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巫事

作者:鬼雨

四周黑里吧唧的,我被罡风卷着转的晕头转向,听到马王爷冷不丁的自言自语着,接着就是一声爆喝。我不明所以,当下就愣在了原地。

“哎呦!这是啥子个地方么,咋进入鬼眼道还能走岔路呢!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呐!”马王爷在一边暗自嘟囔。

突然四下一阵剧烈摇晃,无数扭曲的青光犹如长蛇滚动,一条条扭动的黑铁钢链,发出了呛啷呛啷的拖动声。

过了片刻,我这才发现墙上堆砌着一个个婴儿头,地上的装饰全是白骨。铁链上挂着血红燎辣的内脏,肠子肚子心肝脾肺纠缠着,看起来格外的瘆人。

我四下打量,八方观察,还是没发现刚刚那声粗暴是谁发出的。就在这时,马王爷拽着我的袖子问:“那是什么东西,看着好像是个脚!”

听到的马王爷的话,我打着火折子驱散了青雾往青光中看去。只见公牛大的脚上长着母猪粗的脚趾,脚上的汗毛足足有七寸长,真是长眼了,竟然有这么大的脚!

我顺着脚踝往上一看,那小腿比大象腿粗多了,大腿更是粗的有些逆天。再往上太高雾气太重,实在看不清是什么样子。

“马王爷,你说这是雕像还是地狱恶鬼,咋长的这么寒碜呢!实在是有些惊天动地,他万一要是想活动了动动脚,那整个地府不是要被他震塌了!”我唏嘘不已,对这种千古难得一见的鬼斧神工,心里更是仰慕的不得了。

马王爷口张得能塞下一个西瓜,他咽了一下口水说:“我的亲娘舅,这哪是雕像啊!你看那栩栩如生的样子,黑毛威风凛凛地抖动呢!难不成我们真的走了岔道,被传送到了禁地里?”

我心里正在叫苦的时候,突然黑毛中哧哧几声怪响,一个黑乎乎的大怪物从上面蹦了下来。

“娘啊!这是什么妖精!”马王爷大吼一声躲在了我身后!

我定睛一看那东西有山羊大小,头上有两个触角弹动着,身上八条腿像跳蚤似的,身体半透明状能看到体内血液在流动。

那东西看着非常庞大,但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样子看起来非常的熟悉。

“哦哟!好像是一头虱子!”马王爷看到那怪物吓得都快趴下了,声音里带着几分恐惧。

可不是嘛!确实是一只体型庞大的虱子,一对锯齿似的啮齿咔咔响着,眼睛青光一闪,突然向着我们蹦了过来。

真是日鬼了!这地府都快赶上妖精窝了,那东西不光脚大腿粗,而且身上的虱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这让我情何以堪。

下阴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我将所有的符咒都过了阴,将腰刀和柴刀用符水浸透,竟然在阴间也能用。最让我的得意地是,那把双管猎枪过阴后竟然完好无损,真是让我喜出望外。

眼下肯定要节约子弹,用柴刀对付这只巨型虱子我还是有把握的!

我看马王爷老态龙钟的样子,见到那鬼虱子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也没打算让他帮什么忙。我把白素梅赶紧从灵符中招了出来,让她帮我迷惑鬼虱子。

鬼虱子速度非常的快,瞬息之间就扑到了我的面前,我急忙从腰间的符袋中摸出一张火符,念着真火诀道:“天放凉,地开苍,九幽门,真火尨,急急如律令!”

鬼虱子双眼青光爆射用一对前腿来踢我,我赶紧一矮身向右边急速侧身,躲过了鬼虱子的进攻。

那鬼虱子有四对长腿行动起来分外灵便,嘴里不断喷出黑色的液体,沾到那里那里就会出现一个小洞。

白素梅身形一晃出现在了鬼虱子眼前,将其瞬间吸引了一下。

我赶紧祭出灵符,一团火焰呼的一下将鬼虱子头上的触角烧断了。

鬼虱子还没咋样,只见马王爷被吓得跌倒在地手脚并用乱爬着,叫声在幽冥青光中荡动,惹怒了那鬼虱子。鬼虱子向着马王爷扑去,吓得他嗷了一声大叫:“吾命休矣,恩兄速来!”

看到这阵势我心惊胆寒,暴怒的鬼虱子身上出现了一层淡绿色的保护膜,我将柴刀开灵后砍了一下,竟然分毫难以寸进。

这一刀不要紧,真真激怒了鬼虱子,它哧哧几声腿上的茸毛出现了锯齿,呲牙咧嘴扑到了我的身前。

情急之下,我将背上的双管猎枪抄下枪托抵在肩上,过阴的子弹激发后发出了一道暗光,一下击中了鬼虱子的狗头。

鬼虱子显然没料到我有这么厉害的手段,响屁都没来及放一个就一命呜呼了!

“奶奶个熊!你们俩个崽子是哪里来的,竟然杀害我的座下兵将,该当何罪!”一个暴戾的隆隆声从上空传来,我仰头的瞬间看到两团蓝光闪动着,好像两个黑夜里的蓝月亮,爆发着嘶嘶嘶的阴气分外的恐怖!

“不好,那东西好像活了,他身上阴气很重,估计在幽冥界几千年了,怎么办呀?”白素梅出现在了我身边,担心的看着我。

“娘啊!这次是真完了,他妈的这是惹了哪路邪神,遭天谴的我这刚弄到定军符就要葬身于此,这是天要亡我啊!”马王爷叽里呱啦乱叫着,不停地指天骂地大放悲声。

我仔细看了一下那只大脚挪动了,腿上的黑毛竖立起来就像稻草似的,说不出的诡异,道不尽的骇人。

这个功夫我哪敢耽搁,眼前这怪物不是我能抵抗得了的,他只要动动脚趾,我们就会灰飞烟灭。

“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等无一能幸免于难!”我对白素梅说了一声,她点点头身子一晃往前飘去。

我不顾马王爷的哭喊,将他一把夹在腋下夺步就跑,跟着白素梅踏上了一条青幽幽的暗道,也不管方向对不对就往前猛冲!

几只鬼虱子再次蹦来,这次我没有犹豫啪啪几枪将其点射击毙,直接往远处一阵狂奔。

身后传来隆隆的怪响声,地面像炒豆子似的震动着,暗黑色的石头筛糠般乱跳,迸溅的石子打的人腿脚发麻。

马王爷呕呕吐个不停,我在他背上拍了几下将其放在地上。马王爷见到脱离险境了,竟然激动地拍着地面哭了起来。

我就感到奇怪了,为什么白素梅可以自由飘飞,而我和马王爷却近似实体。

马王爷缓过了气,听到我的疑问解释道:“因为她是真正的鬼魂,而我俩是离魂。你是通过走阴秘术离魂幽冥,而我是被打出躯壳离魂,不是真正的死亡鬼魂……”

听到马王爷的话我才知晓了几分,原来不是真正的鬼魂,在这幽冥界限制非常厉害。

“那怪物不会追来吧!我们要不要往远处走走,免得心惊肉跳的。”白素梅四下一看,显然是非常害怕。

马王爷看了看头顶的高空,摆摆手说:“不用再跑了,刚刚我们肯定是被裂痕送入了其它禁地,现在已经回到幽冥界了,那东西就算再厉害也不能突破这种空间禁制,你俩就放心吧!”

我问马王爷他怎么知道,马王爷说:“这就是我所说的浩劫,这种微小的的裂痕在幽冥界非常普遍。就像人间的的小地震,虽然有时人根本感觉不到,但却会引发一些空间的扭曲,这种诡异的裂痕也就会随之出现……”

马王爷指了指头顶暗黑清幽的空间说:“你们看到了吗?头顶那青幽幽的暗光和流动的黑纹,就是幽冥界特有的标志,就像人间的蓝天一样。当然在特殊时刻,这些暗纹就会被鬼气和阴气掩埋,和乌云遮天是一个道理……”

马王爷说着拿出了一个罗盘状的东西,嘴里念着咒语掐了一个法诀,罗盘上出现了一些暗暗的黑气。他收了罗盘说:“这里是暗黑冥地的边缘,我们只要通过镜子河就能到达鬼门关,对你来说时间不多了,赶紧走吧!”

我掐了一个法诀感知了一下祭香的情况,现在已经是丑时了,我还有将近两个时辰的可用!

幽冥界没什么风景,到处是黑铁钢山以及黑压压鬼树,再就是飘飞的幽灵冤魂,黑里吧唧没啥看头。

走了不久,一条亮晶晶的的大河出现在了我们面前,河水就像镜子一样丝毫没有流动。

马王爷拿出鬼牌在河边的大石上按了几下,水中翻出了一只雪白的纸船,静静地浮在镜子河上面。

“赶紧上船吧!鬼门关寅时就是关闭,到时候就只能等到明天子时了!”马王爷说着就要往纸船上走。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说:“怎么,难道我们就坐这纸船渡河,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哪能啊!这纸船就是幽灵船,你可别忘了,我们现在都是鬼魂,不用幽灵船难道还用马槽乌艚不成?”马王爷呲着大黄牙,唾沫横飞逼得我赶紧后退。

我将一只脚放入幽灵船里面发现非常稳当,和平常的船没有啥两样,就是看着有些白的有些瘆人。

白素梅和马王爷也上了船,我用轻飘飘的桨叶划动了几下,幽灵船离开了岸边往河心游去。

“不对呀!你们看头顶是不是非常诡异!”白素梅惊讶地嘀咕了一句。

上一篇:第二十七章 宝空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古咒凶间

南无袈裟理科佛其他作品:苗疆蛊事2苗疆道事捉蛊记