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阿爸,你怎么了,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将阿爸扶到了屋里,只见阿爸气若游丝,他喘息着说:“我……们……被巨蟒打伤,我的右臂也被咬去了。”

“阿爸,小叔他们呢?”

阿爸没有回应,而是死死抓着我的手说:“这个你收好,它是用你小叔的命换来的,现在没时间了说了,记住拿着三尺青锋找到秦明往……芒砀山白云观找……清风道长。”

“阿爸,找清风道长干嘛?”

“你……别问了,我死后把他的尸体用木香熏……三日,然后用朱砂和符灰包……裹,在火中煅烧三日沉入……后山九……阴潭,这件事千……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阿爸的声音戛然而止,我的脑子嗡的一下泪水不由得落了下来。

我按照阿爸的临终嘱托将他的身子用木香熏烤,然后画了天地阴阳五行灵符,然后用朱砂符灰泥将他包裹,整整煅烧了三天三夜,红色的灰泥坚硬的像石头一般。

后山是禁地,九阴潭更是邪的紧,我拖着阿爸的泥壳往后山走去。

大雾飘渺行踪诡异,雾气中若有若无的浮动着阴气。

九阴潭边绿草青青,那一汪碧绿的潭水死沉沉的毫无生气,里面似乎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我甚至担心里面会突然冒出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来。

我在潭边摆了供香烧了纸钱,拜了三拜然后将阿爸的尸体拖了过来。

看着被红泥包裹的尸体我浑身不舒服,除了无尽的悲伤还有无限的恐惧。我拿过了竹笼吊了浮木,将阿爸的尸体缓缓沉入了潭水之中。

随着碧绿的潭水不断波动,红色的尸体逐渐没入了水底冒出了一串气泡,除了几片晃动的浮木一切都烟消云散。

看着水里的摇曳的树影,悲伤再次袭来,就在我凝神沉思的时候,一双血红的眼睛在水里闪动着。我后退了一步,难道是阿爸的鬼魂在水底看我?

四周都是阴森森的鬼气,我打了一个冷战不敢逗留离开了九阴潭。

一路上我手里握着那片金鳞,暗想和阿爸离开的那个道士是谁,为什么阿爸说这片金鳞是用小叔的命换来的,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芒砀山在什么地方,还有那个可恶的蓝袍道士,阿爸让我去找他,我该怎么办?

回到家里我带着灰灰去看山闹儿,只见他蹲在屋檐下看着树梢。

我的目光掠过树尖,看到几只鸟盘桓着,那个鸟窝已经被淘气的孩子用弹弓打烂了。

“玉泉,我想离开这里到外面去看看,你能让我带着灰灰一起离开吗?”山闹儿看着我,然后用手和灰灰打招呼。

灰灰见到山闹儿分外的兴奋,两个在一起调皮地玩耍着。

我想起了瞎父的话,他说灰灰是千年妖猴,让我照顾好灰灰,还嘱咐我将他的尸骨葬到古兜洞,将玄狼青铜令交给族长玛纳斯……

现在我要去芒砀山,带着灰灰肯定非常危险,不如就让山闹儿先带着他。等我回来再带着灰灰到珞珈山找都掌族人。

“山闹儿,那你要到那里去,你带着灰灰离开了,我怎么才能找到你?”

山闹儿想了一下说:“我打算跟着货郎麻到山外面去看看,快则三个月,迟则一年必定回来,你就放心吧!”

听他这么说我点了点头,有货郎麻领着他也好,免得他被别人蒙骗了。

我没有和灰灰分别悄悄离开了山闹儿家,刚走到寨子外面就遇到了阿秀。

阿秀单薄的身子在风里显得更加柔弱,肩上的担子晃荡着,水桶里不断有水溅出来。我接过了了她的担子说:“阿秀,你阿爸阿妈去世了,那家也没什么田地,你以后怎么生活呀?”

阿秀低着头看着鞋子,半天后才说:“我看到你阿爸死了,你怎么办呀?”

我被她一句问的呆若木鸡,阿爸去世的事情我都是保密的,阿秀怎么会发觉呢!我赶紧问道:“那你是不是知道了金鳞和九阴潭的事儿?”

只见阿秀点点头说:“那天夜里我去看山闹儿,回家的时候路过你家门口,看到门开着然后……”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天底下的事情怎么总是这么巧呢!

“我想跟着你们去芒砀山,带着我行吗?”阿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我,似乎对于这次远行充满了期待。

“这……,我们去芒砀山可能很危险,带着你……”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阿秀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当拖油瓶的,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听她的意思是一定要去了,我只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下午,我收拾了一下,带了三尺青锋、太素九针、蛇纹青玉罐以及其他的东西,凡是阿爸祖上留下来的巫医用具我都拿着,不想让着祖传的东西就这样消失了。

我将背诵过的符经和一些咒语全部焚烧,然后带着阿秀往麻石寨走去。

九香客栈依然人来人往,老板娘还是那样好客,见到我来了打着哈哈说笑,我询问了一下同阿秀径直往二楼走去。

二楼的房门紧闭,我路过秦明房间的时候,看到房门紧闭窗户关着,刚要敲门只见房里走出了一个人。

我当下愣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货郎麻。

货郎麻显然也没有料到是我,他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说:“你也是来找秦爷呀!他正在里面你赶快去吧!”

我和货郎麻寒暄了两句,听到外面的声音秦明走了过来,看了我我没说话然后又走了进去。

货郎麻离开后我和阿秀到了秦明房里,只见房间里只有一张大案几,不知道什么原因别说桌椅板凳,就连一张床也没有,这倒是让我感到几分好奇。

“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吧!我还有事不想被人打搅!”秦明背着手站着,他的神色之中带着一种不屑的高傲。

我心头无名火冒起了三丈,若不是阿爸嘱咐我才懒得找他。

我压了压心里的怒气,将整个事情告诉了秦明。

听到我的言语,饶是秦明冷峻淡定也是脸上一阵一阵的,我隐去了诸多秘密,将阿爸让我找他的事情告诉了他。

秦明沉思半晌说:“我还欠你阿爸两次,我会尽力帮助你到芒砀山,至于别的人的安危生死我一概不负责!若没有其它的事儿二位请回!”

听他这么说我无言以对,商量高明日早间出发离开了秦明的房间。

我大脑里正在想要不要告诉阿依莎这件事,毕竟事关重大,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就在我低头思考的时候,看到阿依莎走来。

我让阿秀先和苏雪聊天,我带着阿依莎离开了九香客栈到了柳湖畔。

“阿依莎,你什么时候回去?”

“我还不知道呢!要等你阿爸来才能做决定!”

阿依莎还不知道我阿爸去世的事情,我将阿爸的事情告诉了她,只见她明亮的眼睛闪烁着,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你阿爸死……去世了?”

看到我点头,只见阿依莎一脸失望,我问道:“我阿爸是不是答应要给你们什么东西,你告诉我吧!”

阿依莎咬着嘴唇一言不发,片刻后说道:“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还要留在这里吗?”

我告诉了阿依莎我阿爸的遗嘱,她似乎猜到了一些什么,询问道:“你阿爸是不是给了你什么重要的东西,让你到芒砀山找那老道?”

金鳞的事情我是不能告诉她的,只好随意糊弄了几句敷衍过去。

阿依莎眼睛滴溜溜一转说:“我也要去芒砀山,不然秦明那小子说不定会害你呢!”

“你也要去?”没想到我还没问,她竟然先提出来了。

“是啊!我不去怎么能行。再说了,芒砀山十分凶险,那地方猛兽多的骇人,多好玩儿呀!”

我索性答应了下来,然后在九香客栈订了房间,打算住一宿明天就出发。

夜里,秦明、苏雪、我、阿秀四人商量了一下,要去芒砀山有三条路径可选。

第一条是水路,沿着怒江漂流而下,这一路上水贼非常到,那些盗匪盘踞在江畔四处,而且谙熟水性非常不好对付。

第二条路是官道,一路上除了关卡之外,还有很多的山贼把持,运气不好还会遇上兵匪,那样更是了不得了,也是一条不好行的死路。

第三条是翻山越岭,无疑这是最危险的一条道,里面猛兽山鬼更是凶的紧,万不可踏入一步。

最后我们四人商定走水路,明天卯时启程!

天蒙蒙亮,我们一行四人带着各自的包袱离开了九香客栈,顺着康六坝往瓦桑河走去。

山风萧索冷淡无情,暗黑的夜空下几点火把闪耀着。

“阿秀,把你的包袱给我吧!”我怕阿秀累着了,伸手去拿她的包袱。

只见阿秀神经质一般护住了包袱,好像怕我抢一样似的。

阿秀低声说:“不用了,我拿着就行!”

我拿到她紧张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觉得阿秀有几分古怪,难道她的包袱里藏着什么珍贵的东西?

上了乌艚船,河面上清波荡漾微风习习,暗夜的桨声中船越行越远。

我回头看了一眼静夜下的罗寨,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回来。

上一篇:第四十章 坟 下一篇:第二章 龙湖女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