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大黑鱼门扇般的大牙非常闪亮,一看就是牙好胃口也好,这家伙一张口就能吞掉一头大象,任谁看了也害怕。

阎罗郡主一声冷哼吓得周扒皮乱颤,当下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阎罗郡主,您是大人物,没必要和我们这等小虾米较劲吧!再说了,就算你杀了我们也没什么好处,就让我进入阎罗宫寻找冥灵……”

我说了一通,阎罗郡主眉开眼笑地说:“哎呀呀!你这个青伢子倒是会说话,不过我看你们不是良人,万一进入阎罗宫有什么坏水儿,那我不是引狼入室么!”

这阎罗郡主果然心思缜密不是善茬,实在不好对付,我赶紧说:“我看你印堂发黑,肯定是有什么烦心事,况且今日黄道不明,黑道阴翳,不宜杀生……”

阎罗郡主面不改色,笑嘻嘻地说:“你们别白费口舌了,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放你们进去,除非……”

听到她除非了一下,我看有转机,赶紧接着就问:“除非什么,难道郡主这么大的神通还有什么难心事儿?”

阎罗郡主神色黯然,她打了一个口哨,大黑鱼长啸一声潜入了水底。

阎罗郡主袖子一挥气泡顿时消失了,水下浮上了一条白色的鬼楼船。

阎罗郡主将我们接到了鬼楼船上,掩面而泣竟然哭了。我和周扒皮白素梅三人大眼瞪小眼,一时间也愣在了船上。

“郡主大人,你有什么苦处尽管说来,只要能帮上忙我等定当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我趁热打铁,打算一举拿下阎罗郡主,实在不行就用最终秘术将其击杀。

“其实你们可能也听说黑白双冥吃人的事儿了,其实黑白双冥是一个人,我就是黑白双冥。每当到了遇到阴魂罡煞侵体,我的皮肤就会被黑色的暗纹覆盖,变成黑黝黝的怪样子,只有靠吞噬阴魂才能缓解……”

听到阎罗郡主的话我吃了一惊,她说的情况和我的皮肤怪病非常相似,难道我们之间有什么渊缘不成?

我急忙问阎罗郡主:“你的手臂上是否有古怪的胎记,或者其他的什么红痣?”

阎罗郡主明显是没料到我会这么说,她愣了一下说:“小哥眼力果然得了,料事如神,小女子左臂上有金钱大小的红色胎记,。不知为何,红色的胎记只要释放鬼气就会出现黑色的鬼纹,鬼纹会随着剧痛缠绕而覆盖周身……”

这下我可懵了,这不是和我一模一样嘛!看来天底下的事儿说也说不清,竟然能遇到同病相怜之人。

无可奈何的是,这种鬼纹胎记我也是深受其害,毫无根治之法又怎么能救助与她!

现在不是谈论这些事儿的时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脑子急速旋转:“郡主,这只是小病而已,我家族世代巫医,对这种疑难杂症甚是得法,只要按照我说的法子做,不出一会儿准能见效,长期坚持必可根治!”

阎罗郡主听说我有办法帮她治病,激动地抓着我的手说:“若能缓解我的痛苦让我脱离灾厄,我定会以身相许……咳,那个……定会涌泉相报!”

阎罗郡主自知失言脸一红低下了头,我也不敢托大急忙说:“我定当尽心医治!”

周扒皮在我耳边说:“不会有什么陷阱吧!我看这女子不是善茬。”

我悄声说:“无妨,我们如今也只好见机行事,不能和其硬碰硬,不然那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周扒皮不在言语,阎罗郡主起身打了一个口哨,大黑鱼再次浮了上来。

我让白素梅和周扒皮在水面上等候,乘鬼楼船跟随阎罗郡主往大黑鱼口中游去。

大黑鱼一张嘴白牙嚓嚓响,听得我起了一身白毛汗。

进入大黑鱼体内发现里面竟然是一座宫殿,阁楼水池齐全,四周生长着何种水藻珊瑚,鱼虾在里面自由游动,非常的壮观恢宏。

我跟着阎罗郡主走进了一间厢房,里面陈设齐全,梳妆镜红木家具黒木柜子非常美观,简直就像皇宫内院一般。

鼎炉里面紫烟袅袅,香气萦绕非常怡人,生活在这种地方就是死也值了!不对,哪能就这样死了呢!

阎罗郡主身子一晃轻纱落地,光滑的肌肤美丽的曲线展露无遗。我吞了一下口水赶紧稳住心神,现在就是再饥渴也不能乱!

我看到阎罗郡主身上的胎记有铜钱大小,粉红色的胎记犹如盛开的桃花,非常美丽动人。如果这胎记不会引起鬼纹,恐怕会让人爱不释手。

“你看到了么,就是这个胎记一直折磨着我,你看用什么方法能将它剔除!”阎罗郡主说完一挥手,轻纱再次罩住了美丽的躯体。

“这鬼纹恐怕不是普通的胎记,应该是一种远古禁咒,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染上这种禁咒的吗?”我心里非常疑惑,自己身上的鬼胎记的来历是无迹可寻,现在看到她身上的古咒,不知道你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阎罗郡主咬着嘴唇说:“这胎记我也不太清楚,只记得小时候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见到一个怪老头,之后就得了这种怪病,请问如何能根治这古咒?”

听她这么说我一阵失望,看来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了。

“要想根除是万万不能的,这是本命胎记六瓣鬼纹桃花咒,中了咒的人就会被鬼纹缠身痛苦难当,必须用阴煞之气喂养才能缓解,循序渐进徐徐图之,从而将其遏制直到不再复发……”我将医治的方法告诉了她,然后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一张蓝符。

这蓝符的威力非常大,但是我要驱使蓝符还有些吃力,只能让阎罗郡主自己祭出。

阎罗郡主放出了身上的鬼气,那鬼纹桃花咒被阴气冲击然后变成了紫色,接着变成了黑色,黑色的暗纹像树藤一般向周身缠去,足足有六道之多。

尽管如此,她的胎记古咒并没有我的严重,阿爸说我的胎记是孽火鬼纹莲花九玄咒,这种古咒早已失传,至于我为何会得这种古咒,那就不得而知了。

关于古咒我查了很多书籍,虽然知晓了一些名称和症状,但也没找到其根源所在。只听说古咒和凶间禁地有关,但究竟是怎么回事谁也不知道。

阎罗郡主非常痛苦,她咬着嘴唇眼泪顺着眼角不断滑落,胸口剧烈的起伏着。香汗将纱衣湿透紧紧裹在了身上,美丽的躯体看起来更加动人。

我打出一张黄符念着聚阴咒道:“九玄六道,五通七宿,天明地暗,藏形聚阴,急急如律令!”

这幽冥界的阴气果然了得,不念聚阴咒都非常充盈,在我的聚阴咒之下竟然凝结成了水珠。

阎罗郡主娇嗔一声祭出了蓝符,灵符散发着暗暗的蓝光,将聚合的阴气水珠全部吸收然后涌向了她的左臂。

阎罗郡主身上的鬼纹得到阴气的喂养瞬间淡化,然后回笼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左臂上的鬼纹桃花咒粉红娇嫩。她舒了一口气脸色苍白地说:“这位小哥,还没请教你的尊姓大名!”

听她这么客气我哪敢不回答,急忙道:“免尊姓滕名玉泉,叫我滕玉泉就行。”

“滕小哥呀!你这法子虽好,但终非长久之策,何况我也没有那种符咒,这可如何是好?”阎罗郡主满面忧容,一双晶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

“这个……那个……”我一时无语,巫医秘法又不可轻易授人,如果我教她画符的方法,是有违祖训的。

“嘿嘿,要不你传授我画符秘法,要不你就留下了给我治病。如果治好了,我愿意以身相许绝不反悔,你意下如何?”阎罗郡主倒是生性豪爽,字字珠玑句句要命,说的密不透风让我无计可施。

阎罗郡主虽然美貌,毕竟是朱颜白骨幻化而成,我岂能被她迷惑随意答应与她。但是此刻也由不得我,真是骑虎难下让我心里叫苦。

虽然祖训教诲不可外传,毕竟也要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我可不能认死理咬着不松口,还是保命要紧其他都是次之。

“那我就叫你画符之法和驱使咒语,不过,你得答应带我去七星洞,不然大家一拍两散!”我不能让她白占便宜,不然多吃亏啊!

“七星洞,你们去七星洞干嘛?那里可是七门凶间万恶禁地,进入七孔门就要遭受万箭穿心之苦,你命魂精魄如此弱小,怎么忍受得了凶间噬体!”

听到阎罗郡主的话我心里暗暗叫苦,原来七孔门也不是个好地方,怪不得地图上没有任何的标注。

阎罗郡主答应了下来,我画了几张蓝符交给了她,二人出了大黑鱼口往河面飘去。

刚到阎罗河河面上我就发现了几分诡异,周扒皮和白素梅竟然不见了,冥船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看你,还要急着出来找他们,看到了嘛!他们已经逃走了,世人都是见利忘义贪生怕死的,我看你也不用找了,我带你直接去七孔门!”阎罗郡主一脸嘲笑,似乎在看我的笑话。

我心想不能吧!周扒皮这人虽然有时吹牛可人还是靠谱的,白素梅也不像是那种见风使舵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离开呢!

不找是绝对不行的,一来我是担心他们的安危,二来没有白素梅的亡魂,我还怎么施展九幽寻踪的秘术。

“嘿嘿嘿,你是不是再找他们俩个?”就在我焦急的时候,一个难听的声音耳边传来。

上一篇:第三十二章 惊煞王 下一篇:第三十四章 鼓奴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