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不是我还有谁呀!我怕你个傻瓜到幽冥界,找不到路被恶鬼吃了。没想到在鬼市一打听你去了阎罗河,我这不是来怕你发生意外来接你!”阿依莎小脸红扑扑的非常可爱,我心里一阵温暖。

心里虽然幸福的不得了,但我哪能表现出来,急忙硬着嘴说:“哎呦!你能来真是让我受宠若惊,真是那个……那个为人民为国家谋福利……”

一时间也是词穷,只好随便瞎说几句糊弄过去,我刚上船就发现怎么有些不对劲呐!

我听到船舱里嚓嚓碎响,急忙问:“怎么,船舱里还有人?”

只见阿依莎噘着嘴说:“不让他来他非要来,一路上连累死我啦!真是个胆小鬼大累赘呀!”

我心里直犯嘀咕里面到底是谁呀?想着一把揭开帘子看到一个矮小的身子蜷缩着,呕呕乱吐摇头晃脑嘴里喷着白沫!

我的乖乖呀!这不是山闹儿嘛!我焦急地问阿依莎:“山闹儿这是怎么了,莫非中了什么奇毒?”

只见阿依莎一脸鄙视地说:“哪有嘛!一到阴间就抽搐,见到大鬼小鬼隔三差五就晕倒,这不是,又抽过去了……”

看着山闹儿痛苦的表情我一脸无奈,真是又可气又可笑,竟然被冤魂小鬼吓得口吐白沫,真是拿他没办法!

我扇了山闹儿两个大嘴巴子,这孙子嘴里哇哇乱叫,双腿在船舱乱蹬喊着:“娘啊!小鬼抓我的脚巴子呢!”

看山闹儿满脸通红,我摸了一下他的脑瓜子热的像锅底,这小子竟然被吓得都发高烧了。

现在身上一张灵符都没有,我本打算用湿布给他降降温,撕了一块布到阎罗河里沾了一下,差点儿没被那古怪的气味熏晕。

他娘的,这河里也不知道泡着多少尸骨残肢,我忍着臭味捏着鼻子,将沾了水的湿布按到了山闹儿的额头上。

看山闹儿烧得说胡话我心里一阵难过,真是难为他了!

阿依莎划着船,冥船在阎罗河穿行而过,我往后看了看,这阎罗郡主也不来送一下,真是太没厚道了!

看着远去的大雾,一个白影若隐若现,是阎罗郡主。不知道她为何不现身相见,而是在暗处默默看着我离去,好歹也相遇一场,就这样不辞而别。

我的思绪被桨声打断了,苦笑了笑暗暗道:世间的相遇与分别,本来就是你来我往的事情,又何必在乎太多!滚滚红尘之中,许多事没有缘由也没有结果,一切都像流水,流过也就过了……

“想什么呢!看你恋恋不舍莫非丢了魂儿?”阿依莎一脸不高兴,她似乎察觉了些什么。

我急忙说:“你还问我想什么呢!你来了我们是身子怎么办,万一被那个不长眼的吹灭灯或者偷走,那不是死的太冤了嘛!”

阿依莎皱了皱眉说:“你想什么我可是清清楚楚,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阎罗郡主,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我坏笑着说:“我就是喜欢上她了,怎么了?”

阿依莎啊了一声揪着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嘴里骂着:“我让你喜欢她,我让你喜欢她,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嘛!”

听她这么说我赶紧问:“你喜欢我?”

阿依莎在我天灵盖上就是一拳,揪着我的耳朵骂道:“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会喜欢你,你去死吧!”

我被他的全身疼痛心里直叫苦!赶紧讨饶道:“姑奶奶,你赶紧收手吧!”

阿依莎冷哼一句,噘着小嘴背着身子继续划船,完美的曲线在红色的长裙的勾勒下美丽无比。

“看什么看,哼!再看我剜了你眼睛信不信?”阿依莎一回头发现我在看她,撇着嘴嘟囔着。

我赶紧装作没事的样子往天空看,心里想这女子太刁蛮火辣了,不过很合我的胃口,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黄泉渡口一路无话,山闹儿醒来看到头上的臭布破口大骂:“我日他先人个板板,这是谁干的?娘啊!臭死我了!”

我听到他抱怨,在他脑瓜子上弹了一个爆栗,骂道:“你他娘的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别给我瞎吵吵,不然鬼来了抓你当儿子……”

山闹儿在船头鼠头鼠脑打探了几下,缩着脖子打了一个寒颤,一溜烟跑进了船舱!

渡口鬼船来来往往,大鬼小鬼往来络绎不绝,往生者往死者,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丑的俊的,哭的笑的骂的叫的,真是众生万相……

头顶的高空中青光流转,轰隆一声只见黑雾之中冒出一道火烈的电光,接着就是一阵爆炸声!

渡口的鬼魂炸了营一般乱跑,就像是油锅里滴了一滴水,顿时沸腾了起来。

见势不对,我和阿依莎三人脚底抹油就撒丫子,只见身后的阴兵和暴乱的鬼魂打的哭爹喊娘,好不混乱惨烈!

刚到了鬼市,只见两伙小鬼打的头破血流。

我一看马王爷这老小子手里拿着铁算盘,咔咔乱砸一点儿也不含糊!

我想起了瞎父的话,他言下之意是让我多照顾马王爷,现在这形势对马王爷非常不利!

我不由分说扛起双管猎枪,啪啪几个点射直接击毙了几只小鬼,其他小鬼见情况不对抱头鼠窜,一时间整个冥灵街只有马王爷的几个属下。

马王爷拉着我的手哭的稀里哗啦:“滕小哥,可盼到你了,若不是你!我就要被他们赶出鬼市了!”

“马王爷,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你们怎么会打起了?”我感到好奇,难道地府也有抢地盘的恶俗?

只见马王爷撇着嘴说:“这俩天来了一个老头带着一伙人,到处抢占店铺杀鬼放火,甚是猖狂……”

马王爷的话还没说完,我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他妈妈的是那个小奴才挡我的财路,赶紧给老子出来!”

“就是他们!”马王爷指着来人一脸愤怒!

我一看当下乐了,差点儿没笑出来!只见四个小鬼抬着藤椅,李地主坐在藤椅上手里拿着烟锅,翘着八字胡在嘬着嘴吸烟。

喊话的人正是狗子,这小子死了也没能逃脱给李地主当狗腿子的命运,看来他这名字对他实在太符合了。

“我说那边的,可是狗子和李老爷么?”狗子一扯脖子看见是我,吓得哆嗦了一下藏了起来,嘴里喊着:“不是狗子,我叫阿狗!”

我苦笑一下也懒得理他,直接对李地主说:“李老爷,这位马王爷是我朋友,希望你们能同心协力和睦相处,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可就不太好了!”

李地主从藤椅上蹦了下来,一溜烟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滕小哥,别来无恙近日可好,既然来了就留下了多住些日子,要不你干脆就安顿下来得了,这里不也……”

我听这老小子越说越悬了,喋喋不休唾沫横飞,从天上扯到地下从古代扯到未来,可谓是纵横十万年贯通八千载。

“老老爷,您老还是赶紧打住吧!我是来办事儿的,少是片刻就走!”我哪有功夫和他瞎掰,现在已经是寅卯交汇之时,得赶紧回去才是正事儿。

我找了一间安静的屋子超度了白素梅,用冥币打点了一下阴兵鬼叉,让给她找一个好人家。

李老爷果然是老狐狸,经营有道长袖善舞,赫赫然是西城的总瓢把子,掌握了鬼市四分之一的地盘。最后协商之下让马王爷做了冥灵街的掌舵,看到事情圆满我才和阿依莎等人离开鬼市。

临别时马王爷告诉我,宝空的死穴是眼角的那颗黑痣,只要刺中死穴他必死无疑!谢过之后我们快步往界河走去。

我掐诀想要察看一下供香的情况,连连念了三次咒语毫无感应,心里一阵着急。俗话说,猫笑富,狗哭穷,鸡鸣灯灭难还魂!

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一旦鸡鸣灯灭就完了!供香莫不是燃尽了吧!

“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阿依莎大眼睛滴溜溜转着,担心的看着我。

“那个……你是不是不来的时候忘了上供香?”

“我上了一把啊!别说烧到卯时,就是烧三天都足够了。”听到阿依莎的话我心里一凉,看来是出事了。

山闹儿傻乎乎地问:“这是那个寨子里,我们怎么回去哇?”

看到界河上一只冥船都没有我心里开始犯难,只见几只小鬼急匆匆扛着一条小舟跑来,扔到河里刚要渡河,天空嚓嚓几声爆鸣,几道紫色的闪电破空而出。

闪电的裂缝中一个黑甲红袍的影子一闪,只见一个威武的大汉出现在了虚空,哇哇大叫道:“呔!你们几个小鬼,本将军在此守候休要猖獗,若不速速离去,要尔等狗命!”

山闹儿被那巨大煞气吓得栽了一跟斗,急忙起身躲在了我身后。

阿依莎低声在我耳边说:“这厮是九幽将军,专门负责界河的开启时间,现在是寅卯交错之时,恰逢界河关闭……”

我心里暗暗叫苦,这他娘的是什么规矩,早不关晚不关就现在关。不过这九幽将军看着牛气十足,恐怕不好对付!

“去你妈的,兄弟们,趁着现在大乱赶紧往外逃啊!逃出一个是一个,冲啊!”只见后面的又冲出了一帮子小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九幽将军果然了得,脚下的战靴一跺震荡得河面波涛起伏,吐了一口唾沫,刚刚那叫嚣的鬼头子就魂飞魄散了。

看到乱蹦的小鬼犹如洪水决堤一泻千里,九幽将军长枪横立一声爆喝枪尖乱挑,冥船上的小鬼全给扎到透心凉,扑通扑通下饺子似的往河里掉。

看到机会来了我和阿依莎山闹儿三人溜上了一条小船,甩开膀子拼了命的划桨,生怕那九幽将军追来!

“啊……呀!好小子,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地下耍心眼儿,真是不自量力!”只听一声爆喝,接着就是一阵乱响。

上一篇:第三十六章 僰人 下一篇:第三十八章 回龙阵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