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你个大老黑这么横干嘛!不要欺负我们是新来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上面派来微服私访的,怠慢了要尔狗命!”我将青铜令拿出来一晃赶紧收起,打算糊弄一下黑无常。

黑无常见到青铜令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口里喊着:“凶王饶命,凶王饶命!”

我心里那个得意,没想到随便一下就能忽悠黑无常,看来这小子在阴间呆久了智商严重退化,怪不得人间说鬼头鬼脑傻不愣,此言非虚!

“凶王爷爷,小的不知道是您老人家,如果知道是您老人家,我哪敢放肆呐!”黑无常连连叩头,我听着不对劲赶紧问:“你叫我什么,难道你认识我?”

黑无常一愣浑身颤抖:“这……那……那个……”

看他吞吞吐吐磕巴了,我感到几分诡异,难道这青铜令真有什么非比寻常之处?

“行了,看来整天这么辛辛苦苦守班也不容易,我就不为难你了。赶紧给我们开三张通行证,指令个小鬼带我们去鬼市!”我梗着脖子挺着腰板儿,没想到这黑无常这么怂,地府在我心中的形象是一落千丈。

我们拿着通行证往鬼市走去,有小鬼带路不费吹灰之力,到了鬼市我给了小鬼几千万冥币,只见他屁颠儿屁颠儿的,不一会儿就在冥灵街盘下了一个店铺。

本来马王爷打算是拿着定军符去找鬼领事,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办成了,也是喜出望外。有小鬼帮忙店铺稀里哗啦就开张了,取名——鬼马店!

马王爷换了一身大红袍新衣服,瞬间容光焕发,头发梳的啵儿亮,俨然一个精明能干的小老板模样。

许多小鬼听说鬼马店开张,跑这来蹭饭的祝贺的络绎不绝,我让那个小鬼代劳打理,然后拽着马王爷走出了鬼马店。

“真是太感谢你了,这鬼店的开张,我终于有了一个容身之所,不用再四处漂泊了。不光躲避过了宝空的追杀,也算是有了一个真正的居所……”马王爷一番感谢又是悲叹。

我知道时间紧迫,也不和他过多客套:“马王爷,你知道我是来破九鬼轧尸局的,现在虽然进入了幽冥界,但要怎么才能找到阵眼,这个还要借你之力!”

马王爷唾沫飞溅地说:“嗨!没问题,这个当然了,滴水之恩当……”

听到他又扯到别处去了我赶紧道:“得得得,赶紧说正事儿!”

“其实我刚刚已经打听过了,要想利用九幽寻踪,就要泅水渡过黄泉到阎罗河,然后在七孔门中找到阎罗碟,然后进入阎罗碟才能启动阴魂寻踪……”马王爷说了一大堆,这可让我犯难了。

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怎么知道那阎罗河在什么地方,七孔门又是什么东西,还有阎罗碟是啥?

“黄泉就是黄泉河,离界河不愿就能找到,这是幽冥界的简易地形图,你看看吧!”马王爷说着将一张白花花的地图递给了我。

我接过地图手中一阵滑溜,只见马王爷说:“这可是人皮地图,凡是那些受绞刑的鬼魂,鬼皮都会被剥下来,然后制作成地图画卷等物……”

地形图上的标注非常少,果然是简易的很啊!不过黄泉,界河,阎罗河的位置倒是非常清楚,但是七孔门却杳无踪迹。

我询问了一下马王爷,原来七孔门是一处秘境,一般鬼魂根本不能进入,也不敢进入……

马王爷用鬼店令牌让地图上一招,只见地图上闪耀着点点青光,出现了隐隐的幻境,几乎和真实的一样。

按照地图的指引,我们很快就找到了界河。

虽然这里已经是幽冥界,也进入了鬼门关,但还是属于地府的外围,阴兵非常稀少而且散乱。

只见界河上有许多冥船,不少鬼船家在招揽客人,嘴里喊着:“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来搭船,我的船呀便宜哟,便宜呀便宜哟……”

我往黄泉河里一看,果然黄的紧!翻腾的波浪飞溅着黄泥,河边堆积着枯骨残骸,散发着绿色的荧光。

“二位,我就先送到这里了。你们也看得出来,我现在神魂非常的微弱,就算和你们一起去也是累赘,反倒拖累你们……”马王爷情真意切,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也就点点头应允!

辞别了马王爷,冥船在黄泉河和漂行着,船家突然说:“二位,船家不大过河钱,那个……”

我也知晓这个道理,赶紧拿出几千大洋给了船家。

船家继续说:“二位是去奈何桥还是去忘川河?”

“船家,麻烦你泊船到阎罗渡口,我们有些事情要泅渡阎罗河……”

我的话还没说完,船家脸色苍白地说:“二位小客,那阎罗河甚是汹涌,里面的恶鬼着实不少,最难缠的是河里面住着黑白双冥,专门吞食精魂命魄!”

我仔细打听了一下,原来阎罗河是黄泉河的上游一个暗河,里面不光瘴气弥漫,而且有一男一女两个阎罗鬼,不光长得面目可憎,而且能耐还不小呢!

到了阎罗渡口,我望着黑幽幽的阎罗河,心潮澎湃难以平静。

“这阎罗河的里的瘴气好浓,而且煞气阴风也很重,如果没有凭借只身泅渡恐怕凶多吉少,我们是不是要找一条冥船?”白素梅往阎罗河里看了一下,神情胆怯的看着我说。

阎罗河果真是有些凶险,光是岸边堆积残肢碎体就让人头皮发麻,里面浮动着无数被泡的发白浮肿的残尸,那冲鼻的气味更是让人胃里翻腾。

“你说的没错,这鬼河确实是块凶地,看来只好租一条冥船了!”我说着给了刚刚渡我们过河的船家三万大洋,船家乐呵呵地说:“行啊!这船就送你们了!”

船家屁颠儿屁颠儿乘着另一条船离开了,我和白素梅摇着船桨进入了阎罗河。

本来以为阎罗河不宽,可是一进入河里就有些晕头转向了,四下被灰色的瘴气笼罩着。烟笼寒水死尸满河,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腿肌肉仿佛有千万蚂蚁在乱爬似的。

我们划船过了半晌,回头一看糟糕,怎么冥船文丝未动,竟然还在岸边的瘴气中盘旋,就是无法前行半步。

“我好害怕,这不会就是地图上说的阎罗影子网吧?”白素梅看着鬼船四周恐怖异常是残尸,声音都有些走调。

“别担心,就算真是阎罗影子网也没事,好歹没有什么大害!只要驱散瘴气的迷雾就行了。”

阎罗影子网和鬼打墙差不多,会将人困在网中打转子。

我看了一下头顶,只见瘴气盘旋无数黑色的漩涡移动着,看来这就是阎罗影子网没错了。

我从符袋夹出了一张清风符,念着清风诀道:“天地清明,四方神灵,藏风聚气,一线光明,急急如律令!”

清风符漂游一下,在瘴气中盘旋着,本来浓重的瘴气被清风符驱散了一些,我这才看清河面上的景象。

河面上是一个个黑色的大漩涡,每个漩涡里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死鱼眼全部向上翻着,要多瘆人有多渗人。

白素梅啊的叫了一声躲在了我怀里,我轻轻拍着她的背说:“不要紧,这些都是死尸,不会把我们怎么样的,赶紧划船离开这片区域!”

瘴气被驱散后冥船的速度快了不少,我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用手搭着凉棚往远处看了看,只见不远处也有一条冥船行来,而且船上的人影看起来和我们二人差不多。

我心里开始犯嘀咕,这又不是镜子河,咋还能出现这种状况呢!

白素梅看着对面的船说:“那船上好像不是活人,坐着的那两个很像是纸人!”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我怎么看那两人怎么像我和白素梅,难道我中招了?

我赶紧掐着法诀念动清心咒,片刻的功夫眼前一阵清明,那条鬼船上果然是两个纸人,白森森的说不出的恐怖道不尽的骇人。

最诡异的是那条鬼船无风自动,不断地向着我们的冥船靠近。

鬼船离我们只有十丈左右时,我看到鬼船上冒着浓浓的阴气,看来那两个白纸人确实有几分诡异。

我和白素梅停止了划船,那鬼船却没有停下的意思,当然有停下的意思也就不叫鬼船了。

“那条鬼船上的人动了,好像不是纸人,而是两个白衣女子!”白素梅咬着嘴唇,神色慌张,她这么一说倒是把我给吓到了。

我一看可不是,那两人栩栩如生哪像是纸人的样子,分明就是两个活鬼,白刷刷的袍子白刷刷的脸,脸上涂着胭脂红,血红的嘴巴微微上翘还在滴血呢!

“那船有古怪,恐怕不是厉鬼冤魂,赶紧调转船头另寻他路!”我知会白素梅一声,两人赶紧调转船头往反方向蹿去,生怕那鬼船上的异物追来。

冥船刚行出了五六十米,我使出吃奶劲儿只顾着摇桨,突然船尾啪的一下撞击,我扭头看到鬼船已经追了上来。

鬼船连续撞击着冥船船尾,好悬没把冥船撞翻,致使冥船在水面上乱跳。

我一下子慌了神,赶紧抓住船舷一把扯住白素梅,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上一篇:第三十章 蜃鬼 下一篇:第三十二章 惊煞王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