咂成人干。浓浓的恶臭味逸动着,我的双腿被包裹的僵硬,身上就像穿上了厚厚的铠甲,热的要死,憋得要命。

几只鬼蚊在我的裤腿口徘徊着,幸好没有钻进去,不然麻烦大了。

凡是这种威胁,都只能以静制动。比如被狗追,你站下或者蹲下不动,它一般不会攻击你。如果你落荒而逃,就会被穷追不舍。

过了几分钟,突然咯吧一个炸雷,冰雹筛了下来,鬼蚊四散飞去,我看到一只小狗从那个黑洞钻了出来。

阿依莎探头往外一看鬼蚊不见了,爬出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老族长又被卡住可,我和阿依莎抓着她的胳膊生拽,她嗷嗷直叫。

“阿依莎,那边是啥情况?”我看到阿依莎一脸的无奈。老族长抢先说:“他娘的,原来是一个狗窝,一堆堆的狗屎臭死了。”说着嗅了嗅衣服,噗了一声摇着头。

穿过了黑墙胡同,一条老街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老街上人来人往,但是没有叫卖声,也没有讨价还价的。我开启了魇门,仔细一看街上黑气腾腾,全是飞舞的幽灵,还有无数闪着青光的鬼脸。

街边有一个修鞋匠,穿着破旧的烂布外套,脚上一双黄球鞋,正拿着一根锥子扎着鞋帮子,鼓着腮使劲抽着钢针。

一个没牙老阿婆手里提着一串死鱼,黑鱼的眼睛全部闭着,让我感到奇怪。老阿婆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突然露出红色的牙根冲我一笑,我打了一个寒噤,低头看到死鱼突然全部睁开眼睛瞪着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怎么了?”阿依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关心的问。

我伸手指着没牙老阿婆,发现那里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人,顿时心里发慌,不知道怎么应对,只是说没事。

“你看那个女孩儿,不穿裤子光溜溜的在街上跑,真是伤风败俗,唉!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老族长凑在我的耳边低声说。我顺着她眼神的方向看去,那里只有半截黑色的木桩,根本没有所谓的女子。

“别嘀嘀咕咕了,一会儿有人搭讪千万不能理会,尤其是叫你们的名字,更是不能回应,知道了么?”阿依莎掐着我们的胳膊,叮嘱了几声。

我和老族长急忙点头。

走了三条街,过了八座桥,依然没有见到老族长的踪迹,看来这次移梦很是困难。

地上出现了一个深坑,几个人在坑里窃窃私语,我一眼就认出了老族长,还有几个前几年死去的老爷老阿婆。

“老族长,一会儿千万不能应声,这些都是鬼啊!”我嘱咐了老族长几句,生怕一会儿又出乱子。

我的话刚说完,一个声音喊道:“老族长,见了你三阿婆也不过来问好,你小子翅膀硬了,是不是……”

老族长嘿嘿一笑说:“三阿婆,你都死这……么……多年……”老族长脸色大变,突然想起了刚刚的话,但是已经晚了。

三阿婆跑过来拉着老族长的手,老族长就像被灌了迷魂汤,两眼发呆,表情麻木,看来已经中了阴鬼的道。

三阿婆的三寸金莲上穿着绣花鞋,走起路来是小碎步,黑色的对襟上衣,腰间挂着发黄是手帕。我急忙拉住了老族长的另一只手,但是老族长着魔似的一下将我推到在地。

阿依莎急忙掐了一个降阴诀,三阿婆叫了一声飞了出去,绣花鞋在被打掉了,裹脚布拉起了一道白练。

“老不死的,人家死了也不放过,你全家不得好死!”三阿婆怨毒地咒骂,眼睛发蓝,老脸慢慢的碎裂了,无数的鲜血从她的眼睛流下,牙齿咔嗒嗒嗒的落了一地。

土坑中的其他鬼魂见了逃得无影无踪,老族长在地上挖着洞,几下之后钻进了泥水中。

老族长打了一个激灵,看了看满脸是血的三阿婆,不由得退了三步。

“破!”阿依莎袖子一挥打出了降阴符,一下子将三阿婆洞穿。三阿婆怨毒的脸上带着愤恨,慢慢的化成了碎片。

阿依莎说着给了老族长一张鬼王符,老族长向着坑边走去。老族长一不留神就掉入了漩涡。

我闪身钻进了漩涡,发现里面涌动的黑气有很大的浮力,我摸索着着向黑气走去。

黑气四周舞动着白色的东西,我一看原来是一些骷髅,十指的骨节嘎嘎作响,双手不停的挥舞着,想要把我抓住。

我左闪右避,蹲跳腾转,越过了鬼手的阻挡。

脚下的鬼手不断的向我伸来,我噔噔噔的跳着,就像午夜里行走的僵尸。一块巨大的石壁出现在了我的眼里,我看到石壁上一个鬼影动着,不由的心里一惊。仔细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影子。

石壁旁边一团东西抖动着,正是老族长。我走过去一把拽着她的领子往漩涡口拉,但是脚下的地面瞬间软化了,变成了黑色的沼泽,我的鞋子被污泥吸住了,用力一拔一只鞋留在了泥里面。

我伸手往污泥里摸了一把,本想捞出鞋子,但是摸到了一只冰凉的手,吓得急忙缩了回来,顾不得其她拽着老族长就走。

地面就像被铁锅里弱化的猪油,越来越软,行走起来非常吃力,慢慢的被污泥淹没了双腿,几秒的功夫就淹到了腰里。

老族长那厮好像一块朽木,竟然漂浮在污泥上面,我拽着她的衣服不敢放手,生怕沉没在泥沼里。

黑色的污泥散发着臭豆腐的味道,我踮着脚尖仰着脖子,污泥已经淹没了胸口,突然觉得呼吸困难,腹腔被挤压的难受。

沼泽边有一条绿色的树藤,上满爬着灰色的臭虫,还有几条粉嫩的蚯蚓。

我一手抓着树藤,一手拽着老族长的衣领,腾挪着向漩涡口移动。就在这时,一条大腿粗的黑蛇从沼泽里蹿了出来,带起了一片污泥,腥红的分叉舌向我冲来,两颗血红的毒牙喷出了透明的毒液。

我急忙顺势低头,毒液在我的发梢擦过,头发滋滋滋的响着,我闻到了一股灼烧味,心揪在了一起,看着黑蛇一阵后怕。这一低头不要紧,污泥却深了半尺,已经淹没了我的肩膀,据说淹到脖子人的呼吸就会停止,但此时我已经喘不上气了。

黑蛇并没有停止攻击,而是人立起来蛇头向后弯着,积蓄了力量猛的向我的面门扑来。

我顾不得太多,急忙将头缩入了泥沼,心跳顿时停止了。听到头顶呲啦一声,黑蛇疲软在了泥泞里,我伸出头的一瞬间恰好将其顶在头上,冰凉的冷气从天灵盖传入了大脑,浑身打了一个寒噤。

黑蛇的后半截被咬掉了,蛇头蠕动了两下,掉在泥中死了。

我看到绿色的树藤在泥沼里动了一下,慢慢的窜动着,露出了一圈圈的黄色斑纹。这种警戒色在动物里面非常寻常,但是长在树藤上面,实在太怪了。

为了不至于被泥沼淹没,我继续抓着树藤前进,手里沾满了粘液,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走了五六步,我看到树藤的尽头吊着一颗巨大的头,一双白色的眼睛眨巴着,张开了血盆大口,一排排的锯齿牙密集的就像刺猬,我赶忙松开了树藤,心里发麻,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树藤扭动了一下,抖落了身上的污泥,露出了水缸粗的身体,竟然是一条绿体黄纹的怪鱼,我所抓的那道树藤,正是它背脊的鱼鳍。

黑色漩涡里弥漫着彩光,怪鱼打了一个挺子发出了一声怪叫,我被污泥冲击到了漩涡的边缘,老族长被怪鱼打到了另一边。

怪鱼身上的黄环一条条的脱落,变成了几百条菜花蛇,吐着血红的信子嘶嘶乱响,我急忙探到了老族长跟前,拽着他的裤腿往外面走。

怪鱼尾巴甩了一下,几道黑泥飞了过来,我急忙侧身躲避,但还是被打了一个马趴。老族长闷哼一声口里吐出了许多黑水,摇头晃脑的站了起来。

菜花蛇在泥沼了游了过来,老族长清醒后大叫:“我的个天神啊!跑吧!”说完抓着我的袖子就跑。没两步就停了下来。

原来那条怪鱼堵在了漩涡口,一排排的锯齿牙泛着亮光,老族长双腿一软跪在地上磕头说:“山神爷爷,绕过我们吧!我回家一定给你烧纸……”那条怪鱼双眼凶光一闪,张开血盆大口咬了过来。

我急忙拖拉老族长,但是慢了半拍,老族长的裤子呲啦一声被怪鱼咬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溅起了半米高。老族长啊啊啊的乱叫,小腿的腿肚子被怪鱼咬掉了,露出了森森白骨。

怪鱼又一次张口咬来,牙缝里滴着血珠。

我急忙拉动了一颗辰州珠,白色的粉末喷了怪鱼一脸,两只眼睛被符灰灼伤变得干瘪,身子一下缩小了数倍。怪鱼势头不减,扑过来咬着老族长的大腿,一条黑丝被拽了出来,老族长浑身一颤,打了一个激灵,就像被抽去了筋。

怪鱼并没有继续咬老族长,而是伸出舌头舔着他的大腿,老族长的伤口慢慢愈合。我觉得不对劲,难道这怪鱼喜欢吞整个的。

老族长呆在了污泥里,身子微微发抖,流出了眼泪,看来是吓得不轻。我拿出雷尺,掐了一个镇雷诀,念动引雷咒:“天罡地煞,乾坤五行,阴阳灵法,天雷地火,阴阳道君急急如律令,破!”

上一篇:第十二章 鬼鼠 下一篇:第十四章 鬼道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