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哪有什么事儿,你就甭瞎猜了,你怎么不担心我的安危反而乱猜呢!”我假装生气回了一句,只见阿依莎小嘴噘的老高,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我心里也是惭愧呐,这冷不丁的就破了处子之身,真是万万没想到。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明明还没准备的事情,突然让人措手不及,这也属于正常。

我心里纠葛一会儿也释怀了,生活就是这样。俗话说,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男女之事就像是吃饭睡觉,该到的自然会到,强求也是强求不来的。

这一天,我们弃船上岸,根据地图上的标注,我们这是到了九龙岭青鸦岗地界了。

所谓九龙岭,就是由九道山脉组成,山脉的走向分布非常有趣,形成了九龙升天之势,是一块福山宝地,可谓是人杰地灵。

既然这里是青鸦岗,那离芒砀山就不远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们几人进入了村庄决定明日天一亮在启程赶路。一来夜里不安全,什么山精树魅的甚是难缠,二来也是补充体力,这几日舟车劳顿把人整的够呛。

俗话说,有话就长无话就短,说话间我们就来到了青鸦岗脚下的灵柩村。这村子名字听着就有些古怪,一进入村子我才发现这地方房屋建筑非常古怪,毫无疑问一个个都是一头宽一头窄,活脱脱就是棺材样子放大了。

“玉泉哥,这灵柩村的房屋黑漆漆的怎么像棺材似的,看着好吓人呀!”阿秀打量着那些古旧的土木房,声音中带着难以表达的恐惧。

阿依莎摇着手上的金铃说:“这有啥呀!就是真的住在棺材里面也没什么不可以。人活着就是一口气,那口气没了,就要进棺材了。所以也没什么好害怕的,迟早都是要进棺材的嘛!”

听到她侃侃而谈,我刚刚的恐惧也被驱散了几分,但是看着那阴森森的老房子心里总是不舒服,感觉这些房子根本就不是给活人住的。

上弦月冷瑟瑟地在树梢发抖,村子被一层淡淡的辉光笼罩着,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倒是增加了几分鬼气,让心心里莫名的直冒小手。

苏雪皱着眉说:“我感觉有些诡异呀!你们看那边的房子怎么好像长了腿,跑到了我们前面?”

听她这么说我仔细一看还真是,刚刚那座黑色的高塔矗立在我们前方,我们绕过了高塔,发现它再次出现在我们前方,难道是鬼打墙了?

我们沿着青石街道走了一段,发现那座诡异的黑塔再次跑到了我们前面,这个诡异的现象非常恐怖,就连忍俊不禁的秦明都开始皱眉,可见这个东西真是有鬼!

我念着清灵咒试图驱散四周的鬼气,没想到清灵咒竟然毫无作用,那阴冷的诡异盘旋在槐树梢头,哪有半点儿要消散的样子。

“怎么办呀!这可恶的黑塔实在是太邪门儿了,要不我们一把火烧了它!”阿依莎跺了跺脚气愤地说。

“啊!烧了黑塔会不会惹怒里面的鬼怪,我看那东西非常厉害,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万一……”

阿秀显然非常忌惮,这里除了她大家都会术法,虽然我只是半瓶子,但关键时刻还可以自保。

苏雪像是发现了什么,看着黑塔说:“那里面有人,看来是那人在捉弄我们!”

“你是说黑塔里面有人?”我惊讶地看着苏雪,难道真有人可以控制这黑塔的移动和变幻方位?

“不错,我刚刚的确看了一个人影!”苏雪非常坚定,看来她对自己的判断十分自信!

秦明看着远处的黑塔没有说话,然后迈步向黑塔走去!

“我们也跟过去吧!那黑塔里面可能是一个术人或者其他什么邪物,大家小心为上!”

我们几人快步跟了过去,只见黑塔不是铁塔也不是砖瓦结构,而是完全用黑色的木料搭建的榫卯结构,估计有些年头了。

塔身看起来摇摇欲坠,如果再下一场暴雨必定被冲塌。

推开了黑塔的木门,一股腐烂的酶臭味气味扑面而来,阿秀急忙用袖子沿着鼻子,显然是受不了这难闻的味道。

阿依莎皱着眉四下打量着,苏雪念着咒语在空中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虫子,散发着淡淡的金光,将黑暗的房间照的昏黄。

我现在怀疑苏雪根本就没看到什么人影,兴许是她眼花了。这破落的黑塔别说有人,连一只老鼠蜘蛛都没有,若说有鬼还倒是有那么几分可能性!

黑塔总共有十三层,第一层堆放着各种杂物看起来非常凌乱,各种木箱被劈成了碎片散落在四处,墙角还有灰烬,墙上被熏黑了一道。看来这黑塔以前确实是有人看守,不知道为什么着灵柩村这么荒凉,这黑塔估计也有十年八年没人打扫了。

“你们看,这里有脚印,说明的我的猜测没错,确实是有人在搞鬼!”苏雪打着火折子看着,我挤过去一看确实是印记,但要说是脚印就有些勉强了。

无论大人孩子,无论穿鞋不穿鞋,脚印的样子几乎是差不多的,但是地面的印记明显不想是脚印,反倒是像一阵脚蹼踩出来的,莫非是这里面有鸭嘴兽?

鸭嘴兽和人的体型差不多大,长着鸭子脑袋大扁嘴,有猿猴般的长臂,脚上长着脚蹼,会学婴儿的啼叫诱惑人前去,是一只非常嗜血的肉食性兽类。

关于鸭嘴兽的事情也是传说,都是隔壁老大爷瞎扯的,应该是不存在的。

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脚印,一股凉意从我的心底升起。虽然下过地府见过亡灵,但是突然出现这么诡异的东西,恐惧就像可怕的魔咒,不断的侵袭人的后背,感觉背脊上爬着一个东西。

“这脚印好像不是人的,难道这地方有什么猛兽?”阿依莎看着奇怪的脚印一脸疑惑,用脚尖点着尘土试图将其抹去。

苏雪突然指着其中的一个脚印说:“你们看,这个脚印不是不是和人的很接近?”

我一瞅只见那脚印小的可怜,就像是一个小孩儿踩出来的,如果说着诡异的黑塔里住着一个小孩儿,那一定是死小孩儿,我坚信任何一个孩子都不敢住在这么阴森的地方,除非他是傻子!

我打着火折子往四周看了一下,墙边有一些散落的青砖,都是半截半截没有一块完整的。

阿秀尖叫了一声,我急忙问怎么了,只见她恐惧地紧闭着眼睛指着前方,我目光触及的时候心里一阵乱跳。

只见一个木匣子里面装着许多肉块,大多数发霉长出了绿毛,从外形上看应该是什么动物的肢体。这些肢体非常破碎,看上去好像是某人专门用利刃将其分割开的。

“我们去二楼看看!”秦明手中提着无鞘铁剑,蹑着步子往二楼走去。

木楼梯腐朽的厉害,人踏在上面吱吱呀呀地乱响,上面有无数的破洞看起来非常危险。

刚走到楼道的转角处,突然一个圆乎乎的东西骨碌骨碌滚了下来,阿秀急忙退到了墙角。我看到那上面飞舞的黑丝心里一阵恶寒,竟然是一个被血染红布团。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个黑影突然一闪不见了,阿依莎几人也同时一愣,我们快步往二楼追去。

到了二楼发现房间里挂着无数布条,这种地方藏匿一个人非常容易,若果那人突然袭击我们真是防不胜防。

秦明掐了一个法诀,一张黄符瞬间飞出,一股冷风将布条全部吹的飞了起来,根本没有任何人藏匿。看来那人非常狡猾,这时三楼的楼梯咯咯吱吱响着,看来他往楼上逃去了。

……

我们一口气爬到了九层,这才发现事情确实有些不对劲,那古怪的声音还在不断往上面蹿!

“我害怕,那上面的会不会不是人啊!”阿秀脸色非常苍白,声音都不成调子了。

秦明没有说话,他打量了一下上面说:“你们留在这里,我上去看看!”

他没给我们回答的机会,抽身迅速往十层爬去。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上面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秦明不会有危险吧!

“不行,我上去看看,阿依莎你们保护好阿秀!”我说着往十层跑去,虽然那蓝袍小道看着可恶,但毕竟是为了护送我到芒砀山,若果我不出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我跑到了十层,并没有发现秦明的身影,听到头顶有诡异的尖叫声,听起来分外瘆人!

楼梯比下面的更危险,我不知道秦明是怎么上去的,反正自己踩上去非常担心,生怕突然断裂了。

我没有料想到自己竟然爬到了十三层,但是依然没有看到秦明的影子,这下可把我给吓坏了,莫非我数错了?

就在这时,头顶突然哗啦一阵乱响,只见秦明从上面跳了下来。

我一看惊呆了,头顶竟然是淡淡的月光和闪烁的星辰。再一看四下漏风的墙壁,感觉脚下的楼板正在剧烈的颤抖,随时都有可能倒塌。

秦明的铁剑上带着血珠,我看到他手里提着一只黑猫!

我开始犯嘀咕,莫非刚刚是猫妖作怪?

秦明神色慌乱地说:“我们上当了,快下楼!”

上一篇:第二章 龙湖女 下一篇:第四章 血纸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