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光洁的镜子河犹如匹练白净无瑕,无声无息没有一点儿生气,就像是埋葬在死寂坟墓里的棺材。

听到白素梅的惊讶声,我抬头看到天空也有一只相同的纸船漂行,纸船上正是我们三人。我盯着那纸船看了一会儿,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倒悬了似的,有种下坠之感。

“怎么回事儿,我们怎么倒悬在天空了,难道我们被镜子河反射倒置了不成?”我心里非常乱,看着马王爷问了一句。

马王爷不紧不慢地说:“这就是镜子河特有的奇景,镜花水月,无量分形。凡是进入镜子河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只要闭上眼睛稍后片刻就能恢复了。遇到这种诡异幻境一定不能沉迷,如果沉入里面太久,就会分不清到底是镜像幻影还是真实……”

原来这是一种空间反射的幻觉,我赶紧照着马王爷说的做,不久果然恢复了原样。

“马王爷,这镜子河到底有多宽,怎么看不到尽头,我们什么时候到达对岸啊!”我在镜子河岸边根本没有见到对岸,这白色河流难不成无边无涯?

“如果不出意外,再有几个呼吸的功夫就能到了,但是……”说到这里马王爷的脸沉了下来,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怎么,难道这镜子河还有什么诡异,莫非里面有什么恶鬼魇魂或者其它异类?”我不置可否,这诡异的镜子河上,千万别蹦出什么鬼东西来!

“谁说不是呢!这镜子河每隔十天就会发生一次镜蜃,镜蜃出现的时候,河面上便会出现很多虚幻的镜像蜃鬼。你别以为蜃鬼很容易对付,我对你们也没必要隐瞒,那些蜃鬼比鬼厉害多了,可以利用镜子河反射出现分体,每个分体……”

马王爷唠唠叨叨说了一长串,原来这镜子河如此凶险。马王爷说要不是我时间紧,他一定会等明天渡河,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就在我担惊受怕的时候,只听到远处传来咻咻咻的飞箭声。

“不好了,河面上出现裂缝了,难道这就是镜蜃吗?”白素梅低吟着,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马王爷干裂的嘴唇抖了一下,看着远处裂开的河面说:“不!这不是镜蜃,这……这恐怕是镜裂了!”

我赶紧问镜裂是什么,只听马王爷道:“镜裂就是镜子河开裂,恐怕又要出现空间裂痕,如果再掉进那凶间禁地就危险了!”

河面上咔嚓咔嚓的裂痕爆响着,一道道冰裂纹蛛网般延伸开来,四下啵啵脆响,幽灵船不断晃动着。情况十万火急,火烧火燎火烧眉毛,真是岌岌可危。

那还有功夫划船,此刻我们三人被震荡的纸船折腾的够呛。天地间一个样,不知不觉我又进入了镜像幻境。那种感觉让人神魂颠荡,感觉身子被倒悬着往下跌落,体内血液沸腾青筋不由得暴起。船体没头没脑地震动着,随时都能我们震入镜像幻境中。

我一时间没了主意,现在也是自顾不暇,更没闲工夫顾及他人安危。略微看了一眼,白素梅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死死抓着船舷坚持着。

眼睛余光暼到马王爷的时候,发现马王爷嘴角带着怪笑,当我正脸看他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心里顿时泛起了波涛,自从我离魂这马王爷就出现了,一路上引着我们前行。要说他为了解除诅咒才帮我也是合情合理,但是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这老小子另有所图不成?

镜子河开裂的裂纹几乎覆盖了整个河面,本来光洁的河水好像飘满了黑线似的,看起来有些吓人。

马王爷果然有猫腻,我假装往别的方向看,眼睛余光却时刻注意着他的动向。只见马王爷悄悄拿出了那个罗盘状的东西,然后弯腰放到了镜子河里面。

过了大概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再次弯腰将那东西取了上来,嘴角诡异的笑容更加让人毛骨悚然。

“你在干嘛!”我不失时机一把抓住了马王爷的手,他显然没料到我竟然发现了他搞小动作。

马王爷顿时面无人色,他声音颤抖着说:“没……没……没什么!”

他嘴上说没什么,但是他紧张的表情和磕巴的话语已经出卖了他,哪能是没事儿的样子嘛!

“哼!你个老杀才,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心怀鬼胎,没想到竟然偷偷摸摸背着我做坏事,赶紧老实交代,不然我就把你扔到这镜子裂缝里面……”我说着一把拎起了马王爷,这老狗瘦的像猴子,连毛带骨头也没五十斤。

“别……别介,我老实说还不行嘛!”马王爷一脸惊恐,看到他表现还算可以,既然他愿意俯首我也没必要一直揪着他的小辫子不放。

我一把将其扔在了船舱里,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用双管猎枪抵着他的脑瓜子笑着说:“你可别给我乱飚,识相的赶紧麻溜的澄清,不然我爆了你这老狗!”

马王爷嘴里讨饶着,一手抓着我的裤腿一手将枪拨开说:“小哥呀!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之所以这么做都是有苦衷的,请先挪开压迫让我喘口气,咱好好说,好好说!”

我一想也对,虽然他已经是离魂鬼魄了,但毕竟那么大年纪了被人踩着也不是个事儿。我一把将其拉起来让他坐好,然后说:“赶紧的!”

“行,我说,我说!”马王爷说着身子跐溜一下竟然往河里跳,我也不是吃素的,哪能让他随随便便就这么在我眼皮底下溜走!

我一个老鹰扑食抓住其衣领,抡起枪托对着其胸口就是一下,这老小子一下被打岔气了,在地上骨碌一下口吐白沫了。

我心说好小子,你他娘的花招真多,看我不好好整你!

“老狗,看来不上硬的是撬不开你的铁嘴钢牙了,哼哼!看我的腰刀锋利还是里的牙关牢靠!”我说着从腰间拔出腰刀拍着他的脸说:“老东西,给脸不要脸,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就不能怪我了!”

白素梅在一旁看我拔出了腰刀,急忙说:“你莫不是要杀了他?”

我牙齿咬得嘎嘎响,假装要挥刀宰牛的架势冷声说:“不错,这老杀才一肚子坏水儿,这种无情无义的狗东西,留它何用!”

还不等我挥刀,马王爷骨碌一下从地上蹦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大骂:“好你个青伢子,这是要对我下死手啊!那个我说实话……”

这老小子倒是识趣儿,本来也没想要他命,见他也不装死赖活口吐白沫抽搐,我瞪了他一眼说:“废屁休放,赶紧给我一五一十说清道白!”

马王爷这次倒是乖了,见我松口没有难为他,这才一一道来!

马王爷一路上确实没有骗我们,那煞魂道确有其事,鬼和尚确实是他师兄,而且鬼眼道的走岔路也并非他作怪,的确是冥界浩劫引发的。

他起了坏心就是看到镜子河之后,因为他听说镜子河是冥界禁地之一。之所以是禁地,一方面是里面经常发生镜裂和镜蜃等灾劫,二来里面有着无数的好处。

据他说,镜子河里面有一种镜像卵,这种卵和鸽子蛋差不多,只有在镜裂或者镜蜃的时候才能出现,因此镜裂镜蜃是灾祸和福佑共存。

镜像卵是幽冥界难得一见的宝贝,得到镜像卵,只要将其吞下融入体内,运气好就能阴魂离体分身镜像,也就是能分出两个阴魂。

听他说到这里我啧啧称奇,难道世间真有这种好东西?

我赶紧说:“你他娘别给我虎里吧唧瞎扯淡,哪有那种东西,莫非你已经捞到了?”

马王爷被我威逼的够呛,我此刻也不松口继续唬,整的老小子实在架不住了,他从兜里拿出鸽子蛋大小的东西递给了我。

我转着看了一下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对这东西实在是没兴趣,索性还给了他。

马王爷见我没有没收感恩戴德,搞得我哭笑不得,就在我们内讧的时候,幽灵船突然晃荡了一下。

白素梅一不留神半个身子掉进了镜子河,我赶紧拽住她将其拉上来,就在这瞬间我看到镜子河中彩光一闪。一颗麻雀蛋大小的镜像卵浮动着,趁机抓到手里笼在袖子里,偷偷看了几眼。

我之所以这样神神秘秘,不光是我看到那东西是颗七彩镜像卵,更重要的是目光触及它的时候,我的大脑冒出了八个字:归墟孽火,古咒凶间!

我不知道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我有意识无意识的感觉事情恐怕不简单。但绝对没有错,这几个字确实是从七彩镜像卵中蹦出来的,我不由得相信了马王爷关于归墟,以及镜像卵的言语。

七彩镜像卵上流转着诡异的符文,更像是某种远古禁咒,我突然有一种将其吞掉的想法。

白素梅死死抓着我的衣摆,生怕被颠簸到镜子河里面,我悄悄将镜像卵拿到鼻子边闻了一下,除了散发着冰凉之气,倒也没什么别的气味呀!

我含到口中用舌头舔了几下,味道和薄荷有点儿像,挺清凉的。

马王爷突然扑过来一下抓着我的手,厉声道:“你在干嘛!”

上一篇:第二十八章 镜子河 下一篇:第三十章 蜃鬼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