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逃离了鬼庙,我们二人顺着洞窟逃窜,只见前方一个黑影晃动着,竟然是老族长。

灰色的雾气很是浓密,黑色的碎石被踩的嚓嚓作响。

走了几步,一团黑色的东西在雾气里蠕动着,走进一看原来是黑蛇。几十条黑蛇相互缠绕,不断的卷动着,分叉舌嘶嘶的吞吐,不断的摩擦着碎石。

我们等了几分钟,蛇群开始退去,地上留下了一层黑色的蛇皮,几只黄鼠狼从洞穴里探出了头,撕扯着将蛇皮拖进了山洞。

一路上蟑螂蛤蟆遍地,屎壳郎拼命的滚动着粪球,蚂蚁也匆匆忙忙的乱跑。

大约走了三里地,突然前面出现了一块空旷的荒地,半人高是荒草被风吹的摇曳着,几只地鼠鸣叫着钻进了地穴。

无数的土堆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坟头长满了荆棘,几乎很久没有人来打扫祭拜过,荒山野坟显得无比的荒凉,倚魂幡的金箔没有完全的风化,在细细的竹竿上耷拉着呜呜地哀鸣。

坟堆中间有一条小路,没有一根杂草,因为这条路是用青石铺成的,上面几乎纤尘不染,走在上面很是冰凉。

这诡异的洞窟满是坟堆,大多数只有一个土堆和一块黑石,然后就是红色的布条飘摇。

地势慢慢升高,一块黑色的墓碑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孤零零的墓碑就像电视塔,荒凉的站在坟堆中间。

墓碑周围是一些修葺整齐的坟墓,大多数都是用青砖砌成,而且有墓碑,虽然历经沧桑,但墓碑石的字依稀可见。

墓碑后面有一个洞穴,斜斜的通向了地下,黑洞洞的没有一点生气,站在洞口就能感觉到一股凛冽的寒气。

我们点着火把行走在洞穴里,不由的双腿打颤,这是正常的心理反应。洞壁上没有任何人工凿刻的痕迹,看来是被风蚀而成的,地上时不时的能见到攒动的黑蛇,蛤蟆在土洞里探着头,不经意以为是蛇头。

洞很深,而且很潮湿,人住在这种地方,恐怕会得风湿病,就算不瘫痪,也得落下残疾,姬鬼天那厮不知道怎么在这种地方生活的。

暗灰色的洞壁被火光照的发黄,地上有一些塑料袋,还有一次性的筷子,以及泡面的调料包。说明姬鬼天经常到外面去购买食品,而且还活着。

洞穴的尽头是一个腹腔之地,很是宽敞,一个石台上铺着蒿草,上面一床发黑的毛毯,一条油光发亮的褥子,还有一个黑黝黝的被子。

发霉的味道很浓,好像在哪里闻过,但是实在想不起来了。

我看到石壁旁挂着一块黑布,无数突起的东西被黑布掩盖着,散发着淡淡的腐败味,很像尸体腐烂的味道,和我在张瘸子家闻到的一模一样。

阿依莎大大咧咧的走到墙壁前,好奇的看着黑布,他半掩着鼻子哗啦一下揭开了黑布,堆叠的十多具尸体被黑布带动,骨碌一下滚落了。阿依莎吓得向后退了几步,脸色有些难看。

尸体都是完整的,上面缠着布条,大多已经干瘪,面部已经完全腐烂,奇怪的是尸体的头上都插着一把青铜匕首,胸口绑着一块黑犁头,好像是某种特别的祭祀,估计就是犁头巫家的邪术。

听到嘶嘶的声音,我看到一条手臂粗的黑蛇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口里吞着一只拳头大的癞蛤蟆,癞蛤蟆咕嘎咕嘎的叫着,后腿不停的抖着,慢慢的被黑蛇吞进了腹部。黑蛇的身体被憋起了一个肿瘤,吐着红色的信子向墙角的洞穴钻去。

石台上的被子打开着,里面似乎有人,黑色的长发露了出来,微微颤抖着。阿依莎拿着蛇鞭一下勾起了被子,一条光溜溜的玉体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女子长发散落,雪白的胸脯裸露着,就像玉雕的冰美人。

赤裸的身体微微颤动,我和阿依莎不由的吞了几下口水,慢慢的向雪白的身体靠去。

“别接近,有问题!”阿依莎刚说完,身体突然坐了起来,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眼睛微微张着,面色红润,精致的小脸就像画中人,很美很美。

就在我和阿依莎发愣的瞬间,突然看到女体的肩上长出了两只毛茸茸的的手,接着头顶露出了两个尖尖的耳朵,一双碧绿的眼睛女子的身后探了出来。

原来是一只兔子大的白鼠,手指粗尾巴有二尺长,跐溜一下跳到地面上,钻进了石台下的一个小洞,女子的身体倒在了石台上。

我看着这女子有些面熟,突然一个红色的戏服在脑海一闪,咿咿呀呀的怪叫充斥着双耳,刺痛的电流传遍了我的四肢。

阿秀!不错,石台上这个女子正是阿秀,我这才注意到她的脖子有一道淡淡的勒痕。

阿秀不是活的好好的,这尸体竟然保存的这般完好,到底是怎么回事?

石台边有三口黑色的大棺材,两个没有棺盖,上面贴着几张黑纸。我探着头往里一看,也是一个女子,穿着黑色的旗袍,身体保存完好。如果不是躺在棺材里,我会以为她睡着了。

虽然她的鬼魂在死亡噩梦里破碎了,但是还有一丝阳魄留存,这才保持了身子没有腐烂,而是处于休眠的状态,一旦环境改变,将会立即腐烂掉。

阴阳天地人神鬼,寻龙地穴风水向,五虫赢鳞毛羽昆,包含着世间万物,要想长生不老,那是不可能的,毕竟天机分阴阳,有生就有死,这是命数,也是天机的法则。

若是想要死后不腐不朽,就要借助寻龙秘诀,探察地穴风水向,借助自然的恩赐,找到风水宝穴,只要占拥龙脉,才能尸体长久的封存,但也有一定的年限。

阿依莎梆梆梆用蛇鞭把子磕着棺材盖子,试图要将最里面的一口棺材打开。阿依莎拍了一下他的手,示意他不要莽撞,万一棺材里嘣出个僵尸啥的!阿依莎一跺脚嘴噘的比驴嘴还长,脸上也是带着几分不情愿。

我们三人同时往中间的一口黑棺看去,只见里面装着清澈的水,闪着淡淡的蓝光,碧绿的水面上飘着一层淡淡的花瓣,散发着玫瑰的香气。我对花粉有些过敏,不由的打了一个喷嚏。

阿依莎的手有些闲,竟然伸着爪子捧起了清水,大大咧咧的看着傻笑。

我感到很是奇怪,难道这小子中邪了不成。

阿依莎吸溜吸溜的喝了几口棺材里的水,用袖子擦着嘴。阿依莎刚要转身,老族长突然抡起镰刀向阿依莎的脖子砍去。

我吃了一惊,急忙扯住了老族长,阿依莎也低头躲过了镰刀。梆的一声闷响,镰刀将棺材剜了一个洞,清水汩汩的顺着破洞流到了地上,汇聚成一股全部向着石台流去,最后将阿秀的身体包裹住了,美丽的酮体被裹上了一层淡蓝色的外衣,看起来更加的销魂,不觉得耳根发热,心荡神驰。

老族长身子软了一下差点儿跌倒,我急忙扶住他问:“你刚才咋了?”

老族长拍拍头说:“迷迷瞪瞪的,就像睡着了似的,没出事吧?”他看着我若有所思的问。

我和阿依莎都是虚惊一场,安慰他说没事。

这时身后的黑棺里面发出了咯咯咯的碎声,就像晚上磨牙是声音,听着很是硶牙,就像石头摩擦铁板的声音,听的人耳根发胀。

棺材旁边升起了一层淡淡的白雾,黑棺里面的动静几乎消失了,这时,洞顶上传来了嘶嘶的碎响,我仰头一看是无数闪动的亮光。

秘密麻麻的亮光就像是暗夜里的星星,那种细微的摩擦声非常入耳,在耳膜上发生了不可思议的震荡,感到人的眼睛似乎被什么力量牵动着转。

我打出一道灵符驱散了浓密的雾气,看到头顶闪动着的亮光竟然是一双双黄豆大的眼睛。那些眼睛闪着紫色的光芒,不停地移动着。

老族长踮着脚扯着脖子说:“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很像萤火虫儿,但那体型看着也忒大了吧!”

我刚想提醒让她小心一点,只见一个闪光就急速飞来。

若不是阿依莎蛇鞭快,这老族长必定是要着了那东西的道。我看了一下地上虫子的死尸,发现这虫子大的离谱,比苹果小不了多少。

“哎呀!吓死我了,这东西好像是什么巫法怪物,邪乎的紧啊!”老族长拍着胸脯喘息。

阿依莎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瓶在那虫子身上滴了一点液体,只见虫子快速消融,露出了本来的面目,原来是一只巨型的蚊子。

这蚊子可以说是蚊鸟了,一点儿都不比鸟小,绝不会是什么蚊子,叫它怪物一点儿都不为过。

“这蚊子肯定是中了什么邪法,你们看它的头上那突出的复眼,明显是有鬼纹。”阿依莎说着用脚碰了碰鬼蚊。

“这种鬼蚊我见过,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村子里人刚开始往外搬家,就遇到过鬼蚊吃人的事情……”老族长脸上带着恐惧,看来是经历过不同寻常的事情。

头顶的洞窟呜的一声闷响,那些鬼蚊好像突然苏醒了过来,不停振动着翅膀。

上一篇:第十一章 双面异人 下一篇:第十三章 怪藤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