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界河的水翻腾着巨浪,枕头大的四眼鱼乱蹦,拳头大的螃蟹八爪乱飞,龟鳖死尸溅着鲜血看的人眼花缭乱。

我扭头看到九幽将军手里提溜着两小子,嗖嗖两下扔到嘴里嚼动着,发出了哈哈哈的怪笑声。其他的小鬼吓破了胆东奔西跑,真是乱成了一锅粥。

九幽将军在界河山撑起了一道屏障堵住了小鬼渡船的通道,而我们恰好在屏障外面,我手里捏着两把冷汗感叹庆幸。

就在我拍着胸口喘气的时候,九幽将军竟然对着我眨巴眨巴眼睛,我的心砰砰乱跳,这老小子搞什么幌子,难道他是故意放掉我们的?

阿依莎和山闹儿同时看着我像看怪兽一般,同时说道:“他是不是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摇摇头苦笑说:“我哪能和他有关系,他长得那么丑陋一看就不是一类人。再说了,我是第一次见他呢!要是你不说,我还不认识他……”

“哎呀!不好了,好像已经是卯时了!”阿依莎掐了一个法诀后脸色苍白,三人弃舟上岸直奔鬼眼道,看到鬼眼道大开也顾不上细想一头就扎了进去。

山闹儿哇啦哇啦怪叫着,眼前一黑突然发现自己回到了家里,四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阿依莎出现在了我身旁,接着就是山闹儿哇哇声!我跑到院子里一看蜡烛被人全部踢倒了,法阵被破坏的非常严重。

阿依莎一脸恐惧说:“呀!怎么会这样,我们的身子不见了咋办?”

山闹儿一听身子不见了当下哭了起来:“亲娘啊!看来真是老天爷不帮忙,这是要我们留在阴气呐!”

“先别急,还指不定发生了什么事儿呢!”我的话刚说完,只见吊脚楼的二楼有响声,我们三人急忙飘了过去。

看到身子躺在床上我心里一阵大喜,阿秀守在床边不断哭泣着。

我急忙掐了一个法诀帮助山闹儿附体,只见阿依莎已经醒来。我刚要附体听到屋外一声鸡鸣,大脑轰的一下咬着牙念了法咒,突然眼冒金星双眼一黑。

我起身看到自己完好无损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看到山闹儿揉着眼睛打哈欠,阿依莎盘则是膝而坐闭目养神。

阿秀看到我醒了哭的更加厉害了,我问她怎么会跑到我家的。阿秀告诉我,她发现我们三人僵硬地坐在地上身体发凉,以为中了邪术……

我把事情简单讲述了一下,隐去了诸多机密让她先回家去睡觉,阿秀答应着离开了。

我们回到了山闹儿家,只见山闹儿母亲双眼红肿坐在炕头,罗老歪已经清醒可以说话了,见到我们几人没事咧嘴笑了笑,不过笑的有些勉强。

山闹儿到院子里舀水,突然喊了一声:“是谁!站住!”

我赶紧跑出去一看黑影从墙头飘出,三人追到门外时那黑影已经踪迹全无。

到山闹家一看,山闹儿家的那只怒晴花翎大公鸡不见了,山闹儿大骂:“狗日的偷鸡贼,吃了我家的鸡胀死你个驴日的杂碎!”

我真是奇了怪了,鬼眼不是已经破了嘛!按说鬼和尚现在应该被噬体非常虚弱,咋还能来偷鸡摸狗呢!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摆九宫回龙阵破九鬼轧尸局,不然那鬼和尚伤势复原必定反扑!”我和阿依莎山闹儿一合计,赶紧找了瓦灯蜡烛等物。

九面面杏黄旗在法阵九宫方位猎猎作响,我坐在法阵中主持大阵。阿依莎打出了几张灵符不断在法阵上空旋转,发出了淡淡的黄光迅速将我笼罩。

我双手十指弹动迅速掐诀,念着回龙咒道:“天法地,地法明,明万物,真龙回,急急如律令,破!”

一挥手祭出了九张龙符,龙符在虚空滴溜溜一转绕着瓦等形成了一条苍龙,一声呼啸苍龙分为九点金光破空飞去。

天空闪动着无数黑影,紧接着就看到远处天际涌出了一团黑气四散而逃,闷雷隆隆几下之后恢复了平静。

我急忙祭出一张开灵符在眉心一点,仰头看到九道鬼影直冲云霄,形成了九道黑色的光柱。这是鬼气外泄的征兆,预示着九鬼轧尸局已经被破。

喝了一杯茶休息了一阵儿天光见亮,东方一抹玫瑰红,彩霞映红了半边天。

我给罗老歪又拔了两次毒,只见他脸色逐渐红润,看来体内的余毒清除的差不多了。

九鬼轧尸局是破了,但是山灵儿和杏花二人身在何处还是浑然不知,就在这时,阿秀喘着粗气跑到了山闹儿家里。

“阿秀,出是什么事儿了,是不是又有人不见了?”看着神色匆忙的阿秀我问道。

“不是,那个……是李地主家老宅地动了,爆炸了一个大坑里面露出了金棺翠玉,人们正在哄抢呢!”阿秀弯着腰拍着胸口说。

“这哇,还等个啥子嘛!我们也赶紧去抢吧!不然迟了被人抢光了!”山闹儿轰叫一声,一溜烟就往门外蹿去!

我感到几分奇怪,李地主家怎么就突然爆炸了呢!难道那老小子临死埋好了地雷,就等着人踩?但是他家出现金棺和翠玉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和阿依莎跟着阿秀也往李地主家赶去,一到那边我当下愣住了。

只见李地主家的房屋阁楼院墙等全部消失了,在十几亩的地面上硬生生地炸出了一个大坑。说是大坑也不尽然,因为大坑的样子特别怪!你要问我怎么怪了?

我告诉你,那大坑的样子就像是用一只遮天大手抓了一把,五道指痕清晰无比,这让我腿肚子抽筋。要是突然冒出这么大一只手,焉有命在!

大坑里的人看起来渺小的可怜,若是现在突然发生意外,这些人是绝无可能生还!

看到山闹儿在那边撅着屁股挖掘,我急忙下去将其一把提溜上来,山闹儿这小子还不服气:“玉泉,你抓我干嘛!有钱不要是孙子,有宝贝不拿就是奴才,赶紧抢哇!”

他说着就要扑倒坑里挖掘,我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说:“你个狗日的不要命啦!这下面有鬼,你看那大坑的样子煞气冲冲……”

我的话还没说完,脚下的地面抖了三下,山闹儿一个不注意就跌到了坑里。我赶紧一伸手将其拽出来,这小子吓得顿时脸色苍白魂飞天外。

阿秀说道:“你们看那边是什么?”

我放眼望去,只见巨大的坑里土石翻滚好像瞬间引爆了万吨炸药,坑里挖宝贝的人咦哟乱叫四散飞奔。但那庞大的震荡之下地面乱摇,人如蝼蚁东倒西歪,婆娘娃娃哭声震天,像捅了马蜂窝一般

我急忙和阿依莎几人后退,看到大坑边缘不断塌陷,那些人竟被生生的活埋在了地下。

俗话说,酒色乱性,权财丧命,真是所言非虚。这些人为了不义之财,丧了性命也是咎由自取。

不过话说回来,毕竟都是罗寨的乡亲父老,这年月兵荒马乱穷的叮当响,为了生存那个人好过,也是被逼无奈……

大坑中间被顶起了一个小土堆,接着伸出了一只手,又是一只手,然后是一颗光溜溜的头。土里钻出了一个人,只见他满身是血像血葫芦一般,那个惨真是惨的令人发指。

那人正是鬼和尚宝空,原来这秃驴竟然将九鬼轧尸局设在了李地主家的地基下面,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想想也是,他在李地主家这么潜伏多年,必定早就设好了局,等待时机成熟就启用。可是他万万没想到我竟然捣毁了九鬼轧尸局!这才使他被反噬,可也不至于成血葫芦这么惨吧!

鬼和尚盘膝而坐不知道搞什么幌子,只见他嘴里喷着血,不断用利刃在身上插。那鲜血就像喷头似的乱飚,看的人浑身发凉头皮发麻。

“妈呀!这该死的老秃子干嘛呢!要死也不至于这么拼命自残哇!”山闹儿被吓得够呛,声音早就变了调。

“不对呀!这秃驴恐怕是要进行血祭,他现在的那身体应当是鬼体,还没有炼魂附体成功。”阿依莎说完脸上带着几分忧虑。

我知道血祭的厉害,只要靠近血祭者十步之遥,生人就会被血魂吞噬。但是不阻止鬼和尚血祭,那将会酿成大祸。

现在千万不能冲动,不能拿着身家性命和这老贼硬拼!

这时,我看到土坑里另外两处也顶起了小土堆,他娘的不会是鬼和尚的帮手或者活养尸吧!

就在我思绪荡然的时候,看到土坑里冒出了四只手,接着就是两个长发晃动的头。一看万分欣喜,正是失踪的山灵儿和杏花两人,两个小丫头从土里钻出来就哭了,摇摇晃晃地向着坑边跑来!

我急忙祭出了两道灵符防止鬼和尚阻挠,但鬼和尚动也没动,看来他现在是无暇顾及此二人了。

杏花和灵儿两人哭倒在地,说的经过我早已知晓,山闹儿和妹妹又是一番抱头痛哭,诉说了良久。

“灵儿,我们赶紧回家吧!阿爸和阿妈都急死了。”山闹儿说着拉起山灵儿的手就要往回走,阿依莎突然一把抓住山灵儿说:“不行,她还不能走!”

上一篇:第三十七章 九幽将军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血斑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