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浓烈的黑烟笼罩了塔顶,我急忙返身往塔下跑。

秦明的身形非常快,转眼已经不见了踪影,我不敢耽搁片刻,四处是闪耀的火焰,黑塔的木楼板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我将采药冰蚕丝悬在了一根粗大的房梁上,然后放出机括冰蚕丝不断伸长,我通过塔心的空闲迅速往下滑落。

七楼的地方阿依莎几人也是神色慌张,整座黑塔已经被火焰包围,炽烈的火舌舔舐着黑墙。

“赶紧往下走,这座塔已经完全被点燃了,马上就要坍塌了……”我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一根烈火熊熊的大梁砸了下来,若不是阿依莎一把将阿秀拽过,她必定被砸的粉身碎骨。

我将冰蚕丝的机括往下扔去,只见火光之中一道银丝穿过。我让苏雪先顺着冰蚕丝往下滑,苏雪身形奇快,双腿缠绕冰蚕丝很快消失在了火光中。

阿依莎非常着急,她将阿秀的手用布条缠了,然后嘱咐我和阿秀一起下去。我看时间紧迫不得不如此,将阿秀用衣服捆在身上然后和她一起顺着冰蚕丝往下爬……

大火吞噬的整座黑塔,蒸腾的热气烤灼的人脸疼,我看到阿依莎在烈火中念着法咒,一层淡淡的红光笼罩着她的身子。

我下到塔底时发现苏雪和秦明往树林中追去,可能是见到那怪人了。阿依莎顺着冰蚕丝快速滑下,看到所有人安全我才舒了一口气。

刚逃离黑塔,只见高大的塔身犹如纸灰飞散飘落,众人登时傻眼了。

青鸦山犹如一只巨大的乌鸦,在暗夜里显得非常恐怖。我们三人离开了黑塔所在的区域往灵柩村中心走去。

灵柩村是一个环形的村楼,外层大多数是土坯房,中间区域大多数是瓦房和少部分木楼,最中心区域是一些老掉牙的古旧木楼。

古旧木楼的特点和外面棺材状的房屋不同,大多数是正规的老楼形式,布局虽然凌乱但也是利用风水局建立的,看不出也什么诡异的地方。

走了一阵儿,我看到了一座木楼上亮着灯。

孤单的灯影就像是暗夜里的鬼火在闪耀,格子窗上一个人影晃动着,看起来带着几分萧瑟。

我敲响了房门,院子里想起了抽抽搭搭的脚步声。

“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问着。

房门被开了一半,一个枯瘦的老太太从门缝里挤了出来。

老太太上下打量着我说:“你们几个大半夜的要干嘛,莫不是强盗吧?”

“老人家,我们是躲灾荒的,老家哪里遇到了匪患,现在红头巾闹腾的厉害逃难出来了,路过这里打算借宿一些,我们明天就走!”我说的言辞恳切,确实是走投无路的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赶紧进来吧!”老人说着让开了门,我们几人走了进去。

刚一进院子阿秀就拉着我的手说:“玉泉哥,这个地方好像不太干净啊!你看那里叠放着好多棺材!”

我顺着阿秀的手看去,只见凉棚底下码放着许多黑色的柜子,看起来样子和棺材差不多。马圈里的马打着响鼻,不时用马蹄踏地嗒嗒乱响。

苏雪和秦明追踪那怪人不知道怎么样了,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

老太太给我们安排了房间便离开了,我们三人呆在一个房间里,只好爬在桌子上各自发呆。

这时,我听到院子里有流水声,往门缝里一看那老太太在洗脸,手里拿着一把红梳子不停地竖着黑幽幽的长发!

我突然意识到了那里不对,那老太太一脸皱纹牙都掉没了,怎么头发竟然是黑的,根本不掺杂一根银丝。

想到这里我的心冰凉冰凉的,感觉这灵柩村果然不是什么好地方。

老太太梳完了头发然后开始用黑色的剪刀开始剪纸,红纸被剪成了一个个奇怪的形状,有巨大的灯笼,有黑色的高塔,有奇怪的马车,还有无数的小人儿。

老太太嘴角嘬动着像是一个大马猴,奇怪的闷哼声不断从鼻孔里喷出。那些纸人在闷声中动了起来,不断做着各种奇怪的动作。

这时,老太太将剪好的三个纸人放在了一边,然后端了一碗东西,用毛笔蘸着碗里的液体开始在纸人上画。

借助风灯微弱的光线,我看毛笔上滴落的竟然是鲜血,那纸人被鲜血涂成了鲜红,看起来非常骇人。

老太太看着画好的纸人非常满意,然后拿出三炷香插在了香炉里,对着香炉拜了三拜起身咬破了手指,将手指上的血滴在了碗里,然后喝了一口点燃黄符碰倒了黄符上。

黄符被水雾滋的嘶嘶乱响,弄灭的黄符冒出了一股青烟飘向了那三个纸人。

这时,阿秀和阿依莎也贴了上来瞎凑,那老太太嘴角一裂念着法咒,三个纸人在半空中飘飘摇摇,然后围着神案不断旋转。

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呼吸紧接着也开始加剧,心突突乱跳,实在搞不清这老太太搞什么幌子。

三个纸人飘悠了加下落在地上不动了,老太太将香炉中的香灰泼了出去,只见升腾的白眼中出现了三个人影。

看到那三个人影我差点儿没栽倒在地,阿秀张口就要喊被我一把捂住了:“千万别出声,这老妖婆不知道在干什么,我们静静看着就行!”

阿秀自己捂着嘴巴连连点头,阿依莎皱着眉头说:“她为什么要用邪术搞三个和我们一样的纸人呢,难道要利用我们行骗不成?”

我摇摇头示意他我也不知道,我们三人继续爬在窗户上看。

老太太对着三个纸人的眉心用朱砂笔点了一下,三个纸人竟然和活人一般无二,身上身子还有一些生气,看起来非常的逼真,若果不是看到要想将其区分开来非常困难。

就在我狐疑的时候,老太太用一根麻线将三个纸人串成了一串,然后手里提着一个小铃铛往门外走去。

我们三人远远地跟着老太太身后,发现老太太每走几步,就会回头看一下,然后拐弯后继续往前走。就这样走走停停拐七扭八,她停在了一座破庙前。

老太太拿出一张黄符贴到了自己的额头,只见她的双眼冒出了青光,就像刚刚发酵的恶鬼一般。阿秀被这诡异的场景吓得缩成了一团。

阿依莎轻声问道:“这老太太进庙要在自己的额头贴上灵符,看来这破庙已经是凶间了,这种地方特别手那些山精野鬼青睐,说不定住着什么大怪物呢!”

“嗯!看这老妖婆谨慎的样子应该是不同寻常,你们看坡面那两扇门是不是有些诡异?”

阿秀说道:“那两扇门上面的窗棂怎么看着像是人的眼球,上面的横梁就像一道眉毛似的,看着太吓人了。还有那门板白刷刷的多像是人的两颗大门牙,那鲜红的门头红布就像是一条无尽的长舌头……”

阿秀说的非常贴切,如果让我来说还说不清,或者说不这么明白。这座破庙很像是西游记里孙猴子变得,但是现实中,哪有这般神奇的事情。

老妖婆嘴里塞了一团什么东西,然后迈着步子往破庙里走去,后面的三个纸人紧随其后进去了。我用三张驱鬼符封住了我们三人是生穴,避免生气外露被邪物察觉。

靠近庙门的时候我心里打鼓,不知道会遇到什么诡异的情况。

我看到老妖婆跪在地上啪啪磕头,额头鲜血顺着鼻子不断滴落,这么血腥的场景顿时让人感到一阵恶寒。

“老妖婆这是在干嘛,就算是拜佛拜神也不用这么拼命自残吧!”阿依莎问道。

阿秀捂着嘴小声说:“我看她是在用血引什么东西出来,你们看那上面的神像竟然发光了……”

我看到神像上面的灰尘被灵符驱动的飞散,原本灰色的神像竟然发出了淡淡的绿光,更加诡异的是这神像竟然睁开了眼睛,泥塑的头颅轻轻转动了一个角度,就像是安装了机关的似的,而那双摄魄的凶眼正在直直地盯着我看。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从符袋里夹出了一张灵符,再看神像时又闭上了眼睛,而且头回到了原位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

老妖婆对着神像说:“大善大德至尊天王鬼佬九门祖宗呐!我们的灵柩村正在被恶鬼缠绕,请你显显灵保佑这里太平,不要再死人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我越听越迷惑,只听老妖婆再次说道:“凡是进入灵柩村的人,都要死,这就是他们的命,但是我们灵柩村的人在这里生活了几千年,不应该遭受这么大的灾难,你如果真有神,就睁眼看看吧!”

我感到背后凉飕飕的,紧接着天空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饶是我胆大也被吓了一跳。

这次我要阻止阿秀已经来不及,她啊的一声尖叫传遍了整个灵柩村,登时灵柩村的所有房间里都亮起来灯光,暗夜瞬间变得通亮让人感到一阵恐惧。

这种巨大的转变实在是始料未及,只见老妖婆从破庙里冲出来怨毒地看着我们,三人纸人被阿秀的喊叫声惊动立刻瘪了。

“你们……你们破坏了祭奠……你们,你们都要死!”老妖婆咬牙切齿地咆哮着,一时间喊叫声风起云涌从四面八方响起,村民们扛着锄头铁锹向着我们冲来。

这些村民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嘴里都喊着:“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上一篇:第三章 鬼塔 下一篇:第五章 灵柩村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