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女尸咯咯怪笑着,听起来格外的瘆人。看到大红袍下面的裤子我心里一惊,竟然是白素梅和阎罗郡主二人。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阎罗郡主二人竟然变成了这副鬼模样,无论如何也不能大意,这里面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刚要伸手去碰白素梅,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突然,头顶亮起了一片白光,我的大脑刺痛的厉害,眼睛里传来一阵剧痛。我当下蜷缩着身子蹲在了地上,胸口闷的实在是太厉害,我咬着牙关好悬没把牙给蹦了!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周扒皮,白素梅和阎罗郡主也傻傻地看着我,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没发生过,那女尸只是我大脑中的幻影而已。

我起身拍了拍刺痛的头问阎罗郡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是哪里?”

阎罗郡主看了一下白素梅,又看了看周扒皮说:“这是七星洞中,刚才我们看到你非常痛苦,而且不断的说着胡话,真是吓死我们啦!”

阎罗郡主告诉我,刚刚大黑鱼和暗屠的战斗激起了幽冥眼,我们被幽冥眼的冲击力带到了七星洞中。刚遇到幽冥眼的时候,我发出了一声怪叫接着就昏厥了,然后嘴里含混不清……

“原来是这样!”我低语了一句,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似乎真相并非这样。

我往周扒皮的身后看了一下,只见他身后站着一个黑影,我心里咯噔一下暗叫果然是另有玄机。

我起身手里捏着灵符,发现正是我在幻境中夹出来的那一张,心里暗暗吃惊。

虽然不知道周扒皮他们是怎么回事儿,但我不得不防备着!我打量了一下周扒皮的下唇,发现下唇有一线红色,和裂唇的位置刚好吻合,而且两颗眼珠子非常奇怪,就像羊眼睛似的发蓝。这让我确信周扒皮肯定是有问题的。

然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下阎罗郡主和白素梅,发现她们二人嘴上没有裂唇印,眼睛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对。

周扒皮身后的那个黑影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看起来煞气凌人异常萧杀,看来不是个好惹的主。

就在我打量黑影的时候,周扒皮突然一把掐住了白素梅的脖子,白素梅冷不丁被一下掐的吐出了舌头,身子剧烈颤抖着不断拍打周扒皮。

我顾不上细想当下就祭出了黄符,一下将周扒皮打的滚到了一边,只见那黑影好像一只猴子似的,一晃就不见踪迹了。

“嘿嘿嘿,嘿嘿嘿,好玩儿,好玩儿!”一个闷声在狭窄的洞窟里回荡着,听的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扭着脖子一看是鼓奴,只见他撅着屁股摇头晃脑,嘴里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我看到他就牙根痒痒,恨不得一把掐死他!

我扶着白素梅安慰了两句,只见周扒皮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夹杂着一股阴风向着我冲来。

不等我出手,阎罗郡主一伸腿下了一个绊子,将周扒皮摔了一个狗啃泥!周扒皮真是煮不烂摔不死的狗杀才,一声咆哮下唇崩裂鲜血喷射而出,一双鸡爪似的鬼手瞬间抓了过来。

白素梅看到周扒皮恐怖的样子啊了一声,我赶紧护在她身前防止周扒皮反扑。

鼓奴嘿嘿一笑手中的田螺一吹,只见一点白光一闪,将周扒皮打的仰面朝天摔倒在地。

阎罗郡主念着法咒,一个黑色的漩涡从掌心凝结不断变大,然后一挥手黑漩涡将周扒皮瞬间吞噬。

阎罗郡主掌心的小珠子转动着,黑色的漩涡不断扩大,周扒皮发出了惨叫,没几下就魂飞魄散……

我舒了一口气刚要安慰白素梅几句,突然阎罗郡主闷哼一声跪在了地上,手里的黑珠子滴溜溜一下滚到了地上。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阎罗郡主脸色苍白地说:“别管我,快抓住那颗珠子!”

“大姐姐,大姐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鼓奴拉着阎罗郡主的手,呆头呆脑地问着。

那颗珠子好似长了腿一样在地上乱窜,滚到那里那里的岩石就会出现破洞。我追着珠子在洞窟中乱跑,一时间竟然没能将其抓住。

黑珠子腐蚀出的洞穴内,出现了一个个手掌大的黑漩涡。黑漩涡咻咻咻乱响,冒出了一串串红色的气泡,每个气泡碎裂之后,从里面钻出拇指大的红色昆虫。

红色昆虫扑扇着五彩的花纹翅膀,淡淡的牛奶香味在四下弥漫着,真是让人无比陶醉。

这种虫子晶莹剔透非常漂亮,闪烁着淡淡的红光不断的升腾,盘旋而起旋绕飞升,开始围着一个中心不断缠绕,将幽暗的洞窟照的一片火红。

那颗黑珠子慢慢地悬浮在空中开始旋转,带起了黑色漩涡将所有的红色虫子都卷到了里面,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血色蝶形漩涡,看起来非常的美丽壮观。

白素梅一时间忘记了恐惧,目不转睛地看着巨大的红色昆虫圆盘发呆。

“嘿嘿嘿,花花虫子,花花虫子,漂亮的花花虫子,嘿嘿嘿!”鼓奴坐在地上拍着手,嘴角流着哈喇子傻笑着。

“这就阎罗碟,我们得尽快离开,不然一会儿碟化煞阴会出现阎罗鬼……”听到阎罗郡主的话我一愣,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太好了,终于见到阎罗碟了!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还要借助这阎罗碟的威力进行九幽寻踪呢!”

“什么,你要进行九幽寻踪何必到这里来呢!九幽寻踪在界河旁边的千机山就能就行,而且只需要三万大洋……”

阎罗郡主后面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不过感觉被那狗日的马王爷坑里,害老子绕这么大一个圈儿,还差点儿搭上小命!

说话间,我赶紧盘膝而坐,手掌贴着白素梅的天灵盖,念着法诀施展九幽寻踪的秘术。

刚念动鬼踪迷途咒,巨大的阎罗碟中出现了罗寨的景象,紧接着就看看到了鬼和尚宝空拉扯杏花和山灵儿的情景。

“万法归途,大道九行,通天彻地,九幽寻踪,急急如律令!”我打出寻踪符,只见阎罗碟中浮现了一个虚幻的景象,九团黑气跳跃着,看起来非常诡异。

“镇天地,穷六合,独占八方,包罗万象,星眼鬼煞魔魂灵阴咒,破虚还神,巫道天尊破鬼眼!”我咬破舌尖吐出一口精血,他娘的疼死我了!

精血被灵符吸纳急速飞蹿,绕着阎罗碟螺旋上升。阎罗碟中的红色昆虫纷纷戟张着彩色的双翅,一道淡淡的彩光从阎罗碟的中心涌出,将九团黑色的鬼气逐渐吞食。

白素梅的魂魄在阎罗碟中旋绕了三圈回到了原地,她脸色难看的像一张白纸,看来是自身的魂力被损耗了不少。

阎罗碟嗡嗡嗡一阵啸鸣,只见虚空的九点鬼气啪啪几下,爆裂成了九点幽暗的黑光,黑光向四周飞射瞬间消散。

我吐了一口气,舔了一下舌尖火辣辣的疼,谁他娘告诉我咬破舌尖化精血的损招!我疼的呲牙咧嘴,早知道咬破手指得了,奶奶个熊,就是大舌头也扛不住被这么咬……

“嘿嘿黑,黑大爷出来了,黑大爷,我们一起玩儿,嘿嘿嘿!”鼓奴傻乎乎说着胡话,我心说:你笑个蛋啊!黑大爷!还你二大爷呢!

“我的头好晕……”白素梅说着晕倒在地,我拿出最后一张灵符将她收了,打算过回去到鬼市找个地方超度她投胎。

鼓奴依然傻笑着:“黑大爷,你赶紧出来啊!嘿嘿嘿”

我就无语了,这鼓奴不光是年龄和心智不符合,而且还有严重的妄想症啊!

阎罗郡主盘膝在地上恢复元气,她睁开眼睛一脸吃惊地看着我,我把看的心里直发毛。我长得是有些英俊,但也不至于这样……

阎罗郡主突然打断我的胡思乱想说:“不好,小心身后的阎罗鬼!”

我闻言大惊急忙扭头观看,但见一个黑不溜秋的肉团一动,从阎罗碟里弹了出来,滴溜溜一下滚到了我脚边。我心里犯嘀咕,这肉球是个什么节奏的存在,难不成是哪吒出世?

“笨蛋,赶紧躲开呀!”阎罗郡主娇叱一声,我刚要跳开,只见肉球啵啵几声轻响喷出了数道黑气。

我一个不留神就被喷到了,仿佛切洋葱似的难受,泪水像堤坝溃塌一般直冒。我一连打了十多个喷嚏,当下嗓子也冒火了鼻子也堵塞了,那个难受真是无以复加!

“嗨嗨嗨,嗨嗨嗨,黑大爷你终于出来了,我终于见到你了,嘿嘿嘿嘿嘿……”鼓奴的声音在洞窟里回响着,我擦了一把眼泪,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让他安静,这小子撇着嘴哇哇大哭,惹的我哭笑不得。

黑色的肉球逐渐膨胀,啪的一声爆裂,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娇嫩的婴儿。我心里奇了怪了,这婴儿怎么看也不像是什么鬼啊!但为什么阎罗郡主对他这么害怕呢!

阎罗郡主嗖的一下躲在了鼓奴是身后,偷眼看着那婴儿表情很是奇怪,她的诡异举动搞得我也开始紧张了。

“阿爸,阿爸,……”那婴儿突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嘴里还不断叫我阿爸!

上一篇:第三十四章 鼓奴 下一篇:第三十六章 僰人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