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老族长思量再说才开口说道:“好吧!我就告诉你们,希望你们不要害怕啊!”她顿了顿接着说:“这灵柩村以前是个棺材坟地,由于外面逼的紧,各种杂税外加兵匪横行,我们就逃到了里面。”

她告诉我们,他们本来打算在这灵柩村里常住下去,和外界断绝关系,但是在新村子里住了不久,古怪的事儿一件连着一件。

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人都非常嗜睡,尤其是小孩子更是严重,甚至有一睡不醒的。村里人开始恐慌了,然后找了巫师察看,结果巫师中了招也一命呜呼。

这还不算什么,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夜里有尖叫声,没到半夜十二点,就会听到女人的尖叫声到处飘荡,一时间传开了闹鬼的事情。

就当人们犹豫不决是搬出去还是继续住的时候,有一件大事彻底给这些人敲响了警钟。

牛传芳一家上下祖孙四代公十二人,一夜之间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割去了脑袋,这件事情彻底在灵柩村炸开了锅,那些老人纷纷表示是得罪了山神,这是山神在惩罚他们的罪恶。

一些人已经收拾好细软,卷了铺盖卷就往外面跑,生怕被山神爷抓去当小鬼。

还有一些胆大的年轻人不信邪,说要晚上去会一会那山神爷,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就算是老虎也要揪下他的胡须玩玩儿!

老族长劝说一阵那些人死活不听,只好任由他们去了。

第二天早上就传来了噩耗,说那些人全部被分尸了,断胳膊断腿的全被挂在了竹林里面,看来真是山神爷发怒了。

老族长一看这还得了,赶紧命令剩下的人撤出了灵柩村,这里从此也就成了一个无人居住的荒村。

听完老族长的话我倒是没有感到多恐怖,但是见到这房子感觉里面另有玄机,倒是有些让人害怕。

众人沿着黑石小道行走着,总是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我看,但是我四处看了一下也没发现有任何的异象。

“怎么了,鬼头鬼脑的难道长虱子了不成,转来转去的!”阿依莎撇着嘴看着我。

我的个乖乖,我又没惹她她撇嘴干嘛!真是女人心看不透,只因胸前肉太厚!

我故作神秘在她耳边悄悄说:“我发现了一个秘密,有一双鬼眼在无时无刻盯着我们,你还是多留些神,千万别着了邪道了!”

阿依莎冷哼一声说:“我是什么人呐!就那些偷偷摸摸的鼠辈小贼,我还不放在眼里呢!就让他来吧!姑奶奶现在手痒痒的不行呢!”

听她说道慷慨激昂我不不好打击她,就顺着说:“那是!女侠你行走江湖练就了金钟罩铁布衫,铁嘴铜牙谁能奈何得了……”

我的话还没说完阿依莎的拳头雨点儿似的落在了我的身上,嘴里骂着:“哼!你个傻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知道准不说好的!”

我赶紧求饶几句说:“我认输还不行嘛!别闹了,这里这么危险,还是赶紧找那妖人要紧……”阿依莎在我胳膊上拧了三圈才满意地笑了,把我疼的只吸凉气。

秦明和苏雪二人往一座黑色房子走去,我问老族长:“那房子是干嘛用的,怎么看着有些吓人啊!”

老族长说:“那是棺材铺,说起来我们灵柩村的名字还是棺材铺的老张头起的呢!老张头祖代都是做棺材的,他本名叫张起灵,他爹叫张开灵,他爷爷叫张封灵……”

听到老族长的解说,我问道:“为什么他们家男人名字都带一个‘灵’字呢!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老族长解释说:“这个说来话长了,灵就是阴灵,棺材是装人的身体的,那阴灵就会惦记自己的肉体不肯离去。而棺材匠取名灵字,就是为了镇压阴魂邪灵,就像五行缺水补水一样……”

我们走进了棺材铺,看到里面的陈设非常简单,竹棚下面摆着几根木桩子,以及一些X形马扎子,是木匠专门用的那种。但是样子却有些奇怪,不是三条腿而是四条腿。

我走过去一看那那里是四条腿,分明是三条腿,而一条耷拉着的竟然是半截人的裤管,看起来就像是一条木腿。

就在这时,我发现裤管动了一下,里面掉出了一块红肉。

我急忙后退了一步,众人看着裤管里掉出的红肉面面相觑。裤管里面起伏着动了几下,一只鞋大的青毛老鼠从里面钻了出来,那家伙蹦起来有一人高,逮谁咬谁,真是非常的剽悍。

陈二狗没有功夫护身首先中招,那青毛老鼠跃起来一下咬掉了陈二狗的脖子,可怜的二狗抱着脸鲜血直冒,堂堂七尺男儿竟然嚎啕大哭。

这还不算完,我们几人看那青毛老鼠有些邪气已经躲开了,只有可怜的陈二狗当炮灰,被青毛老鼠一下子撕掉了下嘴唇,我头皮发麻竟然忘了出手。

还是秦明身手了得,而且应对速度非常快,无鞘铁剑一挥念着法诀,寒光一闪青毛老鼠就一命呜呼了。

我刚松了一口气,只见草垛子中嘶嘶乱响,接着就冒出了几只绿油油的眼睛,绿毛铮铮青毛凛冽非常嗜血,看来这次是捅了耗子窝了。

“娘啊!这次俺是死定了……”了字还没说出来,陈二狗就哇哇大叫,被一只青毛老鼠正中背心,当下将其洞穿钻入了肚子里,接着嘴里飚出一股鲜血就不省人事了。

陈二狗的尸体瞬间变成了绿色,长出了一层淡淡的白毛,接着白毛变成了翠绿色,那只老鼠身体胀大了一倍,眼睛变得血红嘴里叼着一颗心脏往洞里钻去!

不等这只老鼠进洞,其它老鼠围上了直接将其咬死开始争夺心脏,仿佛那颗心脏是自己的命根子一般。

青毛老鼠大战在一起难分难解,但是更多的则是向着我们涌来。

鞋子大的青毛老鼠戟张着两颗大板牙,此刻碧绿的眼睛充血变得血红,似乎要将我们分尸才甘心!

我抄起三尺青锋念着剑诀,不断斩杀着,青色的血液被三尺青锋吸收,散发出了淡淡的青光,一闪一闪非常奇特。

阿依莎手中的蛇鞭也没闲着,打的青毛老鼠吱吱乱叫。老族长气喘吁吁拿着一根木棒防卫,我看到秦明抱着膀子没动,似乎对这些青毛老鼠并不在意,而我们的安危似乎都与他无关一样。

苏雪拿出腰间的笛子吹着婉转的曲调,一只七彩蛇从她腰间的布袋飞了出来,不断袭击着青毛老鼠。七彩蛇见了青毛老鼠异常兴奋,本来蛇就是老鼠的天敌,外加这七彩蛇经过特殊的训练会一些攻击动作,对付青毛老鼠更是易如反掌。

凡是被七彩蛇咬中的青毛老鼠毫无疑问,全部都像是喝醉汉似的东倒西歪,摇摇晃晃没几下就气绝身亡了。

我心里啧啧称奇手中也不敢懈怠,不消片刻青毛老鼠被斩杀了一地,绿色的液体到处飞溅,带着一股青草的味道。看来这青毛老鼠是吃素的,但是为什么这么嗜血呢!

青毛老鼠见大势已去,纷纷抱头鼠窜,一时间没有一只活的,让人惊叹这些小东西实在是太灵性了,也知道明哲保身,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道理!

秦明盯着远处的木屋,突然手中的铁剑嗖的飞了出去,一下穿透门板射向了屋里。

我急忙走过去一看,七寸厚的门板被硬生生洞穿,足见其功力了得。

再看那边,无鞘铁剑钉在墙上,上面钉着半截胳膊。鲜血在墙壁上开了花,看起来非常诡异。我看着地上的血迹,原来那面的窗户被破开了一个洞,鲜血从窗户上洒落,一只消失在了远处……

我这才意识到刚刚屋里有人,怪不得秦明不出手,原来他是在等待时机准备擒贼擒王!

这人也够拼命的,见到一只胳膊被铁剑钉住,竟然直接砍断胳膊逃走了,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这人到底是谁呢?他为什么要抓小孩儿呢!而且还会控制黑塔那种奇怪的东西,看来不是一般的人啊!既然这是张起灵的家,难道那术人就是张起灵?”我非常不解地说道。

“不可能啊!张起灵三年前已经死了,怎么可能是他呢!除非是他阴魂不散……”老族长一脸疑惑。

我看到那边一个棺材,摸了一把竟然不是木头做的,而是石头似的一阵冰凉。我用指甲抠了一下,只见指甲缝里有一些黑漆。

秦明走过来说:“不用看了,这不是普通的棺材,而是黑曜石制作的养尸棺,是鬼尸门炼制活人的祭器,这里面养出来的就是活养尸。活养尸不光有人的思维和能力,也有人不具有的一些特点,和僵尸有相同……”

秦明滔滔不绝地说着,这是他说话最多的一次。

其实关于活养尸,我早就知道了。

俗话说,巫鬼,蛊女,活养尸。说的就是巫门,蛊门,尸门的三大绝技,也是不传之秘。

降头术虽然也是南洋秘术,但是其太妖邪,被三大宗派出在外,将其称为南洋降头,就是要和苗疆三大宗划清界限。养鬼之术也是有之,但和巫门蛊门尸门相比,就是小门道,不足为奇!

阿依莎手中拿着一块破布说:“这是什么东西,怎么看起来有些古怪?”

上一篇:第六章 残肢 下一篇:第八章 裹尸布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