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这一日,乌艚行到了龙湖县渡口,我们几人刚想将船停泊,就见水荡子里冒出了三条小船。

这三条小船上分别挂着一杆大旗,上面金线掐边绣着两条飞龙,二龙戏珠之处绣着三个红色大字——龙湖帮!

看来这是龙湖里的湖匪,虽然自号龙湖帮,也不过是江湖之中一些鼠辈而已,料想也翻不起什么波浪。

苏雪和阿依莎阿秀三人在船篷里,我和秦明摇着桨慢慢行进,迎头的一条小船上站着一个大胡子。

“他奶奶的,还不给老子停下来,再敢让船走一步我蹦了你俩个兔伢子!”大胡子一脸横肉颤抖,光着膀子肌肉非常健壮,脸上有隐隐的水锈,看来是一个水里的练家子。

三百六十行,这些土匪都是刀尖上舔血的主,一言不合就大开杀戒的多如牛毛,虽然我不怕死但也不能贸然行事。

秦明皱了皱眉停下了手中的船桨,我大声喊道:“大王,我们是过路的渔民,没有什么钱财,还望大王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

这时,船舱里钻出了一个马脸独眼龙。独眼龙看着我一愣,然后说:“对面那人可是罗寨的滕玉泉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忖度了一下看来这人认识我,若果说谎必定是没好果子吃,也就答道:“我是滕玉泉,请问您是哪位呀?”

独眼龙施了一礼说:“刚才属下人多有得罪还望海涵,我是龙湖帮青阳分舵舵主,我们总瓢把子有事让我在此等候,希望你不要推辞!”

我感到事情有些麻烦,这龙湖帮的总瓢把子是什么人,他怎么知道我要路过龙湖,难道那人先天能掐会算,早就算准我会到此路过?

“不要理他们!”秦明说了一句就要继续划船,我急忙让他停住说:“龙湖帮的人既然已经在这里守候,就没打算空手而回,我如果不去肯定会引起争端,不如你们留在船上等候,我去去就来!”

我跳上了独眼龙的小舟,随着水手的划船,小舟飞也似的靠到了岸边。

岸上有一个马车,这时独眼龙说道:“滕师傅请上车吧!我家帮主正在南湖等候!”

我点点头上了马车,颠簸了一路之后停在了小湖畔的一个木楼下面。

木楼前站着十多个守卫,独眼龙带着我上了楼,他敲门后说道:“帮主,滕师傅来了!”

屋里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独眼龙看了我一眼离开了,我静静地站着不知道干什么,内心也是犯嘀咕,这龙湖帮帮主我也不认识,他这么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搞什么幌子。

“你进来吧!”屋子里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不敢怠慢推门走了进去,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胭脂香味,莫非这龙湖帮的帮主是个女子不成?

就在我遐思的时刻,只见绿色的纱幔被一个女子轻轻挑起,那女子长得玲珑剔透非常可人。

“公子,我家帮主在里面呢!”绿衣女子说完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又将房门关上了。

绿色的纱幔后面是一道屏风,上面画着竹林七贤饮酒作诗的画面,青山隐隐绿水迢迢,非常的逼真动人,看来龙湖帮的帮主还是个有闲情逸致的骚人。

若果是那酒色之徒,屏风上必定是春宫春色图,若是粗野大汉,根本就不用屏风,直接在墙上写一个武字,以示自己的威严。

屏风后面无声无息,不知道那帮主是什么样子,也不露面不知道所为何事,真是让人琢磨不透。我心里虽然有几分急切,但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知道帮主约在下前来有何贵干,若果没事那我可就要离开了?”我说了一声,等待屏风后面能有动静,但是等了半晌也没见有喘气声,莫非后面根本没人?

我不知可否,有继续问道:“帮主既然不愿相见,那就此别过来!”我转身刚要走,只听屏风后面一个动听的女声说道:“公子留步,我有事要和公子相商!”

这时,后面的珠帘轻响走出了一个二十左右的女子,身材姣好美丽异常,我确实是初次见到此人,不知道她要和我商议什么事情。

“帮主有事请说,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能耽误!”我看是个女子也就没必要和她客套,就算是帮主也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女帮主倒是没有生气,反而和颜悦色地说:“公子请坐,丁香,上茶!”不一会儿走进了一个粉衣女子,黑木托盘中放着盖碗茶。

我喝了一口茶说:“帮主莫非是遇上了什么难缠的邪物,要在下帮你降服?”

女帮主摒退丁香扑通跪在了地上,她这个举动让我暗暗吃惊,莫非真被我言中了?

“我中了鬼尸门的招,中了鬼咒,还望滕师傅搭救与我!”女帮主俯首跪地,我急忙将她扶起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惹到鬼尸门的人?”

女帮主接着告诉我,龙湖帮在北湖布了防线打劫路过的商船,没想到不凑巧那商船上有鬼尸门的人,惹怒了鬼尸门的人,双方陷入了大战中。

女帮主带人支援没想到中了鬼咒,龙湖帮不得已退守龙湖湾……

之后,龙湖帮的人一路打听到巫医能治疗鬼咒,这才到罗寨找我,没想到我不在罗寨,于是乎布下了四方路引把手各个交通要道……

我看她脸色红润不想是中了鬼咒,反而是面犯桃花的样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我询问之后女帮主支支吾吾,最后才说道:“我的腹部现在有一团粉红的骷髅头,每天火辣辣的难受的要命,那个……”

她说着撩起了衣衫,只见腹部有核桃大小的一个红色骷髅头,这是春色鬼咒,要解除鬼咒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破了处子之身,难道这女帮主还是处子?

我将方法告诉了她,只见她面色娇红羞涩地低下了头,看到问题解决我刚要离开,女帮主竟然一下抱住了我,香唇贴到了我的唇上,一种说不出的温暖在全身流淌着。

我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自己还有这种奇遇!

我刚要推开她,她却将我死死抱住香舌在我唇齿间跳动,一股香津融入了我的喉咙,是我全身麻酥酥的非常奇怪。

我不由自主抱住了她的身子,两个人热烈的迎合着对方,彼此接受着温情,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在这一刻都酥麻了,不知不觉就融为了一体。

我一把将她抱起往珠帘后面走去,我们俩犹如两条鱼一般,自由自在的感受着对方的体温,让这种粉色的温情四处弥漫。

轻纱摇曳着,绣花的床单抖动着,小床像一条小舟不断摇曳,有歌声,有水声,也有桨声。

我推船来她摇桨,温柔的液体在彼此的唇间流淌,一阵阵的舒服酥麻在全身回荡,就像是沐浴在三月的春风中一般,让人难以自持难以自拔难以放开。

柔软的肌肤是美丽的波浪,随着波涛的起伏生命在此间跳跃,时间的烦恼像小鸟一样飞去,只有激荡的快乐在敲击着我的神经和心魂。

“嗯……”

一声娇滴滴的嘤咛,能弱化整个冰川,让地狱也变成天堂,这是人间最幸福的时刻,心灵插上了翅膀在天地间飞驰,流动的血液是跳动的音符,一切都显得那么不重要了。

“轻点……嗯……”

我看着她娇红的面容,心底荡漾着波涛,想要用我的洪涛将她包裹,完全让他融化在我的怀抱里……

语言是苍白的,这种美丽的事情,只有与美丽的人共同分享才有意思。

那些不知趣的人,永远无法理解何谓:青纱帐里春光暖,牡丹花下玉生烟。

“你叫什么名字?”这是我一生中最荒唐的一次,竟然不知道人家的名字。

“叫我玉儿就行,你什么时候离开?”玉儿小巧的手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的像一缕阳光,那像是一个女帮主。

“我稍晚一会儿就走!”

“那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那种美好的感觉还在我的大脑跳动,一想到要分开却有几分难过,不知道这是什么感情。我搂着玉儿的香肩说:“我会很快回来的,你可别忘了我哦!”

玉儿弯着十指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傻瓜,我都是你的人了怎么会忘了你,但是如果你忘了了,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找到你将你杀了!”

我笑着说:“你下的去手吗?”

玉儿将脸贴在了我的胸膛上说:“嗯!!”

我轻轻搂着玉儿,抚摸着她美丽光滑的肌肤,我们再次陷入了美丽的世界了,彼此再次完成了合体……

清风吹着窗边的风铃,我离开木楼的时候,玉儿隔着窗户在看我,知道我最后回头时,她依然在窗前站着。

龙湖帮的人已经全部撤去,整个渡头只有一艘被水浸透的乌艚。

秦明站在船头负手而立,依然是那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怎么去了这么久?”秦明看着我问。

“嗯,有些事儿处理了一下,我们启辰吧!”我说着拿起木桨划船,阿依莎从船篷里探出头来说:“嘿嘿,你做的什么事儿我都知道了,是你老实交代呢还是让我说?”

上一篇:第一章 腥风血雨 下一篇:第三章 鬼塔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