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我滕玉泉青春少年,还是处子之身竟然被这么个孽障叫阿爸,这岂能不让人生气!

“你是哪里来的小崽子,别乱叫爸妈乱认亲戚,你哪里来的哪里去!”我好气的说了两声,只见那小孩子眼睛骨碌一转,对着阎罗郡主叫道:“阿妈……”

‘妈’字还没说出来,只见阎罗郡主拖着鼓奴一阵旋风儿似的逃走,瞬间偌大的洞窟中只剩我和怪小孩儿。

阎罗碟中心的黑珠子不见了,红色的昆虫不断的飘散,本来亮堂的洞窟变得暗淡了下来。

幽黑的洞窟远处一声巨响,只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挪动着,似乎要从里面蹦出来。

看形势不对我不敢细想,撒丫子就朝着阎罗郡主逃离的洞口狂奔。那怪小孩儿追着我跑,速度可一点儿都不含糊,嘴里喊着阿爸撵着我的步子。

我心里暗暗叫苦,他这么乱加岂不是要惊动里面的那怪物,索性一把将其提溜着一起逃命。

突然一个拐弯前面是四个通道,每个通道上吊着一盏青幽幽的鬼灯,只听怪小孩儿喊了一声:“阿爸,左数第三个是生门!”

听到生门我心里一喜,生门就能逃生,也不管对不对就一头扎了进去。

这个通道看着很不一般,黑白交错骷髅遍地,这他娘是哪像是生门,简直就是死门绝地!

只听怪小孩儿咯咯笑着,嘴里说着:“阿爸你真笨,我说是生门你竟然就跑进来了,其实这是死门!”听到他的话我脑子嗡的一声,恨不得一把摔死他。

眼前突然一团苍白的亮光升起,我用手挡着强光从指缝间看到无数黑线扭动着,接着大脑一阵刺痛,双耳传来嗡……嗡……嗡的尖鸣!

“糟糕,这是那鬼胎记又要发作了,真是太不凑巧了。”如今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到江心补漏迟。

我赶紧将怪小孩儿放到了地上,急忙扎着马步念着清灵咒试图缓解病症。浓重的阴煞之气不断涌向了左臂,我直接脱了衣服光着膀子,看到九道鬼纹已经从手臂向周身缠去,不一会儿就覆盖了我的浑身。

万蚁噬体之苦再次敲击着我的天灵盖,浑身闷热之气乱窜大脑机器般轰鸣,汗珠子不停地在背心滚落。

“阿爸,你怎么了,都是黑八不好,是黑八连累了你!”怪小孩儿嘴里说着,我大脑逐渐陷入了迷糊,但是听到‘黑八’二字神魂震荡一下清醒了。

“你是黑八,就是和我生活了七年的猎犬黑八?”我心里一阵欢喜,真是谁说天下无知己,一行幽冥老友逢。

黑八在我耳边一直说着,我咬紧牙关坚持着,看到手臂上的鬼纹出现了紫色花纹,知道就快到最艰难的时候了。

黑色鬼纹变成了扭曲的怪藤,出现了一片片黑色的大斑纹,鬼胎记变成了九瓣莲花状,不断吸纳着阴煞之气。我全身无力实在支撑不住了,两眼一黑昏厥了过去。

大脑一片火红,我看到身边围绕着无数团烈火,无数黑色的影子在烈火中攒动着,一个低沉的声音不断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睁开眼睛一看,眼前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带着毡帽穿着黑褂子,肩膀上搭着褡裢嘴里吹着口哨。

这不是瞎父吗?我起身看了看眼前的老人,没错,正是瞎父本人!

瞎父当年不是被鬼和尚杀死了嘛!他的鬼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这将近十年的时间他还有投胎?

瞎父面带微笑看着我说:“阿蛋,你现在长大了出息了,老爹也为你高兴!”

我急忙跑过去拉着瞎父的手说:“阿爹,你不是在七年前被鬼和尚宝空害死了,怎么魂魄还在这里?”

瞎父捋着胡须说:“本来我是要投胎的,不过还有一桩心愿未了,这才在幽冥界苦熬十年,就是要等你来!”

我说:“阿爹,我知道你担心灰灰,他现在没事的,你放心吧!”

瞎父摇摇头说:“我并非仅仅只是为了此事,而是另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托付与你!这件事关乎到我祖上和我的族人,我希望你能起誓保守秘密!”

我点点头咬破了中指,对着苍天发下了誓言。

瞎父躬身将我扶起说:“孩子,你天生就命苦,我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实在是不忍心呐!”

“阿爹,你放心吧!只要你说,我一定会完成你老的遗愿,绝不辜负你的抚养之恩!”我说着心里一酸,感觉着生离死别真是太让人太难受了。

瞎父接着说:“我本是僰(bo)人,祖上乃是珞珈山的都掌族人,我们族里人死后都要石峡悬棺。我希望你回去后,有机会能将我的尸骨带回珞珈山,用木匣葬于古兜洞里。”

我点点头说:“阿爹,你放心吧!我一定按照你的嘱咐让你落叶归根!”

瞎父点点头说:“这是其一,其二就是灰灰了,他乃是千年妖猴!我们僰人自先秦之时就有养猴的习俗,灰灰是我们族的火尾神,从先秦至今已经传了几千年了,希望你能善待与他!”

我噙着泪水点点头,瞎父继续说:“我不久将要投胎再世为人,这是我们族里的圣物,希望你到了珞珈山,找到都掌族人,将它交给族长玛纳斯!”

瞎父拿出了一个布兜,看到那里面的东西我一下子愣住了,竟然是一枚青铜令!青铜令的样式和黑八发现的那枚一模一样,只是上的古咒语不同而已。

瞎父看出了我的疑问,解释说:“这是玄狼青铜令,其中包含着古老的秘密,你务必将其亲手交给玛纳斯族长,万万不可遗失……”

我接过了青铜令,看到青铜令的正面布满了古老的咒语,背面一只黑狼双眼散发着绿光。

“你这几年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你终非人下之人,定能大展宏图!我和马王爷有些交情,他也是被鬼和尚宝空所害……”瞎父抚摸着我的头,声音逐渐飘渺消散。

我一抬头发现瞎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见地上落着一张古怪的地图。

地图上标注的非常清楚,正是瞎父所说珞珈山的位置所在。

四周轰轰轰一阵乱响,我感到一阵剧烈的摇晃,一睁眼看到黑八不断推着我的身子。

原来刚刚我被鬼胎记散发的古咒痛的昏了过去,竟然做了一个这么古怪的梦!

我一起身看到身边放着一个小布袋。我拿起小布袋一看,顿时心里一阵恐慌,里面放的正是玄狼青铜令和地图。

再一看自己食指上还在流血,看来这绝非是梦境,而是瞎父托梦与我让我完成他的未了心愿。

我将布袋收了起来,摸了摸黑八的头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滕玉泉的兄弟,你叫我滕哥就行,千万别叫阿爸了,那样我心里很不舒服!”

黑八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说:“我叫你阿爸我舒服,咯咯咯!”

我实在是无语,他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我问黑八:“那天你被狗子害死,可把我伤心死了,现在看到你竟然得了人形,我真的为你高兴,你的魂魄是怎么躲避过轮回的?”

我知道凡是进入阴间的亡魂,都要上生死簿然后进入轮回,心里为他高兴的同时,也想知道这其中的内情。

黑八嘟囔着说:“那该死的狗子,他一定不得好死!我在阴间遇到了一个瞎眼老爷爷,是他救了我,然后把我装到了一个小丸子中……”

原来黑八在进入幽冥的时候遇到了瞎父,瞎父得知黑八和我的关系,就救了黑八魂魄使其回魂再生。

“那我怎么才能带你离开幽冥界回到人间?”我摸着黑八的头,心里很不是滋味。

“只要用我的那颗血珠将我收到里面,就能带我离开幽冥,不过,我在人间也不能像人正常生活,只能白天躲在血珠中,晚上出来……”听完黑八的话,我赶紧拿出了那颗血珠,黑八对着血珠念着咒语,血珠发出了淡淡的红光,啵的一下轻响黑八没入了血珠。

我将血珠揣在了怀里,问黑八:“阎罗郡主为什么那么怕你?”

黑八说:“我上辈子就是她的克星,前世她是阎罗河的一条金鱼,而我是黑鹰,她当然怕我了!那个鼓奴以前可厉害了,但是不知怎么的只有五岁前的记忆了……”

听到黑八的话我愣了一下,不过想想也没什么惊讶的!又问黑八:“七星洞中的那个巨大的黑影是谁?”

黑八说:“那个黑影是一个暗影,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瞎爷爷也那暗影的关系很好!”

听他说瞎父和那暗影关系好,我心里更是疑惑,琢磨了半天也不透彻,不过这之间似乎有一个什么大秘密!

离开了七星洞,阎罗河的腐臭气息扑面而来,鬼楼船早已破碎的无影无踪,阎罗郡主带着鼓奴也早已离开。

我心里一阵郁闷,掐诀察看了一下供香的情况,发现现在是寅时正中。我剩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得赶快赶回去才是。

正在忐忑不安不知道怎么回去的时候,只见阎罗河的河面山一叶小舟漂行着,那人挥着手喊了一声,小船向我们划来。

我定睛一看心里一阵欢喜,急忙笑赔笑着问:“怎么是你呀?”

上一篇:第三十五章 阎罗碟 下一篇:第三十七章 九幽将军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