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我心说滚你个老乌龟,管老子干嘛呢!用力一甩袖子打算将马王爷推开,没想到这一个不留神,口中的镜像卵滴溜溜一滑,顺着喉咙咕咚一下就吞了下去。

真是日鬼了,这是个什么情况啊!

我赶紧往外吐,用手指抠了几下喉咙也没反应,心里叫苦不迭。暗想这下子可完了,这镜像卵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可别千万别含有什么砒霜剧毒。

“你吃什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白素梅放开了我的衣摆,脸上带着几分恐惧。

“我的脸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嘛!”我看着马王爷问了一句,马王爷点点头说:“脸上青一道白一道红一道蓝一道的,这不是开杂货铺了……”

我吃了一惊,难道那颗七彩镜像卵真有什么毒素不成!我赶紧趴在船舷上往镜子河里一看,可不是嘛!脸上各种颜色交杂着看起来就像恶鬼一般,就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你个老东西,不是说镜像卵吃了能阴魂离体分身,我刚才吃了一颗怎么成这样了,赶紧给我讲清楚道明白!”我一把揪着马王爷的衣领,不知为何顿时杀心丛生,感觉一股暴戾之气正在体内乱涌。

“哎呦!我的个亲娘舅啊!你想放手咱慢慢说道,慢慢说道还不行么?”马王爷一脸苦涩,耷拉着眼皮子不停地求饶。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心里默念着清心咒,过了一晌功夫才恢复了平静。

马王爷说道:“那镜像卵是姣纹寒冰玉丝结丹而成,人吞食后冰寒之气会和体内的真阳之火冲撞。这种融合会产生戾气和煞气,煞气排出体外的时候,就会出现怪象……”

原来只是简单的熔体炼化的过程,既然他这么说镜像卵就是没毒性了。

我看着马王爷说:“你说的好听,你赶紧吞了你那颗镜像卵,我看看你是否会出现怪象,不然取尔小命!”

马王爷哭丧着脸万分不情愿,好像吞食镜像卵会带来什么不可预测的危险,我催促了两句马王爷生怕我下死手,一瞪眼将镜像卵吞了下去。

老小子喉咙小的可怜,被镜像卵噎的直翻白眼。我赶紧在他背上拍了几下,这才顺利吞了下去。

马王爷赶紧盘膝而坐念着咒语,手里不断掐着法诀。片刻之后,他的脸上出现了无数暗灰色的鬼纹,看起来异常狰狞。

看来他说的没错,吞食镜像卵确实会产生一些怪象,但并没有什么大的害处。

就在我悬着的心刚方下的时候,马王爷突然大喝一声双眼腥红,脸上的鬼纹乱窜爆发出了恐怖的罡气。

我看到他控制不住体内的镜像卵,赶紧扣住他的三关脉在其眉心点了一下,只见他仰面朝天昏厥在地,躺在幽灵船上抽搐个不停。

以防出现意外,我赶紧摸着他的昆仑脉一看,这老小子昆仑脉倒是平稳,这才舒了一口气。

马王爷醒了过来,双手撑地赶紧爬到船舷上往河里看,知晓自己没事了才拍着胸口喘气。

“马王爷,你刚才是怎么了,难道你患有什么羊癫疯,刚刚老病发作抽了过去?”白素梅看着死里逃生似的马王爷问道。

“唉!说来惭愧,想我马云生也是尸门弟子,无奈生性怯懦放纵师兄的横行,才酿成大祸。我这病啊!都是拜那宝空鬼和尚所赐……”马王爷叹息着摇摇头,陷入了无尽的悲伤之中。

“你也甭乱发情了,赶紧的想办法怎么渡过这镜子河呀!”我此刻心脏咚咚咚乱跳,看着河面上密布的裂纹心惊肉跳,指不定待会儿又要发生什么怪事。

马王爷看着河面,拿出了罗盘晃悠了几下说:“这里是镜子河的中央,我们按照对称的方向划船,这样能减少一半的路程,很快就能离开镜子河了。”

我恍然大悟,这镜子河之所以看起来没边没沿,就是因为镜像对称的幻境笼罩的结果,只要识破了幻境就能轻易脱出了!

咻咻咻的裂纹蔓延声在各处进行着,我们三人划着船桨往对称的方向驶去。

白雾遮天,雾气中出现了无数诡异的大脸,不断随着水雾移动,看起来万分诡异千分难看。

“不好,这是镜蜃,而且蜃鬼已经逃离镜子河飘到了河面上,恐怕非常难缠的啊!”马王爷放下了船桨,拿出罗盘转动着,手里掐着法诀念着咒语。

我赶紧把白素梅收到灵符中藏好,然后从符袋夹出几张黄符等待时机祭出。

蜃鬼犹如幻觉似的漂浮不定,在镜子河上忽隐忽现,然后又缓缓溶化在了镜像幻境中。

“哞……,哞……,哞……”一阵阵公牛嚎叫声从环境了传出,我仔细打量着雾气,只见镜像幻境中出现了一个摇头摆尾的巨物,看起来非常狰狞。

那巨物浑身覆盖着一层银光闪烁的细鳞,头上一对尖叫刺天戟张,四蹄生风在镜像中挣扎,没片刻的功夫就蹦出了三个相同的怪物。

“不好,这蜃鬼非常厉害,竟然有三个阴魂,恐怕是吃了三分镜像卵,看来难缠得紧啊!”马王爷念了一个法咒,手中的鬼牌事先飞了出去,被那蜃鬼喷出一团火焰烧成了飞灰。

马王爷还是不甘心,直接祭出了手中的罗盘,罗盘倒是有些分量,一下砸到了蜃鬼的鬼头上。

蜃鬼哞的一声嚎叫,黑角斜抵一下将罗盘打飞了。马王爷赶紧祭出一张黄符将罗盘收回。只见他额头上挂着黄豆大的汗珠,已经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我看到着蜃鬼的厉害,也不敢贸然出手祭出黄符。我手中的黄符数量不多,威力大的只有三张,可得省着用,实在不行,我只有祭出那压箱底的秘术了。

马王爷虽然看起来老态龙钟,这家伙身上的东西倒是不少,他拿出了六个小黑旗,念着诀语打了出去。

小黑旗在空中悬浮着围成了一个圈儿,发出了嗡、嘛、咪、吧、啊、哞六个黑色的玄字。玄字形成了一个铁桶似的围墙,将蜃鬼困在了里面。

“高!马王爷不愧是尸门弟子,果然有些手段!”我刚说了两句,只见黑色的阵旗乱晃和不停,黑色的光墙摇摇欲坠。

那蜃鬼也不含糊,三只往三个方向猛冲,形成了Y形攻势将阵法破开了裂洞。黑色的六字真言阵旗一时间向落叶般飞去,我捏着两把冷汗叫苦不已。

就在这节骨眼儿上,马王爷咬破手指在眉心一点,拿出一个绿色的药丸吞了下去。

我不明所以,这老小子是不是被吓懵了,打不过嗑药有啥子个屌用!

“苍天啊!大地啊!四方灵位灵灵灵啊!急急如律令!”呼吸的功夫马王爷打出了一张黄符,口中飚出一股血箭,灵符瞬间上了发条似的激射而去。

听到马王爷的法咒我一愣,看到血箭二愣;再见血箭竟然一下将怪物眉心射穿,不由的三愣;灵符一个回旋血箭好似生了眼睛,追着蜃鬼乱跑,我四愣。

就在我发呆发愣的时候,两只蜃鬼被血箭击毙,最后一只竟然突破了血箭向着幽灵船冲来。

我急忙将三道灵符捏成三才阵势,念着三才金锁困鬼咒道:“一气化清,阴阳双明,三才归位,困鬼灭魂,急急如律令!”

摄魄,灭魂,困鬼!

随着我的念诀声三才符瞬间祭出,一下打中了蜃鬼的眉心和双肩,将其一下子掀翻在了河面上。

河面上是裂纹逐渐消失,最大的一道裂纹变为一条黑线。蜃鬼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不在攻击幽灵船而是冲向了裂缝,就在裂缝快要合拢的瞬间蜃鬼消失在了河面上。

“怎么回事儿?蜃鬼怎么突然逃跑了,难道是被我们打怕了还是咋的?”

马王爷脸色苍白吐了一口血摔倒在船上,扶着船舷盘膝而坐闭着眼睛,咬着牙表情痛苦地说:“这次镜蜃幻境出现是时间并不长,而且和镜裂重合了,蜃鬼生活在镜子河地下的蜃气中,一旦镜子河完全合拢镜蜃消失,它将会被困在镜子河的幻境中,不久便会被幻境吞噬……”

原来如此,就是再厉害的蜃鬼,也是有空间限制的,只有在自己适应的环境中才能繁衍生息。

我将白素梅从灵符中放了出来,她乖巧的坐在船里帮忙划桨,苍白的纸船在明镜之上漂移,只见突然四下一片漆黑,我们被一股恶风卷到了岸边。

河岸上到处是铁山铁树铁轮,上空一道道青光交错流转,冤魂恶鬼发出凄厉的怪叫四下游弋着。

“还好时间挺充裕的,我们赶紧过关吧!”马王爷吐了一口黑气脸色恢复了不少,我们三人往鬼门关走去。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没死,我没死……”一个恶鬼乱叫着,被两个阴兵拽着往鬼门关里走去。

我抬头一看,鬼门关非常宏伟,十多丈高的门头上悬着:“鬼门关”三个扭曲的青光大字,两边的铁柱上恶龙张牙舞爪盘旋而上,双龙犄角戟张非常狰狞。

“呔!你们三个小鬼速来这边报道,莫要迟疑!”我扭头看到一个满脸横肉的秃头鬼,手里拿着勾魂夺命锁,腰间鬼牌上面写着:黑无常!

我就纳闷儿了,黑无常咋是一个秃顶,还长的那么胖,而且也不带高帽,这是怎么个情况!

马王爷对阴间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他赔笑着对黑无常说:“黑爷,我们三个是过路的客,不明那真真的丧命鬼,不信你摸摸我还有热气儿呢!”

黑无常脸一沉黑旋风似的,手中的铁索呛啷一晃道:“啊……呀呀!来到这里就是小鬼,他娘的你们那有资格讨价还价,阎王叫你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还不落魂受死更待何时?”

上一篇:第二十九章 古咒凶间 下一篇:第三十一章 鬼马店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