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一个瓦盆大的头圆鼓鼓的,一双发青的眼睛甚是骇人,只见那怪人肚子隆的老高,手里提着一个巨大的鼓槌。

怪人嘴角挂着坏笑,用鼓槌一敲肚子咚的一声,只见四下迷雾变幻着,周扒皮和白素梅两人站在船头四下张望。

“鼓奴,你又胡闹,看我回去不收拾你!”阎罗郡主冷哼一声,只见怪人的咧着嘴嘿嘿傻笑道:“大姐姐,这俩小鬼头挺好玩儿的,我刚刚和他们玩儿捉迷藏,他俩竟然乱叫,嘿嘿嘿……”

“他是你亲戚?”看着丑陋的大汉我心里直哆嗦,这家伙长得实在是随心所欲肆意认为了,估计画成门神辟邪完全绰绰有余,可以神鬼不侵。

“鼓奴是我唯一的下属,他年龄一直停留在五岁左右,看他那么可怜收留了他在阎罗宫看家护院,平时没事和他解解闷儿……”阎罗郡主眼神中带着一种孤独,可能是身边太久没人说话。她打了一个口哨,大黑鱼一摆尾潜入了水底。

鬼楼船在阎罗河上快速漂行,一路上鼓奴闹腾个不停,一会儿抓白素梅的头发,一会儿扯周扒皮的耳朵。不过这小子一看见我就特别乖,我说什么他就会照做,这让我感到几分得意。

灰色的瘴气奔腾着,在雾气中乘坐大船逆流而上,浓重的阴风吹的人背心发凉。

这种大江大河上行舟,心里说不出的惬意,人在画中行惊涛不留意。

霎时间就到了玉虚口,进入玉虚口也就真正到了七门禁地了。

鬼楼船刚穿过玉虚口的石峡水道,无数巨大的黑鹰盘旋在雾气中,血红的双眼在灰雾中闪动,看起来异常恐怖。

楼船到达太虚湾的时候,突然起了一阵大风我们不得不立即落下大帆,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才继续上路。

“你们几个要注意了哦!马上就要到鬼虚门了,鬼虚门,冥虚门,灵虚门,魔虚门是四门连环,在里面会遇到巨大的黑漩涡,里面的罡气特别重……”

阎罗郡主的话还没说完,鬼楼船剧烈震荡了一下,我急忙问:“怎么了,难道这就是黑漩涡吗?”

“不对呀!黑漩涡只会卷着楼船飞速旋转,不可能出现撞击声啊!这么猛烈地撞击莫非是暗屠?”阎罗郡主脸色苍白,看起来她对暗屠非常忌惮。

周扒皮问道:“什么是暗屠,是不是恶鬼啊?”

鼓奴嘿嘿嘿傻笑,一咧嘴刚要说话被阎罗郡主瞪了一眼,像老鼠见到猫似的一缩脖子撇着嘴。

阎罗郡主带着我们往船舷上走去,一边说:“暗屠是阎罗河的一种大青鱼,体形异常巨大而且非常暴戾,一张口就能吞掉半座山呢!”

说话间几人来到了甲板上,沿着船舷往远处一看,只见黑水之中两点绿光跳跃着。一个小山般的三角鱼鳍分水而行,鱼鳍两边翻腾的黑水煞是浩荡。

“娘啊!那是鱼嘛!简直就是大海里的蓝鲸,这楼船还不够它塞牙缝呢!看来是要葬身鱼腹了!”周扒皮一脸苦涩,哆嗦着嘴唇双眼发直。

“嘿嘿嘿,嘿嘿嘿,好玩儿,好玩儿……”鼓奴拍着手,斗大的脑袋摇着,扭着屁股晃个不停。

白素梅有些害怕躲在了我身后,死死抓着我的手臂,指甲都陷入我的肉里了。

这暗屠果然不是一般的水怪,光看那鱼鳍就能撞翻一座山,更别说被它磕着碰着了。

“暗屠好像受了伤,我们得赶紧离开,不能让它发现了!”阎罗郡主说着就赶紧升起了大帆,鬼楼船在罡风煞气中乱飞。

我们几人都站在甲板上不敢松弛,只见水中的黑漩涡一个接着一个,楼船被涡流转动不停打转,就这样一路漂行总算是渡过了鬼虚门。

水面突然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静中,看到众人的疑惑阎罗郡主解释说:“这里是归寂之地,万物进入里面都会化虚为寂,化整为零,化动为墟……”

刚以为完全了,只听船尾嘎吧一声巨响,一片寒光齐刷刷的落下,两只墨绿的眼睛波光流转,暗屠青色的鱼鳞在黑水里翻腾着,掀起了十米高的巨浪。

在这么庞大的攻势之下,鬼楼船不堪一击瞬间土崩瓦解,我们几人像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被罡风吹的在黑雾中乱飘。

我一把抓住了白素梅,防止她被吹跑了。周扒皮被阎罗郡主提溜着在水面上踏波而行,向着我们迅速靠了过来。

鼓奴手里拿着一个田螺,嘟嘟嘟吹着吵得人心烦。

阎罗郡主打了一个口哨,翻手祭出了一张黄符,只见黑水中浮起了一只大海龟。

几人站在海龟背上一个个脸色苍白,只见那暗屠一声嘶鸣颠荡得河水翻滚,像开了锅似的沸腾了起来。

暗屠一摆尾鱼鳍闪动,风驰电掣一般分水破浪,止息之间就冲出了三四十米。

这时,河水轰隆一声惊天巨响,水中翻出了一点黑光,黑水冒着黑气喷发着黑光,好像有什么更厉害的怪物将要出世。

我的个乖乖,这遇到一只还不算完,竟然勾帮搭伙的出现,这不是要命嘛!

周扒皮被那巨大的震荡声惊吓的魂不附体,一个没注意就栽进了水里。饶是我眼疾手快,眼观六路耳听八面风,这小子还是被磕的头破血流呀呀怪叫。

我定睛一看那不是阎罗郡主的大黑鱼嘛!这小妮子也不提前说一声就招出了大黑鱼,让人担惊受怕的甚是恼人。

阎罗郡主打了一个口哨,大黑鱼哧哧乱叫,一对鱼鳍在水中分水而行乘风破浪,威力不下于那威猛的暗屠。

大黑鱼和暗屠一交火,顿时惊天动地水面波澜起伏汹涌异常。只见白浪之中一黑一青两道不断翻着白浪在远处撕扯,叫嚣声更是惊心动魄。

嘭!嘭!嘭!嘭!嘭!

一阵剧烈的爆鸣啸叫,两条大鱼撞击之下溅起了斗大的水花,在虚空之中将瘴气卷动的乱腾腾一片。

暗屠三角鱼鳍在水中突然下潜身子打了个挺,翻身之后用巨大的鱼头撞向了大黑鱼的肚皮。大黑鱼体形虽然庞大的但速度也不慢,纵然这样还是被暗屠一下击中了白色的肚皮,顿时鲜血飞溅,黑水瞬间被染得红彤彤的。

我握着双拳给大黑鱼鼓劲,希望它能赶紧反击打退那暗屠。白素梅的指甲嵌入了我的肉里,抓的我痛的直咧嘴,但也不好责骂她!

周扒皮耷拉着耳朵嘴角挂着口水,用袖子揩了一下继续……

“嘿嘿嘿,大黑好厉害,大黑打他屁股,打他屁股!嘿嘿嘿……”这鼓奴傻不拉几的,就知道愣头愣脑瞎掺和,看到他我气就不打一处来。

“大黑,用尾巴拍它的鱼鳍!”阎罗郡主急的直跺脚,不停的指挥着大黑鱼。

大黑鱼和暗屠就像两条彩带似的纠缠不清,双方同时发出了巨大的威力袭击对方的鱼头。

轰隆隆隆隆`````

一连串巨大的浪涛向我们涌来,我看到暗屠和大黑鱼彼此咬着对方的肚子,门板大的钢牙银光闪闪,鲜血在远处飞溅着。

“大黑,大黑……”大黑就是大黑鱼的名字,阎罗郡主不断给大黑鼓劲,两条鱼咬在一处谁也不松口,两条巨大的尾巴卷起了一层层巨浪。

咚……咚……咚……咚……咚……

轰!轰!轰!轰!轰!

各种咆哮之声在无边的河面上涤荡,几十米高的白浪卷起了无数小鱼小虾水藻珊瑚,天地间一片浩然混乱。

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冒着黑气向我们卷来,一青一黑两条鱼犹如太极图急速旋转,黑色的水眼嗡嗡嗡乱响,形成了一道剧烈的龙卷。

我大吃了一惊,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儿,双鱼巨战怎么会出现这么诡异的场景。

“幽冥眼……”阎罗郡主的话音刚落地,四下一黑大脑嗡的一下顿时心肺难受,只听周扒皮大叫一声。

我睁开眼睛摸索着,四周黑漆漆的好像是在洞窟里,阴风阵阵吹的人发毛。

刚才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下子就跌入了黑暗中。突然,一滴冰凉的液体滴在了我的脖颈。

我急忙拿出过阴的火折子,咔的一下打燃看到四周坑坑洼洼,墙壁上白森森的竟然全是白骨。

我摸了一把脖子一看满手是血,仰着脖子看到头顶挂着一具女尸,嘴角带着怪笑鲜血不断从双眼滴落,吓得我魂不附体一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

一转身看到周围都是站立的女尸,而且表情和头顶的吊死鬼一模一样。

这些女尸看起来好像是某种祭祀之物,她们的眼珠毫无例外全部抠掉了,而且下唇裂开不断的在滴血……

这是幽冥界,这些女尸也就是鬼尸,不知道被什么人关在了这种地方。

我打着火折子找到了猎枪和柴刀,刚将猎枪扛到肩上,就听到了一个轻轻地喘息声。

墙角闪着两点绿光,我看到周扒皮脸色发青站在那里非常诡异。他竟然被挖去了双眼,下唇也被割裂,鲜血顺着下巴嘀嗒着。

就这么片刻的功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急忙寻找白素梅和阎罗郡主,四下搜寻一番,除了血淋淋的尸骨之外,哪有一个鬼魂存在。

听到洞窟顶部的嚓嚓声,我仰头看到头顶两具女尸摇晃着。

这两具女尸和其它女尸不同,穿着鲜艳的大红袍,披头散发脸色苍白,脚蹬马靴双腿上缠着黑色的线,看着就瘆得慌!

周扒皮动了一下,嘴里咯咯笑着似乎中了邪。幽冥中邪一般是阴邪,被煞气冲体神魂颠倒,或者是被恶鬼压魂吞魄,非常的难缠!

我以为周扒皮要袭击我,没想到他剧烈颤抖着牙齿不断掉出,头发没几下就全部变白脱落了。

看这形势是大大的不妙啊!我赶紧从符袋中摸出了一张黄符,试图镇住周扒皮的神魂。

我还没来得及出手祭出灵符,只见周扒皮的身子像燃烧的白纸瞬间飞散,化作一道黑气跑到了头顶悬挂的一具女尸身上。

等了半天没动静,我心里暗骂:他娘的这是搞什么幌子,真是老阿婆的裹脚布长的看不到边儿!

“嘶嘶嘶……”头顶的两具红袍女尸晃了三下,分别落在了地上!

上一篇:第三十三章 六瓣桃花咒 下一篇:第三十五章 阎罗碟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