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杏花笑着走了进来说道:“我也是刚过来,恰巧看见你俩说话,我可什么都没听见!”

“真是这样吗?难道你不是在偷听!”我说话也不含糊,直来直去没必要隐瞒。

阿秀看着我说:“你别瞎想了,杏花姐姐不会乱说的,你就放心吧!”

听到阿秀这么说我也不好在责骂杏花,只是觉得她这样偷听实在是有些那个!我安慰了阿秀几句让她好好休息,阿秀点点头蜷缩着看起来非常的可怜。

我回到山闹儿家的门口,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听到房间里有隐隐地啜泣声。

踏进房门的瞬间我看到了血腥的场面!

山闹儿母亲满脸是血身子被拦腰砍断,双眼圆睁倒在血泊里。山闹儿父亲嘴里冒着鲜血抽搐着,眼球竟然被硬生生地挖了出来。

山闹儿躲在墙角面色苍白不停颤抖着,我问了几句也不回答。

“山闹儿,发生什么事了,阿依莎和山灵儿呢?”听到我的话山闹儿抬起了头,咧着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

我被他黑幽幽的眼睛看的心里一凉,看来山闹儿是受了刺激精神失常了。

我祭出一张灵符用搜魂术搜索了一下,发现周围没有生人的气息,反而倒是积聚着浓浓的阴气。我开灵之后往远处看了一下,发现四周有无数冤鬼,看来是有人利用小鬼在吸食周围的阴气。

“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呀!”我给了山闹儿两个大嘴巴子,这小子被我一下打醒哇的哭了出来。

“玉泉,我妹妹刚刚被恶鬼附体,阿依莎出了一阵儿她就杀死了我阿爸阿妈,然后逃走了。阿依莎知道后追了出去……”

我刚想出去寻找,就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一看是阿依莎扶着山灵儿走了进来。

山灵儿的喉咙被洞穿了,殷红的鲜血顺着脖子咕咕流着,山闹儿看到山灵儿被刺中冲过去揪住了阿依莎:“你为什么要杀死她?”

阿依莎一皱眉看向了我,我过去拉住山闹儿说:“你先别激动,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将山灵儿平放到了炕上,发现她气息微弱已经近乎死亡,只听阿依莎说:“我刚刚追出去,就看到了一个白影将山灵儿抓去,等我追上去的时候她已经……”

“你说谎!就是你做的!”山闹儿双眼血红地看着阿依莎,言语中充斥着仇恨和敌意。

我拍拍山闹儿的肩膀让他冷静,没想到被他推了一把差点儿摔倒在地,只见山闹儿咬着牙齿盯着阿依莎说:“是你杀了灵儿,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

“你冷静一点儿,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你看到灵儿眼角的黑蛇纹了吗?那是鬼和尚的黑蛇尸咒,中了黑蛇尸咒就会迷失本性被控制。灵儿是被鬼和尚杀死的,他才是真正的凶手……”我用力摇晃着山闹儿试图让他清醒,但根本没有什么用。

山闹儿痛苦地揪着自己的头发蹲在地上怒吼着,身子不停颤抖看起来非常难受。

阿依莎静静地站着看起来非常委屈,我不知道说什么只好把头扭到了一边。

就在大家都在各自的情绪中沉默时,院子了嘭的响了一声,我出去一看是阿秀!阿秀见到我一把抓着我的手说:“快救我,杏花要杀我!”

我吃了一惊,杏花为什么要杀阿秀呢?

只听阿秀说道:“我和杏花聊天,突然发现他脖子上有一道血痕,而且里面冒着古怪的虫子,看起来非常害怕!杏花突然抓住我的脖子想要把我掐死,我阿妈回来和杏花扭打到了一处,我才跑了出来……”

难道山灵儿并没有被鬼和尚控制,被控制的是杏花,山灵儿只是用来迷惑我们的?我不由分说往门外跑去,突然看到两道阴风卷动着,一看是杏花和马老太二人。

马老太手里拿着桃木剑掐着法诀,桃木剑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看起来是被鲜血浸透了,不然怎么可能抵挡得住鬼和尚。

“宝空!你收手吧!别在作孽了!”马老太看着杏花说道。

“不行,我一定要炼成噬魂术,不然所有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我绝不会就此收手的!”杏花脸色铁青,慢慢的浮现处了鬼和尚狰狞的面孔。

鬼和尚自从破了九鬼轧尸局被反噬后看起来非常虚弱,但其手中的鬼尸令不可小觑,每念动咒语就会发出一道黑线激射而出,和马老太的桃木剑撞在一起乱响。

我从符袋中拿出了八张灵符赶忙祭出,念着引雷咒道:“赫赫阴阳,生我大光,无极天地,疾雷裂荒,急急如律令!”

在法诀的作用下,八张灵符在虚空悬浮着变成了一个八卦,不停地闪动着淡淡的黄光。

鬼和尚看到引雷阵脸色大变,手里一掐诀打出了一道黑光向我激射而来。

我急忙矮身躲避,引雷阵中心已经结成了一个球星的亮光,鬼和尚想要趁机逃走,被马老太一下抱住了。

马老太看到天雷已经凝结而成,竟然拖着鬼和尚冲入了法阵,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一道紫电飞下,马老太和杏花的身子瞬间就被烧焦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杏花发出了粗狂的咆哮,怒号着撕扯着马老太。

只见马老太嘴角带着笑说:“我不想让你继续作恶……”

这时,引雷阵被完全驱动,一个紫色的光球逐渐变得苍白,哗的一下将鬼和尚和马老太吞噬了。

落叶飘飞着,地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坑,两个淡淡的人影落在地上,就像是一幅模糊的水墨画。

三天后,埋葬了山闹儿父母、杏花以及马老太和鬼和尚,两座新坟上倚魂幡飘悠着,似乎在诉说一种无尽的悲哀。生死善恶只不过是一线之间,过了也就过了……

看着飘飞的纸灰,我突然有一种想要飞翔的冲动,不知道是飞翔的痛苦还是飞翔的快乐在吸引着我。

山闹儿失去了家人,瘦小是身体更加的落寞,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看起来非常疲惫。

阿秀比山闹儿好过了,她似乎对鬼和尚和马老太没有太多的感情,也没有流露出多少悲伤。

生活恢复了平静,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无聊,整天和灰灰呆在家里,除了画符晒药就是制符看书,感觉整个人都有些荒废。

躺在炕上看着房梁,我的思绪逐渐模糊,无数黑色的影子我的脑海里晃荡,黑影分开成一排,然后又合成一个,实在看不清是谁,只有一个暗淡的背影飘动着。

我努力睁开眼睛看了看,那人似乎非常熟悉,只见他缓缓转过了身子,脸上包裹着一团白光,看不清五官分不清模样。

“你是谁?”我实在是好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人没有动,一个暗暗地声音回响着:“我是你,我是你……”

我感到脑颅一阵刺痛,努力看着那人试图想要刺穿白光看清他的样子,只见白光突然消失那人冷漠的盯着我。没错,那是我,和镜子里的我一模一样。

他是我那我是谁?

只听那人说道:“你是谁?你是谁……”

我的头快要炸裂了,我到底是谁!我喊叫着高声问自己,但是没有任何人能告诉我这个答案,只有那冷漠的样子盯着我,好像要将我看穿。

“不!你不是我,我才是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冒充我?”我从符袋夹出了一张符,若果他不回答我的问题,我将让他不好受。

那人诡异地笑了一下说:“你别白费心机了,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是分不开的,你杀了我也就杀了你自己,我就是你,你看啊!”

我大睁着眼睛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确实是我每错,但是为什么会有两个我呢?

那人看穿了我内心的想法,缓缓说道:“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他们也是你,我们都是你,你看,看哪里!”

我往前方看去,只见前方出现了九个人影,但是样子都和我一般无二,难道着都是我?

“没错,他们都是你,善、恶、喜、怒、妖、邪、魔、鬼、怪,都是你,这就是真正的你,你知道你来自哪里吗?别忘了你的使命,我们家族的命运都掌握在你的手里……”

另一个我说着奇怪的话,那些人影不断闪动着,最后合而为一,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我。我感到几分恐惧,刚要躲避只见他向我我冲来,一下子钻进了我的身体里面。

我感到浑身刺疼,仿若千百刀枪乱刺鲜血飞溅,我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腥味,正在顺着的我的脖子不断滑落,然后穿透我的皮肤沉入了我的心脏。

我一咬牙双手用力撕扯,但是身子动弹不得,双脚也好像被绑缚了。我迷迷糊糊看到床边站着许多人,他们用死鱼眼瞪着我,一双双血色的眼睛不断的哭泣着。

巨大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我大脑中念着法诀,清灵咒念了一遍又一遍,但是那些东西犹如附骨之蛆毫无离开的意思。

鬼压床!!!

这三个字在我的大脑里闪现,我急忙念着驱鬼咒道:“天皇皇,地苍茫,罗金沙,赦!”

大脑清明了许多,我逐渐意识到自己还在睡觉,努力起身终于摆脱了鬼压床。

窗外下着大雨,我点了蜡烛坐在桌前沉思着,听到屋外一声猛烈的撞击,房门颤抖了几下被撞开了,一个人栽进了门里。

我被吓了一跳,只见这人浑身衣服被撕成了碎片,活脱脱的像个血葫芦,右臂被硬生生地拽去了。看到摔在地上的三尺青锋,我才认出了他是谁!

上一篇:第三十九章 血斑 下一篇:第一章 腥风血雨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