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上面有一个弧形的大窑洞,全部是血红的壁画,就像燃烧的火焰。窑洞里吊着无数的尸体,就像挂腊肉似的。角落里堆积着无数人头,叠摞成了小堆,上面插着一个牌子写着京观。

所谓的京观,就是古代战争中将擒获的百姓敌人全部斩杀,用尸体囤积一座城,用为了威慑四方诸侯。隋朝屠城之战,将十万敌军全部屠杀,然后将尸体堆积制造了一座很大的碉楼,人头全部用朱砂、水银等浇灌,具有千年不腐的作用。

眼前的这个京观并不是很大,根据地上堆积人头的数量计算,大概也就是几百人。吊着的那些尸体大多是女性,脸上的肌肉已经完全腐烂,眼窝变成了两个黑洞,看着就让人发毛。

我和阿依莎道顺着窑洞向前走了几步,发现地上有许多矿石,上面带着点点的金色,可能就是阴山的金矿。十年前,黄金部队驻扎在了阴山,然后在山腹挖了很多的洞,说是采矿淘金。当地人也有私自悄悄去的,但大多没淘到金子,还损失了不少钱。半年后,传出消息,黄金部队在阴山遇到了鬼,全部被恶鬼掐死了。之后就杳无音讯了。

窑洞有一个倾斜向下的坡度,我用青乌灯探了一下火焰方向,发现火焰的偏向了下面,当即和阿依莎道一前一后往下面走去。

地上有一台很大的钻机,连着电线,旁边扔着几个安全帽,上面安装着矿井灯,但都生锈腐蚀的破旧不堪。我发现那里有一个人影,人手电一照原来是一个黑漆漆的骨架,看样子是中毒而死的,不然骨头不可能发黑。

旁边有一些木箱子,上面写着MA—7085S:矿井钻用炸药,非专业人员请勿打开。

我吸了一口冷气,赶紧关了手电,万一矿井洞内太干燥阿依莎起电,说不定就能引爆炸药,那样就真的粉身碎骨了。

向下走了十几步,地上有五六具尸体,身上的皮肤干瘪反黑,大多呈现酱紫色,也有青菜色的,估计当年应当是洞内有是什么瘴气之类,才导致这些人死亡。不知道现在毒气有没有散尽?

转弯之后竟然是一个很大的神坛,上面摆放着无数黑色的坛子,空中悬挂着一口黑棺材。看到黑坛子我大喜,但是这些坛子那个才是真的摄魂坛,而且斖术妖人麻雀呢?

我看到棺材上面爬着一个白色的东西,给阿依莎道使了一个眼色让她警惕。我抓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梆的一声轻响,棺材上面的那东西竟然不见了。黑坛子当当当的响个不停,在洞窟里显得格外诡异,乓啷乓啷几个黑坛子破了,里面钻出了一只只巨大的昆虫,正是那种尸虫。

棺材板咔擦咔擦响了几下,突然一下裂开了缝子,一双血红的眼睛从里面射出了寒光。一双长毛手从里面伸了出来。女人的笑声在矿洞里回荡着,万分的诡异。那东西从棺材里面爬了出来,头上顶着一个拳头大的毒瘤,散发着黑色的毒气,很是刺鼻。

古怪的闷声在洞窟传荡,我打了一个冷颤准备拼命。发现那些尸虫发了疯似的向怪物涌去,一下子将其包裹,呜呜的怪声。

几秒后那怪物变成了白骨,上面挂着血丝,很是恐怖。我发现这些尸虫与众不同,完全没有诡异的腐尸气味,反而有一种虚无缥缈的人味。地上摆着一个黑坛子,尸虫全部钻进了坛子,最后一声不响。

我用青乌灯灯焰探测了一下,火焰指向了地上的黑坛子,原来这些尸虫体内吸收了灵柩村村民的灵魂,怪不得有些灵性。

废矿洞是从阴山挖进来的,一直往前走必定能走出去。我和阿依莎道绕了半天,发现迷路了。矿洞纵横交错,有无数想坑洞分支,一不小心就走进了死胡同,退回后依然找不到出路。

土地婆婆说“入洞靠左行”,看来只能按照这个方向走了。大概过了十分钟,我看到前面有亮光,顿时舒了一口气。

“哎呀,终于找到出口了!”阿依莎道也叹息了一句,我们快步往那边走去。到了亮光处我们惊呆了,那边竟然是一面像镜子一样的岩壁,上面布满了金色的粉末,顶上有一个小洞,光线照下来刚刚达到洞壁,看起来明晃晃的。

“咕咕咕,吱吱吱,咕咕咕,吱吱吱……”

黑暗处传来了一阵肺泡蠕动的声音,我听到头皮发麻,暗想这又是什么鬼东西?两点金光一闪,我看到一个长毛的东西跳了出来,呲牙咧嘴,爪子拿着西瓜大的石块投向了我们。我急忙闪身避开,和阿依莎道躲在了旁边的一个旮旯里。

竟然是一只金毛猩猩,这种东西怎么会居住在矿洞里!我看到金毛猩猩走到了石壁前面,通过石壁的反光,用爪子梳理着毛发,不时地呲牙咧嘴,这畜生竟然在照镜子!

我和阿依莎道贴着洞壁悄悄的靠左走,试图摆脱猩猩的纠缠,但这畜生非常的灵性,竟然发现了我们,嚎叫着向我们扑来,血红的大口露出了獠牙,满口金牙金光闪闪,真是成精了。

石壁处有一块巨石,旁边堆积着一下金色的矿石,我们急忙躲到了后面。那金毛猩猩找不到我们,连连的椎心顿足捶胸仰天咆哮,抓着金色矿石嘎嘣嘎嘣吃了起来,就像嚼豆子一般,听的人牙疼,很渗人,估计它逮到什么吃什么。

猩猩坐在地上剃毛发,抓着虱子嘎嘣嘎嘣的吃,甭提有多恶心了。

我们蹑着步子往走去,金毛猩猩再次发力,疯狂的追击而来,撵着我们满洞乱蹿。我看到前面的洞穴小了很多,急忙黑阿依莎道跑了过去,金毛猩猩尾随而来,突然身后轰隆一声,金毛猩猩不见了。

“狗日的,升天成仙了不成,跑哪里去了?”我回头走了几步,发现地上一个陷坑,里面插着无数的竹签,上面涂着黑色的东西,应当是一个陷阱,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幸亏我们刚才过去的时候没有塌陷,不然被眨地的就是我们。

猩猩金色的毛发上沾满了血珠,身体不断抽搐哈儿,嘴角带着微微的颤抖,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哀声,眼睛里含着泪花,看着很是可怜。

要说和人最接近的就要属猩猩,动物园的那些别的动物,你看到它们可能没有什么眼神,但是唯独大猩猩,流露出的那种眼神和表情,几乎和人一样。

看着鲜血染红的竹签,我顾不得太多,这地方绝非久留之地。

阿依莎道说:“看它那么痛苦,不如就杀了得了,免得活受罪。”我看到猩猩痛苦的表情没有说话,阿依莎道搬起一个西瓜大的石头举过头顶用力砸了下去,嗷的一声大叫,猩猩的脑袋被砸的粉碎,白的红的溅了一地,我心里咯噔一下仿佛空了。

绕过了陷坑,我看到前面有一个拱形大门,是用黑色的石条砌成了。黑色石头叫鬼头石,是阴山特有的石料,只有建造寺庙的时候才会在地基下面垫一块,平常人家不敢将鬼头石带回家,因为有一个古老的传说。

相传阴山有七个鬼王,统治者六道五行。一天,太阳神怕鬼王造反,就杀掉了六个只剩下一个。被杀掉的六个鬼王冤魂逃到了阴山,但是难以躲避太阳神的追击,他们变成了黑色的石头,也就是这种鬼头上。鬼头石带有很重阴气,一旦被活人戴在身上,轻则得病重则丧命,只有神庙地下压一块,才能保持阴阳调和。

拱门上有两个很大的灯台,上面插着两根绿锈斑斑的东西,我的脚步放到门槛上的时候,两边的灯盏突然哗的一下点燃了,绿色的火焰跳动着。

原来灯盏里放着白磷被一个铜半球倒扣着,只要人的脚放到铁门槛上,就会触动拉线使得铜碗打开,白磷接触到了空气就自燃了,显得非常奇妙。

“这是鬼火啊!和野坟里的一模一样,看来我们又绕到了回来。”阿依莎道说着拨弄的灯盏。

“这难道是鬼门不成?不知道我们是出去还是进去,但愿是出去的路吧!”我和阿依莎道走进了黑色的拱门,看到墙壁上有无数浮雕鬼头,墙壁上凿着很多的孔洞,细细的白光不知道从哪里照进来的。明暗交错的洞穴显得更加诡异,地面上有很多碎石,不像是废弃的矿洞,说不定走下去就会是黄泉路,或者通往地狱。

突然眼前非常开阔,地面像蜂窝煤似的,黑色的空洞非常密集,透着一股股的冷气,脚底板发凉,凉气从小腿一直往天灵盖上窜,说不出的难受和压抑。

我挪了一下步子,感觉走起路来很吃力,阿依莎骂道:“什么啊!咋回事呐,我怎么使不上力气了。”我告诉她我也是,感觉身子轻飘飘的,就是脚下踩不实。

腾挪着走过了蜂窝煤地面花了半个小时,我累的精疲力竭,仿佛被抽去了灵魂似的,难不成真的走进了地府吗?

继续向前走了十分钟,看到哪里有一座天桥,我打了一个冷战暗想:妈的到了奈何桥了。

我看到桥上的铁索锈的发红,上面铺着木板,大多数已经腐朽糜烂,散发着烂木头的气味。

我探头看了一下,下面笼罩着白雾深不见底,掉下去必定是死无全尸,摔成肉泥!

阿依莎道用脚在木板上踩了一下,木板箱饼干似的咔嚓断裂掉了下去,一点落地声都没有,看来真是深不可测啊!

我和阿依莎道合力摇动铁索,发现铁索虽然锈蚀严重,但是还算结实,估计不会断裂。阿依莎道背着背包上了铁索桥,抓着铁索向前走去,摇摇晃晃的铁索桥吱吱呀呀乱叫,使人胆寒心跳。

她走过的地方,木板都会纷纷碎裂掉下去。

我往身后一看,发现洞穴黑暗处一双绿色的眼睛闪动着。

上一篇:第八章 裹尸布 下一篇:第十章 死亡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