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老妖婆挥舞着双手顿时阴风阵阵吹的人睁不开眼睛,四周烟尘将我们完全笼罩在了其中。

那些村民全部双眼腥红好像着了魔一样,恨不得将我们生吞活剥,仿佛和我们有天大的仇似的。我虽然能对付一些鬼物,但对这些村民也是束手无策。

村民非常蛮横,几百人手里握着䦆头铁锨,更甚者提着菜刀斧头,这场面也会够吓人的,不知道的以为是黑帮打架呢!

“你们这些妖人,竟然还敢到我们村里来,族长,杀了他们三个,他们肯定就是吃小孩儿的恶魔,不能放她们走了!”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说着,手里提着一把一尺长的杀猪刀,晃晃悠悠就要动手。

我一看这还得了,急忙解释道:“各位善良的村民,我们都是过路人,并不是什么妖人,更不可能吃小孩儿哈!再说了,你们又没见真正的妖人是什么样子,更没见过我们吃小孩儿……”

这些人全都是蛮不讲理的主儿,挥舞着手中的刀枪棍棒就要将我们拿下,好像我们真的是十恶不赦的罪徒似的。

“我看你们谁敢上前一步!”阿依莎抽出了腰间的蛇鞭,念着法咒在空中一抖,只见一个火红的绳花啪的一下飞起,在空中发出了尖涩的爆鸣声。

村民们都没有上前,但也没人后退,看来这些人都是出于观望的阶段,大多数纷纷看着老妖婆,都在等候她的命令。

“你们是干嘛的,难道不是要到芒砀山去的?”那老太太看着我问道。

我心里一惊,她怎么知道我要去芒砀山的事情,难道有人泄漏了消息?我就纳闷儿了,就这么几个人,怎么可能有人泄漏呢!

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就承认了,一承认就完了,我瞎编乱扯道:“我们确实在逃难到到这里的,我不知道什么芒砀山,也不知道你们所说的妖人是怎么回事儿!我还纳闷儿呢,你能用纸人施法变成我们的样子,我还怀疑你是妖人呢!若不是如此,我们怎么会跟踪你来到这里。”

其他村民听到我的言语议论纷纷,我看有门儿了,急忙煽风点火道:“你们我们三人那点儿像妖人,妖人有仗着有漂亮的,又长这样秀气的嘛!再说了,如果我们真是妖人怎么自投罗网呢!那不是自己找死嘛!”

有几个觉悟高的村民说:“族长,我们三人确实不像是妖人,再说了,那妖人不是只有一个女人嘛!这是两女一男,而且体形和那妖人也不一样啊!”

那老太太耷拉着脑袋想了一下说:“大家先把他们捆起来,万一是妖人怎么办!你们三个,如果真的不是妖人,就让我们把你三人捆起来,我们自然有方法知道你们是不是妖人!”

我看了看阿依莎,只见她也看着我,面对这些村民我们自然是不能和其硬碰硬,只有先这样了。

说话间,我们三人被捆的结结实实,那老太太在我们三人头上各自贴了一张黄符镇压,怕我们是妖人变化的。我心里苦笑不已,这是个什么事儿呀!糊里糊涂就让人家当做妖人了!

我们三人被带到了族长家的黑楼里,族长高坐在上面说:“给他们三人泼黑狗血!”只见三个壮汉提着木桶走来,不由分说已经对这我们三人一阵狂泼。

阿秀被血腥味刺激的不断呕吐,竟然哭了起来。阿依莎口里骂着,不断干呕着。我也被整的够呛,这可是平身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现在可以了吧!如果真是妖人早就现形了,你们赶紧给我们松绑,不然惊动了地方大家都不好看!”那老族长正在摸着下巴思索,这时一个干巴巴的瘦子跑过去在族长耳边说了几句,族长点点头。

这时,又是两个壮汉提着木桶走来,一股淡淡的海腥味弥漫着,闻起来怪怪的。

此刻我们三人是砧板上的鱼,只能任凭他们摆布了。

那二人一点儿都不含糊,提起木桶里面暗黄色的液体乱泼,我被那股骚臭味激的哇哇大吐,一时间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口。

阿秀哭的更加厉害,阿依莎嘴里骂着爹妈祖宗十八代,那族长一看点点头说:“童子尿也没事,那就暂且把他们关起来吧!”

下面的村民一致同意,我赶忙说:“既然证明我们不是妖人,那就赶紧放了吧!为什么还关起来啊?”

只见那个瘦巴巴的老头说:“不行,如果就把你们这么放了怎么可以,再说了,那妖人非常厉害,万一逃出去有吃小孩儿呢!”

就这样,我们被推着关进了一间不大的木屋。

木屋从外面看着挺破烂的,风一吹似乎就能倒了,但是进到里面一看确实不同凡响,实在是铜墙铁壁一般。那巨大的石头都是天然的岩石,不知道是怎么搬运到这里的,反正非常坚固,没有火药别想出去。

阿依莎踩着地上的石头骂道:“这些人太野蛮了,等我出去一定将他们打得满地找牙,让他们跪地求饶!”

我说:“你就歇歇节省一点儿力气吧!万一他们不开窍将我们饿上三天三夜可就完了!到那时,别说你动手,恐怕你连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索性的是,过了一会儿那村民将我们随身的包袱丢了进来,这让我们大为感动,不用挨饿了。

这些村民还算讲理,递给了我们一些水,这让我们稍微缓解了一点儿,索性的是能洗把脸了。阿依莎用手帕擦着,阿秀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发呆。

我将衣服脱下来拧了拧,然后搭在旁边的木架上晾着。阿依莎劝说着阿秀,两人也将外套脱下搭在了木架上。

房间里黑漆漆的,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房门被打开了,刺眼的阳光从外面照了进来,门口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你们三人可以走了!”

我有一种刑满出狱的感觉,拿了东西就扶着阿秀往外走,只见村民全部聚集在族长家的院子里,一个个哭丧着脸好像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族长,我家阿宝被那妖人抓去了,你一定要替我们做主啊!”一个胖女人抓着族长的手说着,只见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说;“你放心,既然我当了灵柩村的管事人,就不会让大家受到那东西的威胁,一定会……”

我听了一会儿才搞明白,原来又有小孩儿被抓去了,怪不得我们被放了出来。

其他村民纷纷表示要成了一个除妖小组,对邪恶的妖人绝不姑息手软,一定要将其斩杀祭奠那些死去的婴灵。

族长答应着让众人先回去,然后躺在藤椅上仰面看着天空发呆。

我知道老族长也是没办法,她虽然会一些简单的巫术,但对那妖人束手无策。

阿依莎一个箭步上去抓着族长说:“老妖婆,你戏弄我们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吧!也让你尝尝姑奶奶的厉害!”

她说着就要动手,我赶紧制止说算了算了,反正我们又没少肉。阿秀脸色苍白地说:“我们还是赶紧赶路吧!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被她这么一提醒我才恍然大悟,秦明他们不知道是否逮到了那人,实在是有些让人担心。

“我看你们几个不像是逃难的,我看你们还是老实交代为好,不然别想离开这灵柩村半步!”族长见我们赶路心切,就借此诈我们,我岂能上她的当!

“我们确实是逃难的不假,而且我祖上也是学巫术的,同道中人,那是真人不说假话!”我言辞恳切,先和这老族长攀关系,自家人不打自己人嘛!

没想到老族长突然抓着我的手说:“你是学巫术的,莫非就是湘西的滕家?”

这老阿婆果然有些见识,竟然知道湘西滕家!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实话告诉她说:“没错,我就是滕家嫡传弟子,也是滕家唯一的传人!”

那老族长一愣问道:“唯一传人?你是说滕法王已经不在了?”

我被她这一问反而愣住了,急忙说:“我看灵柩村的妖人恐怕不简单,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老族长也没多想,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我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把话题岔开了!

老族长说:“前几天,有一伙人要到芒砀山去,自那以后就开始闹鬼,每天会丢一个小婴儿,这件事情非常的恐怖!有人说,夜里见过青面獠牙的恶鬼,专门抓小孩儿吃。也有的说,那恶鬼其实不是恶鬼,长得和人一模一样,反正是众说纷纭,这件事……”

我听了个七七八八,可能是村里来了什么厉害的术人,那术人诡计多端善于变化,而且会变大变小,非常的厉害!

虽然是术人,但我们现在也是有要事在身,不能分身顾它!告辞了老族长我们离开了灵柩村,大白天好多了,没那么阴森恐怖,四处虽然看起来黑乎乎的,所幸有阳光护驾倒也无妨!

我们刚走了几步还没有离开灵柩村,就见有女人的哭泣声传来,一看正是昨夜的胖婆娘,手里抱着一个血淋淋的孩子。

由于孩子的头被硬生生的撕掉了,我没能认出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上一篇:第四章 血纸人 下一篇:第六章 残肢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